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举报成为常态,这个世界就会人人自危

狼牙诗词 2021-05-05 08:18 阅读:90

  当举报成为常态,这个世界就会人人自危

  

   当举报成为常态,这个世界就会人人自危

  

  

  

   关注哦→ 杉木随笔

  

  

  

   01

  

   儿子在大学,把人间一切想的都美好,却一不留神,满眼地彷徨。

  

   很简单,被举报了。

  

   有幸得到一个奖学金的提名,被公示。孩子自认为家境尚可,从来不在意那点金钱,更不在乎获奖的荣耀,他在自己的知识世界遨游。对于奖学金有自然更好,随其自然。然而,公示期间还是被举报了,倒不是孩子本身有问题,而是盯住一个算不上问题的时间差。

  

   孩子很纠结,问老师,其实老师也很纠结,因为,只要有评选,举报就特别多。

  

   孩子在电话里告诉我这事,他虽落选了,但是已经放下,我总不能用举报的方式继续举报上位者吧!

  

  

  

   02

  

   我很庆幸孩子能自我调节,这是活在这个社会最基本的生存能力,认识到社会的阴暗,但不去同流合污,已经不容易了。

  

   然而,我又非常惶恐,大学之大,不是学校多大,也不是学术多大,而应该是学问之大。

  

   一所大学如果培养许多靠举报成就自己的孩子,这就让人细思极恐了。

  

   这些年来,我们的教育都是争先进位的拚刺刀教育,干掉一个又一个排名在前面的同学,所有的学霸后面全都是血流成河。这样的教育最典型的就是缺少团队意识,缺少互助精神,突出个体的作用。而这样的教育体系中如果放任甚至鼓励举报的泛滥,竞争就会走入旁门左道。

  

   如果无徳的功利主义者和精致的利己主义高高上位,许多历史的事实证明,这样的人危害更大。

  

  

  

   03

  

   (删除两段......)

  

   当举报成为一个单位、一个部门、一个学校、一个社会的常态,这不是新常态,这是丑态、这是病态。

  

  

  

   04

  

   举报在我们这个国家有着悠久的传统,许多时候被为政者扶持和鼓励。如果举报仅仅是对恶行或者坏人坏事的揭露和声讨,那尚且说的过去。但是更多时候,举报都是为了一己之私,暗藏祸心。更有甚者,不乏那些搅局者,纯粹就是见不得别人好。

  

   你要提拔?行,我举报;你要获奖,行,我举报;你混的好?行,我还举报。你有问题,我举报;你没问题,我依然举报。我管你有没有问题,我用举报把没问题变成有问题。

  

   为什么这么多举报?成本低廉,效果明显,这一点在行政单位尤为显著。

  

   有俗话说,官场文化的一半都是举报文化。有人对举报拿捏的分寸特别好,不早不晚,就在你最关键的时候举报你。而最为牛逼的是举报人又偏偏是你想不到的人,你以为举报人是那个因为举报你而受益的人?不,偏偏不是。举报人是那个看似和举报一点关系没有的人,他的举报既打击了呼声最高的甲某,也让潜在对手的乙某蒙上告密者的污名,他一箭双雕,甚至一箭三雕。你以为他没事找事,不是!他就是喜欢搅乱一池春水,然后混水摸鱼。

  

   举报人在哪里?他说不定就在你身边,就是那个陪着你骂告密者没人性的人,那个真心实意地安慰失落的你的人。而那些被众口铄金认定的告密者只是个被污名者,背了一口黑锅,还众口莫辩。许多时候,那些被认定的举报者实际上是智子疑邻中的那个邻居而已。

  

   官场上的暗斗,早就为众人所知,这已是公开的秘密。每个孩子考上xx员,做家长的都会告诫,小心点,该说的说,不该说的话坚决不说,这样的告诫是经验所得,也是经历了这个世界的黑暗激起的本能。

  

  

  

   05

  

   举报盛行,背后隐藏的是另一种原因。

  

   几十年前的一段时间,大约是举报最蔚为大观的时期,见之于报纸文字或者口口相传的故事中,举报之风贯穿这个社会最亲密的人之中,夫妻、父子、亲人、朋友,更遑论师生了。

  

