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爱昌散文- 徜徉揽秀碑廊

狼牙诗词 2021-04-30 08:50 阅读:136

  陈爱昌散文

   徜徉揽秀碑廊

  

   作者简介:陈爱昌,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人,高级经济师,高级人力资源管理师,正县处级退休干部。长期从事管理及文字编写工作,曾分别在嘉兴市委、市政府,以及国有投资集团公司等部门任职。

  

   踏入揽秀古园,一条花岗岩石铺就的小径。

  

  

  

   两旁的盘槐、琴丝竹和水柳随风摇曳。参差的天竺紧依着瘦漏的太湖石。一片静静的麦冬,缀着零星的落叶。沿碑廊而行,整修未成的荷池露出凌乱淤泥,荷叶新芽倒伏在雨水之中,阴湿处长满了积岁的苔藓。细雨和雾气飘入廊道,闻几声空灵雀鸣,更添几分萧瑟。历代书画大师的石刻文碑依旧静默着。在此碑墙处,必然联想起清代书画家蒲华、董其昌、任伯年和潘振镛。

  

  

  

   【1】富于笔墨穷于命的蒲华

  

   晚清书画家蒲华,身居禾城,贫困而租居城隍庙。因淡于功名,而遂耽于绘画创作。当今让禾城人知晓的不仅仅是蒲华的艺术成就,更是他与妻相守,情感至深的故事。在他清贫生活剪影中,携妻与友结成鸳湖诗社,饮酒、赋诗、作画,生活虽拮据而愉悦。1863年,与他相守十年的妻子病逝,这对淡泊名利、注重情感的蒲华来说,悲恸欲绝,从此鳏居,心无旁骛。从他十年结知已,贫贱良可哀,良缘何其短的诗句中,透露出内心的悲痛。从而魂兮返斗室,心如止水,不再续娶,32岁至老,竟孑然一身。

  

  

  

   蒲华并非佛门中人,无须割断尘念,所以这些事发生在他身上,就成了禾城人心中凄美的故事。一段真爱,最终还是要以悲凉来解读。爱得痛苦,爱得刻骨。

  

  

  

   蒲华喜交友,以诗文会友,尽交禾城文人雅士,创作了大量书画作品。并以卖画为生,拮据度日。据传,蒲华曾做客小长芦馆严姓家,因视其才,故为上宾,而众文人鄙其出身,羞与共席。独有我国近代书画大师、西泠印社创始人吴昌硕慧眼识英才,引为知己。二人默契相交达四十年之久。吴昌硕在日后的蒲华墓志铭上题富于笔墨穷于命,道出其一生经历。

  

  

  

   【2】余书拙置第二的董其昌

  

   其实,揽秀古园碑廊是禾城书画学者和附庸风雅人士的聚集之地。五曲廊道虽不长,却收藏着历代名人书画石刻,其中包括唐代吴道子手绘出海观音石刻,以及文徵明、赵之谦、何绍基、吴昌硕、任伯年等历代著名的书画家的手迹。特别是碑廊东首八角亭内一座高达2.8米的董其昌嘉兴府学重修明伦堂记碑,其文行笔流畅,飘逸潇洒

  

   。

  

   董其昌的书法,康熙曾为其墨迹题过一长段跋语:华亭董其昌书法,天姿迥异。其高秀圆润之致,流行于褚墨间,非诸家所能及也。每于若不经意处,丰神独绝,如清风飘拂,微云卷舒,颇得天然之趣。尝观其结构字体,皆源于晋人。盖其生平多临《阁帖》,于《兰亭》、《圣教 》,能得其运腕之法,而转笔处古劲藏锋,似拙实巧。……颜真卿、苏轼、米芾以雄奇峭拔擅能,而要底皆出于晋人。

  

  

  

   赵孟頫尤规模二王。其昌渊源合一,故摹诸子辄得其意,而秀润之气,独时见本色。草书亦纵横排宕有致,朕甚心赏。其用墨之妙,浓淡相间,更为绝。临摹最多,每谓天姿功力俱优,良不易也。 可见,在清代中期,康熙非常推崇董的书法,甚至亲手临摹,致使那个朝代董书得以风靡。

  

  

  

