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 情 可待

狼牙诗词 2021-05-06 08:14 阅读:104

  此 情 可 待

  

   此 情 可 待

  

   文/Sherry(湖北)

  

  

  

   开通博客多年,没发过几篇像样的东西,今天偶然登陆浏览,发现一处点赞,是我一年前春季写的一篇文章。是一位名为此情可待成追忆的网友,当然不会是赞赏我单调乏味生活里俗不可耐的文字有多么多么打动人心,大抵是为了排遣一份类似的包含着怀旧同时期望时光重启的焦虑心绪。

  

   每一次出行,无非是看一片苍茫的林海:看一幢幢棱角分明的高楼大厦被广袤土地万顷良田和低矮厂房所取代。2019年春节,现在想来,太阳去哪儿了。即便如此,在一个细雨绵绵的正月十二,回了老家。

  

   时隔一年再看这些文字,浅显幼稚,没啥闪光点。但结合羸弱的写作者本身,又觉得是一种细腻关切的生命体验,是最真实的记录。如果不是患基础疾病久蛰在家,偶尔出行一次,感叹一下19年初隐匿的太阳,抒发晤面大自然的壮语,谁会记得当时抱怨太阳去哪儿了的所思所想,尤其是在这个时隔仅一年就发生太多不可回头事的季节,当原本喜庆热闹的大都市被汹涌的病毒洪水所淹没。

  

   每一次走的线路都会改变,据说是修机场跑道,从不是沿着我最熟悉的x07国道回家。敏感如我,真的会生出被硬生生抛弃的悲哀。倘若有一天离去,怕是魂魄难以安眠在任何一寸土地。但重见亲人及外出的喜悦会将这份伤落掩盖。其实任何不好的念头都是因外出不便和身体虚弱所引起,这是经医生科学诊断的良言,我常常以此自我安慰。

  

   隔离,于我来说是种常态。如果每新到一处就发比剪刀手的自拍照致微博留念的话,那我的纪念相册必是一人,一茶,一书。背景变换从卧室写字台靠窗角落到阳台的花花草草间。

  

   清晨的第一列和谐号自睡梦中驶来,发亮的小方窗口一溜排开,照得窗外的那棵大杨树影影淖淖,跟梦中的活力十足的孩子,红润的脸颊,激情四射的舞动一般浮浮沉沉。那是麻雀们的天堂,是它们喜渣渣的结伴,享受飞翔乐趣,谱写生命交响乐章的五线谱。这样一棵大杨树啊,也是属于我的地标,日晷和星辰。

  

   若不是沿路车太堵,绝不会绕到别的路,我们驱车从一条铁轨下的涵洞进入,驶过一片街区,几分钟就开出到了x07国道。这是与我的认知地图中的方向相反的。若我回那个家,应该是坐公交在x07国道y岭站下,至于铁轨下的涵洞是那地方的最西边。儿时,一家人吃完晚饭会散步直至铁路,看看小站里的列车时刻表。爸爸有次真的带我坐了会绿皮车:5min到了临近一个站,又从那里返回。较为深刻的印象是铁路沿线两边很脏。

  

   一晃近二十年了。识别老地方,就是在一片层层加盖的门面商铺,新建的公司厂房中剥离出记忆里的模样。我家的房子很好认,马路对面的六楼,其实我更乐意看的是与我家隔一条马路的那个大舞厅。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改建自国营百货公司,蓝色玻璃幕墙,印有一个大大的舞字。它承载着我脑海中所有八、九十年代流行金曲的记忆。你看,人类某一时代艺术的精华以这种休闲文化娱乐形式波及大众,达到美的熏陶。如果说生命中有什么值得热爱并留念的,与我大概就是如此这般了吧。不论我后来有怎样的经历,思想有所提升或是有所冲击,心中的执念不变。现在实体建筑不变,就是经营形式从舞厅变成了宾馆,但至少没有瞎折腾乱投资拆掉重建,物尽其所,资源优化配置。所以同样四层楼高的建筑不像我童年时感知的那份高大宏伟,即便我始终坐着在观赏。好吧,就让那份仰望活在永远的记忆中。

  

   这样一棵大杨树啊,我感受过它在烈烈寒风中守望春天的虔诚,嗅到它吐出第一抹嫩芽时的娇羞,惊叹于暮春时节满树春意大大方方舒展壮美身姿赐予世人生命礼物的靓丽。

  

   这样一棵大杨树啊,不断将泥土中的养分牢牢吸取,排兵布阵,变换头顶那片葱郁,一日一日剪出太阳的模样,混着泥土的清香,化作平凡的自然之景,却是小小窗外的一片绿洲,装点这千篇一律矩阵般的鸽子笼,让寂寞的窗棂从此少了一分灰黄的忧伤与哀愁。

  

   生长是很疼的,拼尽全力点缀了春,绚烂了夏,却抵不过无情的剪草机。它到底只属于纯粹的大自然,到底与烟火世俗的人世间格格不入。19年的秋冬,我没再见它悲壮洒脱的脱下一树戎装,一如往年,以银白的铠甲迎接一年一度的新陈代谢,无声的生命更迭,永远定格在2019年。那一树的繁华,可是变成了行动不便者的一根手杖?可是新添了扇凄美的木窗棂?

