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东那片芦苇地

狼牙诗词 2021-05-06 08:16 阅读:91

  村东那片芦苇地

  

   作者简介:伊啸国,山东省菏泽市巨野县人,酷爱阅读,交友

  

  

  

   故乡,就象一部大书,有着讲不完的话题,有着说不完的故事。故乡的山山水水,故乡的一草一木,故乡的风土人情,都深深的印在我脑海里,随便翻出一页,都令我动容!

  

  

  

   打开记忆的闸门,村东头有一片芦苇地就像放电影那画面渐次呈现,春天是的乐园,夏天和秋天是碧绿和金黄的画面切换,冬天是丰硕的收成。现在成了深深乡情和浓浓的乡愁!

  

  

  

   小时候,每当春风一吹,那睡了一个冬天的大地就鲜活起来,杏花开了,桃花红了,大绿了,首先灵动的是芦苇地中的那个池塘,一池春水碧绿碧绿的,如一面镜子,倒映在蓝天下。上面早有鹅鸭在戏水,鹅鸭划过,水面上留下一道道波纹,你追我赶的向四周荡去。一个个小芦苇的嫩芽探头探脑的从泥土里钻出来,就象一个个刚醒的孩子,一个个嫩尖尖绿中泛黄,还长着白色的乳毛,一场春风,一阵春雨,几天的工夫,苇芽就长出一尺多高,远远望去,已是一片翠绿,就象是春天在这儿铺上的一块绿地毯,用手拔一节嫩芽,放进嘴里细嚼,脆脆的,甜甜的,特别的新鲜。那时候,家家户户都养着牛,羊,猪,鸡鸭鹅,那是一家人的花销。放学后,我和小伙伴们把牛或羊牵到芦苇地,随便一撒,任由它们信马由僵,尽情肯吃,芦苇的芽不怕啃吃,往往是吃去上段,不几天就又长了出来。我们便在里面做游戏,有时疯跑,尽情释放着童真。此时此刻,上面是蓝蓝的天白白的云,下面是绿油油的芦苇,芦苇丛上有悠闲地吃草的牛羊,和着我们的欢笑声,组成一幅美丽的有声有色的乡村风景画。

  

  

  

   初夏一到,芦苇已长到一人多高,那里也成了鸟的天堂,斑鸠,黄鹂,画眉,喜鹊,燕子,还有各种叫不上名子的小鸟,它们穿着不同的衣裳,唱着不同的曲子。还有野鸡,野鸭,还有野免,清晨,太阳还没升起,芦苇荡上缠绕着一丛淡淡的白雾,叶子上挂着晶莹的露珠,鸟儿们便早早地起来了,往往是一声鸟叫,百鸟合鸣,就好象开音乐会,谁也不甘寂寞,尽情的歌唱。你走到苇荡边,猛地吆喝一声,立刻就惊起一片鸟儿飞起。在翠绿的芦苇荡,不但能听这天然的音乐会,它还是一个天然氧吧,随便你啥时候走进它,深深的吸上一口空气,顿时有一种心旷神眙的感觉,透人肺腹。有时候,来了兴致,摘一片芦叶,用手卷一支芦笛,马上就能吹出各种曲调来,悠扬婉转的芦笛声,在春风的吹拂下,传出很远。早晨,如果你不怕被露水打湿了衣裳,钻进芦苇丛中,还可以拾到鸭蛋(那是晚上没有归家的鸭子下的),以及各种颜色各种花纹的鸟蛋,碰巧了,还可以逮一只野兔或野鸡。夏天,几场雨一下,池塘里的水溢满了,漫上了芦苇荡,池塘里的鱼便慢无目地的游到芦苇荡里。我们便提上网兜,或拿上脸盆,到芦苇荡中抓鱼,一个上午,便抓上一网兜或满满一盆,回到家,让母亲给做了吃,或炖,或炸,特别的香,一个夏天,整个村子都弥漫在鱼香里。夏秋之交,芦苇荡边和池塘边,有许多的洞,那是黄鳝的窝,我们用母亲做衣服用的大号点的针,在火上烧红,然后折弯成鱼钩,再到麦草垛下边挖几条蚯蚓作诱耳,或辫一块馍,用手团一个小面团,沾上点香油作诱耳。钓黄鳝可没有抓鱼简单,你要凭经验分辩那是泥鳅的窝,有的是蛇窝,如果分辩不清,很可能钓着钓着猛不丁从里面爬出一条蛇来,很是吓人。蛇窝洞口有细小的纹,那是蛇爬的痕迹,黄鳝的窝光光滑滑没有纹痕,找准了窝,就把诱耳挂在钩上放进洞里,但你要有耐心,心急是不行的,有时一上午过去也能钓上来几条黄鳝。钓了黄鳝大都舍不得吃,黄鳝很贵,拿到集上卖了,几条便能卖上一年的学费了。

  

  

  

