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荣:妈妈的托举

狼牙诗词 2021-05-04 09:29 阅读:165

  程荣:妈妈的托举

  

   文/程荣

  

  

  

   去年四月份的一个上午,正在厨房准备午饭的我好象听见几声啾啾的叫声。抬眼望去只见对面街坊家窗外的空调机上站着一只小鸟。它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鸟溜溜的小眼睛直直的看向我,仿佛十分傲娇地在说:我饿了,有吃的吗?这副小神情逗笑了我。于是我放下手中的菜刀,抓了一把小米洒在了儿子房间外的空调机上。原以为它会马上过去吃,没想到它却一下子腾空而起飞走了。我自嘲的摇摇头:这小家伙真是不识好人心。日子平静如水地流淌着,虽然看不见小鸟来吃米,但小米只要没了我就再放上。无论是不是我的那只小天使吃了,我都相信它一定不会饿着的,因为北京有许多个家庭都会在窗台上洒上一把米。

  

   忽然有一天,儿媳妇发现空调机上有一只小鸟,打开窗户去看时它却飞走了。奇怪的是它并不远走,总是试图再回到空调机上。儿媳低头一看,空调机与窗户之间被小鸟搭了个窝,细细的树技铺了好几层,上面臥着另一只小鸟。原来是一对小鸟情侣在我家窗外安了新家。从没看到小鸟飞来搭窝,估计都是在夜间吧。真不知费了多少心血,一次又一次的叼来小树技,精心布置了小小新家,真是好温馨好感人。后来曾下过两个蛋,但不知是受了惊吓还是初为父母,大鸟竟然抛下蛋蛋跑路了。空荡荡的小窝中孤零零的躺着两个小鸟蛋。

  

  

  

   就在我们以为它们离家出走永不再回时,突然一天发现窝里竟然又有了主人。这次又是两只,但愿还是它们,主雅客来勤嘛。没几天又下了两个蛋,大鸟夫妻轮换着趴窝,很快的似乎是小鸟孵出来了。因为大鸟趴的范围大了,肚子下面好象在动,但警惕性似乎更高了,只要有人看它们,乌妈妈就会瞪着小眼睛死死盯着人。

  

   有一天去放米时,发现大鸟不在家,只有两个小小鸟独自在窝里。惊喜的看看羽毛未丰的小鸟,心想它们一定知道妈妈去打饭了,宝宝要乖乖的在家等着噢。算算也就三十几天,小鸟就这么大了,鸟妈妈辛苦了。每天飞去找食飞回喂儿,这么热的天,还要把食物先消化一下然后再一口一口送到小鸟嘴里,真的辛苦了。

  

   大鸟回来了,开始嘴对嘴地喂它的儿女。我悄悄地关上窗户,心里莫名的酸酸的。我们乃至天下所有如我们一样的父母,不也个个如此吗?生下幼小的儿女,轻轻放在心上藏在身下,生怕有一点闪失。尽心尽力做好工作挣钱养家,百般呵护盼儿女快快长大。一天天看着小肉球长出绒毛,长出羽毛,长出坚强的翅膀。然后用双手轻轻托起,教他们学会仰望蓝天,教他们学会展开双翅轻轻拍打。教他们看着脚下的土地不要害怕,轻轻一推,他们居然在跌跌撞撞的跑了几步后腾空跃起,飞向了梦中的天空。

  

  

  

   儿女飞向了广阔的蓝天,妈妈托举的双手却迟迟不愿放下,心中空落落的。这就长大了?这就飞走了?是自己一手养大它也是自己高举双臂把他放向宏大的世界,却心中如此恋恋不舍:怕闪电雷鸣吓到他;怕狂风暴雨伤到他;怕绝情的枪口对准他;怕寒冬腊月漫山积雪饿着他……纵有千怕万怕却还是要咬着牙托起他,因为更辽阔更光明的世界在等着他,因为美好的遥远在等着他……

  

   这就是妈妈!这就是无怨无悔伟大无私的妈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