   董其昌走上书法艺术的道路,《画禅室随笔》有所记述:十七岁时参加会考,松江知府衷贞吉在批阅考卷时,本可文才而将名列第一,但嫌其考卷上字写得太差,遂将第一改为第二。同时将字写得较好的董源正拔为第一。自此,他开始钻研书法,并说:郡守江西衷洪溪以余书拙置第二,自是始发愤临池矣。初师颜平原(真卿)《多宝塔》,又改学虞永兴(世南),以为唐书不如魏晋,遂仿《黄庭经》及钟元常(繇)《宣示表》、《力命表》、《还示帖》、《丙舍帖》。凡三年,自谓逼古,不复以文征仲(征明)、祝希哲(允明)置之眼角。这段话,可以看出董其昌发奋的心态。为此,几乎研究了以前绝大部分名家。

  

  

  

   【3】任伯年的扇面画和狸猫图

  

   年轻时的任伯年,在扇子铺谋生。喜扇面画,并经常临摹任渭长的作品。年长日久,画技日臻熟练,越临摹越相像。于是,竟把临摹的扇面画夹杂在真品中卖了出去。这对于家境贫寒的家庭无疑是一个救穷的途径。随后,他越临摹越起劲。而任渭长也发觉有人冒名作画。

  

  

  

   任渭长发现了此家扇铺,指名要订五把任渭长画的扇。恰遇任伯年在柜,答应供扇。翌日,任渭长来取货,任伯年果然交了五把扇子。任渭长看了笑着问:任渭长画得真快呀!任伯年随口胡诌说:我们送得快,他也就画得快。任渭长问:你见过任渭长吗?任伯年说:他是我叔叔,怎么没见过呢?任渭长听后大笑,拍拍任伯年的肩膀说:那我就算是你叔叔吧。此时,任伯年这才知道,站在眼前的就是任渭长。

  

  

  

   任伯年擅长画猫。据传,有友向任伯年求《狸猫图》。他连续画了几幅,都不满意,不肯出手,其友不解。其实,任伯年不愿随便画一幅敷衍了事,为此感到焦躁。

  

  

  

   夜阑人静,任伯年伫立于窗前,眺望繁星、皓月,凝神构思《狸猫图》。忽闻邻舍屋顶上有猫声,急忙推窗观望,而惊动了小猫。他随即越窗,轻轻爬上屋顶。只见那猫躬腰拖尾,瞪着一双机敏的眼睛扭头望他。任伯年越看越有意思,竟忘了还在屋顶。不慎踩空,坠于邻家院内,幸好未伤。时值三更,惊醒了邻人,被误视为越墙偷盗之贼。任伯年当即说明缘由,才消除误会。归后,任伯年当即挥毫泼墨,画出了姿态惟妙惟肖的《狸猫图》。

  

   【4】《寒江独钓》抵债的潘振镛

  

   清末书画家潘振镛,出身于禾城绘画世家,祖父潘楷工花卉;父潘大临工仕女。潘振镛幼年即学画,六七岁时便能画人物。其父逝后,生活所迫,曾当门店学徒。因不甘就此,仍专心习画。之后,从师于钱塘画家戴以恒,画艺日臻超群。

  

  

  

   潘振镛身居禾城南堰,与皋峰居酒楼相邻。以画会友的潘振镛,非常好客。从上海、杭州、南浔、桐乡等地来禾城南堰的求画者甚多,来者均宴请于此家酒楼。久而久之,赊账愈来愈多,酒店小二上门索债。由于潘振镛偶尔也有拮据之日,无法马上还债。当即从家里取来笔墨和纸砚,置于皋峰居酒店大堂宴桌之上。凝神悬腕,挥笔画就了《寒江独钓图》,并以此画抵债。酒店老板大喜,并将其装裱后挂于店堂。

  

  

  

   日后,皋峰居酒楼名声大作,周边的文人雅士专程来此欣赏潘振镛的《寒江独钓图》,酒店生意日渐兴隆。

  

  

  

   其实,揽秀古园碑刻相关故事甚多。250米的碑廊,陈列着94块禾城历代碑刻,其中有清仪阁刻石、停云馆贴、小灵鹫山馆图咏和相传为唐代吴道子手绘的观音画像石刻、元代重修嘉兴路总管府治记等。还有出自文徵明、赵子谦、何绍基之手的精品。其人物趣事,有待于挖掘。

  

  

  

   (注:本文【4】《寒江独钓》抵债的潘振镛的内容,属民间之传,故不能作为史料依据。)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