   到了夏天,芦苇塘便成了我们的天堂,洗澡,摸鱼,摘莲蓬,垂钓,哪一天也离不开它。夏天的芦苇塘还长满了莲叶,一张张莲叶,象一把把绿伞在风中摇曳,莲叶丛中开着大朵大朵粉红色的荷花,偶有蜻蜓落在上面休息,莲叶下面有青蛙在乘凉,一有风吹草动,机灵的青蛙便跳进水里,击起道道涟漪。我们可以捉几只蜻蜓,拿回家把它放进蚊帐里吃蚊子。炎炎烈日下,我们掐一张莲叶,用来遮挡毒烈的阳光,下雨的时候,还可以用它当伞挡雨。有时,雅兴上来,再掐上几朵莲花,插进酒瓶里,摆在堂屋的八仙桌上,做风景,一开十几天不败,给空荡的小屋带来无限美感,莲花的芳香弥漫了整个屋子,每天闻着它起床,吃饭,睡觉,很是惬意,也给清贫的日子带来无限雅趣。荷花败了,便长出一个个小莲蓬,待到秋天,可以从里面剥出一个个嫩绿饱满的莲子来,剥去外壳,放进嘴里,那种香甜的味道,致今仍记忆犹新,还可拿回家去,让母亲做莲子羹,在那艰苦的岁月里,是难得美味。

  

  

  

   记得有一年冬天大旱,苇塘里的水干了个底朝天,一个冬天也没有下雪,人们都到苇塘里取土垫宅基,挖了许多深浅不一的大坑。第二年夏天,几场大雨把苇塘灌了个满。我们再去苇塘里洗澡就危险了许多,也就在那年,村里的二蛋洗澡时不小心滑进深坑里淹死了。于是,大人们再不让孩子们去苇塘玩水了。一开始,我们害怕了几日,但又禁不住池水清凉的诱惑,不几天就把这事给忘在了脑后,于是便邀上几个伙伴偷偷地又去了苇塘,后来,被大人们发现了,免不了屁股上挨几巴掌。为了让我们长记性,大人们就编出鬼故事吓唬我们。一天中午,吃罢饭,爷爷把我喊到树下乘凉,爷爷点上一支烟,一边不紧不慢的吸着,一边摇着巴蕉叶蒲扇,给我讲起了故事。说有一年夏天,邻村有一个老头早晨起来拉着一车菜到集上去卖菜,正好从苇塘边的小路上过,走到苇塘边,老头看到池塘里的水很清,于是就放下车子准备到苇塘里去洗把脸,可刚放下车子,就见放在车子上的称砣从车上掉了下来,竞直滚到苇塘里,可说也奇怪,那称砣掉进水里却不沉底,竞在水里漂着,于是老头就去水里捞称砣,可那称砣却飘飘悠悠飘向里面。老头就伸手往里捞,正在他伸出手来的时候,突然从水里出来一个披头散发手上长着绿毛的水鬼,一把拽住老头的手脖子,把老头拽进了水里,老头拚命挣扎,水鬼就拚命往深水里拽,不一会,老头就被淹死了。老头做了水鬼的替身,水鬼才能重新脫离水中去托生。只有找到替身,水鬼才能托生,否则,永远是水鬼,二蛋就是被那个老头拽入深坑里淹死做了老头的替身。二蛋如果托生,也要找替身。谁要再去苇塘里洗澡,二蛋就要把谁淹死做替身。这故事虽然听的我有点毛骨悚然,但仍怀疑那铁称砣掉水里不沉底。为了证明是真的,爷爷真就拿了一个称砣,让我又喊了几个小伙伴一块去做试验。我们几个小伙伴和爷爷一起走向苇塘,于是,爷爷拿出称砣就往苇塘里扔去,我们都看直眼了,那称砣真的不沉底,就在水面上飘着,爷爷说,不是称砣不沉底,而是水鬼在水下托着呢,在引诱人去捞,要是有人去捞,就上了水鬼的当了,水鬼就会把人拽水里淹死做替身。这下,我们都相信了,一个夏天再也没人敢去苇塘里去,那个称砣也一直飘到冬天结冰才不见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个称砣是木头做的,是爷爷在上面涂了一层黑漆,又在上面抹了一层铁锈,看上去和真的一样,足以以假乱真了,长大之后,才慢慢懂得了爷爷的一片良苦用心。

  

  

  

   夏天一过,秋风一刮,芦苇荡就脱下了绿衣裳,换上了黄金甲,秋风吹过,芦苇起起伏伏,如金色的波浪,煞是壮观。到了深秋,芦苇上开满了芦花,远远望去,就象是下了一层厚厚的雪。些时,地里的农活也基本忙完了,人们就开始割芦苇,采芦花。芦苇可以打箔,盖房子时蓬顶用,可以编苇席,编蒸笼,编草帽,做炊具,还可以编鸟笼,编蝈蝈笼,下角料可以用来做柴草烧火做饭。芦花用来编草鞋,草鞋编好后,下面用木板做鞋底,里面塞进一些麦草或棉絮,穿上它一是可以御寒,二还可以防雪雨。那时生活困难,草鞋也是冬天最好的防寒防雪的雨靴了。可以说,芦苇全身都是宝,它默默地奉献着自己的一切,给当时清贫的人们带去快乐,带去方便,带去财富!

  

  

  

   到了冬天,村民们忙完了农活,闲了下了,人们便将打来的芦苇整理好,在暖暖的冬阳下打箔,用来做建房的材料,还可以用来铺床,铺在床上比起睡木板或土坯来即松软又暖和。手艺巧的人,挑出上好的苇杆,剥去外皮,破成箴子,编成苇席,编成炊具,编成草帽,编成各种形状的鸟笼和蝈蝈笼,拿到集上可以卖钱,一个冬天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