   我父亲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做过牢,原因很简单,十八岁的生产队长举报他阴谋诅咒某领袖。翻开笔记本,他一五一十的记录:某年某月某日,张xx说某领袖下巴上的痣其实是枪打的疤子,在场人还有付xx、钱xx、胡x。

  

   父亲说过没有?也许说过,只不过是一个大嘴的牛逼而已。

  

   这个在场人记录最有创意,因为有了在场人,是个举报就显得真实。也正是有了在场人,这些在场人为了不被圈入赞同的一派,也都跳出来证明举报。

  

   其实,在那个人人举报的岁月,有举报不稀奇,让人毛骨悚然的是,这位生产队长记笔记的时候才十二岁,他竟然那时候就开始逐条记录一些别人的玩笑话。

  

   他的举报彻底改变了父亲一生的命运。和同期的许多人相比,父亲还是幸运的,在那场大鸣、大放、大字报的运动中,他毕竟留下了一条命。

  

  

  

   06

  

   当然,举报这事,我们并不是最厉害的。

  

   上个世纪的东德,人口1600万人。然而,史塔西下面正式的秘密警察有9.1万人,合作者也就是所谓线人居然有17.4万。说白了,也就是每60位东德人中就有一位告密者,这差不多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了。

  

   当举报成了社会共识的时候,所有人都见怪不怪,或者深陷其中。

  

   暴风雪来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这也导致一个故事,著名的导演在拍摄电影《窃听风暴》时候,史塔西档案馆的馆长拒绝配合,因为电影刻画了一名史塔西秘密警察良心发现的故事,而事实上,这位馆长说:对不起,一个都没有。

  

   人性并不是可以想当然的有着天然善的一面,环境使弱者变恶,使恶者更恶。

  

   07

  

   大凡暴政都鼓励或者提倡举报之风,这个自古有之。

  

   法家的代表人物商鞅就是这方面的专家。他在《商君书·开塞》 中提出:赏施于告奸,则细过不夫。他主张赏告奸,用投之以利的方法诱使百姓告发违法犯罪的行为。告奸的方法是「什五连坐」,不告奸者腰斩,告奸者赏,匿奸者罚。于是,家家户户相互监视,每个人都成统治者的耳目。

  

   而举报在这个时候有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名称:告奸。从字面上看,告发奸恶之事,理所当然应该,然而,这只不过是一种掩饰而已。

  

   在这点上搞到极致的大约是周厉王。这个昏君,最恨人民批评,对所有异己的意见都是杀无赦。《史记》记载: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老百姓不敢说真话了还能是好事?果然,没过几年,这昏君就被人民给废了。

  

   而经常被人诟病的乾隆,最不被待见的就是把文字狱搞的登峰造极,任上一百多起惨案。然而,这事能全怪乾隆吗?没有举报者,他哪里去发现这么多案例?远在朝野之外的这些文人骚客的文字不是因为举报者哪里会发觉?

  

  

  

   08

  

   实际上,在中国的历史中对举报也有许多不一样的看法。

  

   《论语.子路》中记载一段话:叶公语孔子曰:吾党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证之。孔子曰:吾党之直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

  

   简单翻译过来就是:叶某不无自得的对孔子夸耀说:我们这里啊,人都很正直,如果有位父亲要是偷了羊,他的儿子就会挺身而出举报他。孔子听了,很不以为是:我们那里不一样,如果儿子做错事,父亲会为儿子隐瞒;反之,儿子也会替父亲隐瞒,不会张扬,这才是人之常情,这才是真正的正直。

  

   孔子说提倡的亲亲相隐的原则许多时间是我们国家的主流观念,指导这个社会的运转。许多人想当然的说大义灭亲不是我们宣扬的吗?还有人理解讲究法治观念的西方应该不会认同这类包庇行为。

  

   其实不然,西方法律学界有个基本准则就是不能自证其罪,同时孔子提倡的亲亲相隐也就是容隐权在西方法学也被广泛认可并接受。孟德斯鸠说过:为保存风纪,反而破坏人性;须知人性却是风纪之源泉。这句话很精辟地点出了问题的本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