  

   这样一棵大杨树啊,所以造物主是派你给我一丝悲剧的启迪吗?再怎么倔强顽强的生命力仍是斗不过无情世俗的法规吗?植物和人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不幸,就像这场病疫,但人有意识,有复杂的思维。新冠病毒给人们带来痛苦磨难和死亡,让一个城市被迫悲壮的按下所有生产,交通,教育,社会休闲娱乐的暂停键,倾全力救助感染的病人,消灭病毒。医护人员的胸怀似太阳金子光芒般的博爱与奋不顾身,以百米冲刺的魄力从死神手中夺取生命,保障人类的战斗力。

  

   驶到x07国道,依然不按老规矩走,绕到别的什么路。窗外始终是枯黄的林场光秃的良田,在冷冷的细雨中更添萧瑟。只因时节不对,若是暮春或初秋,绝对会惊叹于那起伏的绿地金黄的油菜田。这片土地,作为林农副产品的原料基地,供应着城市居民超市里的湾仔码头,顶峰烘培,欧亚达市场里的原木家俬,园林市场的苗圃花卉。所谓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科技是实现美好的可能性,农业才是这份美好的根基。亲近大自然,就是告别都市生活任性的买买买的便捷,来到诸如农村村庄摘草莓,棉桃,赏油菜花,郁金香。然后拍照发微博。

  

   到底是念过书,我还认得清那塑料大棚的原材料就是聚氯乙烯。那边种的是——圆圆的包的紧紧的,卷心菜吗?得到确认后,不禁为我的博学多识沾沾自喜。如果是一片贴着泥土生长的萝卜叶子,或者是零星分布的荠菜,那就原谅我是傻瓜吧。

  

   甚是怀念那种便捷都市生活,哪怕是看这样的叙述文字都会噙不住羡慕的泪,一年前自己还可以随车出街去访春去踏青,尽管那个春天没有太阳,让我们惊慌错愕。如今虽有春阳映着红扑扑的脸颊,眼角闪着新生的光,但好像多了一些源自空气散播的消毒液的紧绷感。我不知道如今远在临空港国道两侧大片的农田有没有人照顾,茄子西红柿长出来没,苋菜竹叶菜豇豆出土了没人管怕是会冻死的,也不敢期待新的油菜花田。封城的日历,沉重而艰难的一天天撕过去。困守在家,起先规定一户一天准许一人出小区购物,于是出门前就像冒死奔赴战场,口罩眼罩帽子手套袖套全副武装,安全到家后立刻消毒,测体温。而后小区全封闭管理,食物都在网格群上接龙点餐。同时,各地援助武汉的爱心菜也陆续由爱心志愿者一一送达。

  

   有一种来自四川的大头菜,就是新鲜芥菜,送过很多次。武汉人更熟悉的是它腌制后的块根,即榨菜,过早吃的阳春面,浇上一勺用榨菜丝和猪肉丝混合的臊子,咸中带鲜。

  

   新鲜榨菜洗净表皮,削切出纯洁碧青白瓷般的芥子清新,又似上乘籽料般温润如玉。混合腊肉经大火快炒,鲜,滑,薄脆,实实在在传递一衣带水的蜀地汶川地震后重生的坚韧与希望。

  

   这个春天的暖阳岂止是人们哭干眼泪换来的!2020的春天没有情人节,节后2月15日武汉下了冬季的第一场雪也是最后一场雪,仿佛是一场葬礼,轰隆隆奔腾着千吨焦心万吨悲怆,还有一鼓作气斩妖除魔的呐喊。温柔的白,飘飘洒洒又似滚滚长江中逆流而上的前线医护人员身穿的白大褂,似寒风中下沉干部的白口罩,似从全国各地驶来湖北驶来武汉的抗疫物资。如同爱的凝聚,在这片英雄的土地,被覆盖的地方,城市的大动脉在调整,一颗颗心被洗刷的悲悯温情。

  

   忽然想起曾经流行偷菜的游戏,有人上瘾,开车看到路边田里的菜,真的下车去偷。虚拟世界的网络游戏真的会影响人现实的逻辑思维,出来透透气,看来大有裨益。

  

   车载音乐很应景,春泥。那些痛的记忆,落在春的泥土里,滋养了大地,开出下一个花季,风中你的泪滴,滴滴落在回忆里,让我们取名叫做珍惜……我回不去我的纯美童年,再不会上那个六楼,再没有那个舞厅。天空中细雨悄无声息,一起都是瞬息,一起都会过去,唯有珍惜。

  

   19年太阳流浪的那个春天,行驶在临空港国道,回想那首车载音乐,反思我们真的有珍惜吗,珍惜之后姗姗来迟的阳光,新的呼吸可否带来新的感动?一年来,武汉始终每天不一样,军运会热情的筹备,城市形象的嬗变新生:一流的智慧体育场馆建设,大绿大彩的楚天景观风采提升,如火如荼的志愿宣传活动,只为一次盛大的体育赛事做出卓越的服务与奉献。幸运的我们赶上了这次盛会,却不幸的没能躲过接踵而来的疫情。我不知道当武汉人戴久了口罩,还能否听到中气十足的招呼,热气腾腾的喧哗,被病毒感染过的肺能否吼出正宗的汉腔。直到3月17日天未亮陕西援汉医疗队第一个悄悄踏上返程的路,胜利的曙光开始照亮。这轮由无数逆行者呕血染红的太阳,守望着正在坚韧的复苏的武汉,重振东方雄风。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