葱 兰 花开

狼牙诗词 2021-05-06 08:16 阅读:176

  葱 兰 花 开

  

   葱 兰 花 开

  

   文/王秀丽(上海)

  

  

  

   秋意阑珊,天高云淡,小院里的花花草草早已失去了春日的妩媚。

  

   今早,不经意的一回头,竟然发现那丛植株低矮的葱兰在那棵紫薇树下,在一抹晨光里,在狭线形肥厚的叶子的衬托下,花朵成片开放,晶莹洁白,姿态优美,颜色清丽。她开的竟然如此动人心魄,美的让人有些吃惊。我惊诧于它开放的如此美丽、从容、奔放,给人以清凉舒适之感,我的的心情也随之如这秋天的季节一样明媚起来。

  

   葱兰,顾名思义,它的叶子像南方的小葱,亮亮的、清秀碧绿,亭亭玉立,是多年生常绿草木。洁白无瑕的白色花瓣,黄色的花蕊,绿色的花萼,花朵挨挨挤挤,高于叶端,它如此的安静,打量着这个世界,只有风吹过来的时候它才微微摆动,像数不清的白色蝴蝶在翩翩起舞嬉戏。似有若无的香味飘散在空气中,可谓是独属于葱兰的暗香浮动。

  

  

  

   我粗略查了一下,差不多有七八十朵的样子。我不清楚这丛花栽在紫薇树下几年了,只记得它当初就像一小把小葱一样。因为它太矮小了,当时我还真有点看不起它,我甚至忘记了它的存在,每年的这个时候也会开出几朵花,但不会吸引我的注意。

  

   我曾写过一篇《我家的百花园》,大大小小的开花品种也有十几种,我竟然把这丛葱兰忘得一干二净。没想到几年过去,它分株繁殖能力却是那么强,自然分球,地盘不断扩大,在这个深秋季节蓬蓬勃勃、肆无忌惮地开放着,清新雅致,洒洒脱脱,不卑不亢,装点秋色。即使寒冷萧条的冬季,面对满地落叶,小草早已萎靡枯黄,它仍倔强的让植株保持翠绿的本色。外表看似柔弱,耐寒力却极强,零下十度也不会冻死。相貌平平的它在人们眼里与草没什么区别,但当属于它的花季来临,在秋天柔润的阳光里,它悄然开放,让人为之动容,为之惊呼。

  

  

  

   夜晚,它收起了绽开的花瓣,把黄色的花蕊严严实实的包裹住,在静谧的夜里跟随大地一起酣然入睡;第二天早晨,它又绽开六片洁白的花瓣,笑脸迎接朝阳的升起,热情的向人们打招呼。哪怕别人看也不看它一眼,对它来说,无所谓,它的胸怀素来是宽广的。而且它不像紫薇花不像木槿花那样把花朵高挂在枝头,它总是那么谦虚,那么低调,无论你欣赏它还是无视它,它总在四季轮回中一次次登上季节舞台,以最优雅的姿态绽现在人的眼前。几天之后,它完成了使命,花瓣枯萎,随风飘落,但又不断有花苞长出来,不声不响,不张扬,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恬静沉稳,展示它的风采。公园里,街道上,常常见到它纤瘦的身影,常常被用作花坛的镶边材料及园林景观搭配和道路的绿化带中,与世无争,心甘情愿担当配角,一如那些普普通通、默默无闻的劳动者。

  

  

  

   我觉得自己愈发喜欢上这株平平凡凡又普普通通的葱兰了。不,它不平凡。人有人言,花有花语。人们总喜欢用花来表达人的语言,表达人的某种情感与愿望。每一种花都有自己的花语。康乃馨的花语是温馨与慈祥;玫瑰花语是我爱你;郁金香花语是永恒的祝福;而葱兰则是以它的洁白无瑕被人们赋予纯洁的爱情。葱兰代表初恋、纯洁的爱恋。

  

   是啊,这世界上有两种纯洁的爱情。一种是初恋,另一种是到终老的时候仍能和相濡以沫、举案齐眉、朝夕相伴的爱人度过的爱情,多么美好的愿望!

  

   我也许个愿吧:愿每一个人与相爱的人爱到地老天荒。

  

   葱兰,感谢你在这个秋日,让我与感动不期而遇。你的洁白淡雅气质,你的无言花语,已经与这清丽风景化成美好,芬芳了我暖暖的心房。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