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暑苞米香

狼牙诗词 2021-05-05 08:18 阅读:56

  处暑苞米香

  

   清早的天不动声色地凉了下来。打开朋友圈,接二连三地转发今日处暑的消息。

  

  

  

   一张相对而望的玉米棒图片吸引了我的注意,思绪一下穿越到百里之外的田野,童年的青纱帐里活跃着一张张笑脸。

  

  

  

   家乡在八百里秦川养了一群懒汉的关中平原,这里风调雨顺土地肥沃,民风淳朴乡俗温暖。

  

  

  

   所谓的懒汉只不过是知足常乐而已,单从田野里长势喜人的庄稼便会知道父辈们勤劳的汗水。

  

  

  

   春天油菜花海里,我们用纸条折成蜂夹子套在拇指和食指上,追着蜜蜂一心想捷足先登分享蜂蜜;

  

  

  

   夏天的麦浪里,我们在乡间的小路上奔跑,寻找浪花中最为饱满的一粒麦穗,尝试体验虚怀若谷的感觉;

  

  

  

   而更让人难忘的是秋天的青纱帐里,那些甜蜜的记忆与笑脸。

  

  

  

   玉米地里的打碗碗花蔓扯得很长,拔起一棵就会填满半个草篮子,还有荆芥也长得十分旺盛,拔满一篮猪草比起春天的时候要容易得多。

  

  

  

   时间节约了下来,但是我们并没有回家,而是坐在玉米地里自由自在地玩耍。

  

  

  

   外面太阳晒得土地热腾腾的,我们坐在青纱帐的中央丝毫不觉得热。

  

  

  

   有人讲昨天刚刚从哥哥那里听来的故事,有人讲偷偷试穿姐姐新衣服的欣喜,还有人分享自己内心的小秘密……

  

  

  

   嗑玉米杆也是我们那时的乐趣之一。北方不生长甘蔗,但是嗑玉米杆的乐趣并不亚于嗑甘蔗。

  

  

  

   也许这对于一根细长的玉米来说,用嗑并不恰当,但是老家的人一直就是这么说的,而且嗑得津津有味。

  

  

  

   选玉米杆也有小窍门,不是每一根玉米杆都发甜的。从小生活在乡下的孩子,一般都知道粮食的辛苦,轻易不会去早早地折它。

  

  

  

   再者还未长大的玉米杆即使发甜也还带着淡淡的奶味,口感并不是最佳。

  

  

  

   玉米棒子一天天长大,离成熟的日子越来越近,这时候我们嗑玉米杆的兴趣也越来越浓。

  

  

  

   在成片的青纱帐里,那些玉米棒子小杆长得高的,往往甜度都比较高好。

  

  

  

   如果露在外面的霸王根长得结实且略泛紫色,味道更胜一筹。如果谁找到这样的一棵玉米,就会折成几截与小伙伴分享,甜蜜的滋味在嘴里,快乐的感觉在心里。

  

  

  

   玉米棒的清香是现在街道上、饭店里的水果玉米无法企及的。

  

  

  

   玉米粒长到将熟未熟的时候,孩子们忍不住会偷偷地掰下来解馋。

  

  

  

   调皮一点的会找远离村庄的地方找一堆柴火烤着吃,老实一点的带回家趁父母不在煮着吃。

  

  

  

   不管掩藏得多好,玉米的香味总会无拘无束地扩散开来,生怕没有人知道。

  

  

  

   大人们早已心知肚明却从不点破,看着孩子们千方百计地遮掩,他们偶尔也想起自己的童年。

  

  

  

   处暑即出暑,一年中最炎热的时间也就过去了,孩子们快乐的暑假生活马上结束了。

  

  

  

   村子里、田野里又回复了宁静。怀抱着大棒子的玉米杆沉静地迎风而立,幸福的感觉就像蒙娜丽莎的微笑。

  

  

  

   生活慢慢变得富裕起来,田野里的庄稼却越来越少,如今很难再看到大片大片的青纱帐了,但是苞米的清香却在记忆中依然如昔。

  

   作者单位|西安铁路局宝鸡工务段

  

   张晓萌,陕西散文学会会员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