点苍烟霞客--好山好水

狼牙诗词 2021-05-07 08:18 阅读:130

  点苍烟霞客

  好山好水

  

   点苍烟霞客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我终于来到了这美丽的江南。古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下我该好好游览游览江南水乡了。然而在大力发展旅游业的今天,我却不能随顺心愿……是先访吴呢,还是先游越?

  

  

  

   当年从乡下到县城读中学,城里同学张绍炎把我当润土,有着润土童年一样经历的我曾引以为荣,怀着对润土的感情,我选择了越中水乡。其实也只是造访了西湖和绍兴而已。为了加深对水乡的了解,回到上海又游了朱家角……管中窥豹,算是作了一次江南游吧。好在通过电视,大可神游天下,这是古人所不可企及的。

  

  

  

   不说良渚文化,虞舜巡守,大禹开九州,会诸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葬于会稽山下,可见吴越历史悠久。苏湖熟,天下足,这自古富庶的鱼米之乡,真正是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啊!古人说西北之山多浑厚……其山多堆阜盘礴而连延不断于千里之外,东南之山多奇秀……其山多奇峰峭壁,大体是对的,但我认为,吴越的特点是水,是江、河、湖、海,是枕河而居的水乡人家,绍兴、周庄、西塘、朱家角……这些城镇才充分体现吴越的特色,吴越的美!

  

  

  

   圣哲曰,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吴越以它的富庶,通过漕运滋养着一代代中原王朝,成就了大中华;除却吴越春秋之外,少见争霸中原的杀戮。功莫大焉!

  

  

  

   圣哲曰,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

  

  

  

   西施越溪女,浣纱弄碧水,夫差国破西施一笑中,美名千古传。与水有关,柔弱胜刚强。

  

  

  

   范蠡辞相弄扁舟,一叶翩翩泛五湖,游戏烟雨中。与水有关,遂有超越时空的陶朱公。

  

  

  

   夫差赐钃镂,鸱夷浮江激荡,子胥怀恨而神不化,犹为波涛之神。今天,钱塘江上,年年拜潮神,人们纪念的是五子胥,而非吴王夫差!还是与水有关。

  

  

  

   近代。鉴湖女侠,经营恨未酬同志,把剑悲歌涕泪横,不过,正是秋瑾的慷慨悲歌,吹响了埋葬帝制开辟共和的号角!

  

  

  

   ……

  

  

  

   这一切都蕴含着江河湖海之精,均与水有关,莫要再说吴侬软语,滚滚江涛,万马奔腾,无坚不摧,这才是吴越水乡的内涵。吴越山水,地上天堂,吴侬软语,袅袅娜娜,婀娜多姿,恐怕只是这方水土的外在表现吧!

  

  

  

   江南水乡,水源丰富而多水,水、水、水,江南城镇依水而建,靠水而筑。有水就有桥,石拱桥,弯弯半月,落入水中,映出晶莹剔透圆圆月。家家在水中,水巷或在门前,或在屋后,水网交织通万家。有水就有船,出门水中行,乌篷船代步胜车马,划出水乡,进入江河湖海,化为帆船,化为巨轮连四海,大概这就是水乡的内在力量吧!

  

  

  

   今天,人们着力保护、开发的明清小镇,那就是古老的吴越传统结晶。城镇沿着水道而建,两旁是街道,岸边有树木花草,青石板铺就的路面,街廊里店铺林立,商品琳琅,人来熙攘。水巷中咿呀小船,来玩穿梭。家家建有小码头。石拱桥连接着两岸街道,不远有一座,不远又一座……所以桥就特别多。真正是小桥、流水、人家。当我漫步在青石板街道上,石拱桥上,浏览水乡的平静舒缓时,怀古幽思,思绪万千。

  

  

  

   我忽然想起了我的老家来。中央电视台还是云南电视台我记不清了,曾拍过一部电视片,说故乡是桥梁博物馆。故乡的桥也建于明清时代,那以前是原始山民搭的独木桥、藤桥。就桥的种类不外乎是铁索桥和风雨桥。横断山谷中,铁索桥很普遍。有点特殊的是沘江上的风雨桥,不过就我所知,也毁得差不多了。比如佳菊桥就毁于文化大革命中,现在只剩一座建于乾隆四十九年的通京桥。它的价值在于其结构,而不在于装饰性及上部桥屋建筑。据说浙江也有风雨桥,不知桥梁专家比较过它们之间的差别没有?我不懂,在我看来,故乡哪里算得上是桥梁博物馆啊,和江南水乡的小桥流水比,差远了!

  

  

  

   这是自然的。吴越有着五千年历史,我故乡,那是明太祖征讨云南,派了个姓李的下级武官前来牧民,这才有了文字记载,那以前自然是茹毛饮血的化外之民。秦汉时期虽有昆明夷百十千国,流动迁徙,互不统属的记载,但他们是云南各族的先民。就我的族源来说,有文字记载开始于唐宋的南诏大理国时期。今天云南大体相当于南诏大理国时期的版图。好,扩而大之,我的故乡是云南,源于滇西北。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三江并流,急匆匆,奔流而下,那就是我的故乡。和幽雅平静的江南水乡大不同。

  

  

  

   故乡有个地方,被人诵为高原姑苏。就是说有点像江南水乡,不过不在吴越,所以才叫高原姑苏。古城也是小桥横卧,家家流水,户户垂扬,更有享誉世界的东巴文化。近年来名声远播,成为了旅游胜地。古城也建于明清时代,文化也古老,但远远不及吴越文化的开发和深厚。为什么叫高原姑苏,借吴越之光而已。比较一下它们的差别是有意思的。

  

  

  

   高原姑苏水得力于玉龙雪山。水流湍急,城内无石拱桥,水急无倒影,没有倒映圆月之趣,也不能行船,但水流清澈见底,主要用于生活,所谓一潭一井三塘水,那是很科学很卫生的。吴越水乡的水主要得力于长江。那水悠悠平缓,我几乎看不出它是从哪里流来,流到哪里去的,水量大,主要作行船交通之用,水质却远不及高原姑苏之水。总之一方水土,有一方水土的山水。要说它们的差别嘛,那也是十分明显的。吴越山水因人而扬名,如明人王思任说,天姆者仅当儿孙内一魁父(小山也),焉能势拔五岳掩赤城耶,它买通了李太白,经他一梦而吟,一吟便与天台山争高下。富春江因严光、焦山因焦光而扬名……西湖与苏轼、白居易分不开,那更是天下人所共知的事了。

  

  

  

   我的故乡呢,直到明朝才有巴蜀迁客杨升庵,吴越旅行家徐霞客,略为其增色而已,文化底蕴远不如吴越春秋的丰厚。这就是它们之间的最大差别。

  

  

  

   可以说吴越是水性,故乡是山德。水网纵横,通向五湖四海。山乡也有水,却不能通航。即使高原湖泊可行船,也是自我封闭于湖内。沘江之畔,那里有个自然村,汉语名叫长春坡,但它的白族语意思是船出坡,即船推出的地方。但自我记事起,未见过江中行过船,也未听说曾经有过船。莫非在什么亘古年代,那里的江河并非那么湍急,也像江南水乡一样可以行船!

  

  

  

   水动,周流无滞,达于事理,融通于智,知者乐之;山静,刚毅、木讷,近仁,安于义理而厚重不迁,仁者乐之。如此而已,这可是孔老夫子及其弟子们的意思啊!

  

  

  

   动静相宜,这是法则。所以要开发西部,东西结合嘛。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