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匿的念

狼牙诗词 2021-04-30 08:48 阅读:59

  藏匿的念

  

   如蛇一般的柏油路在无尽头地蜿蜒着。前方,只有两柱雪亮的光柱穿透黑暗的帷幕,指引着陌生,漫长的路程。度娘甜美的声音如缕缕禅音在耳边萦绕回响。此刻,一人,一车置身于夜幕的帷幔中。除了窗外呼呼地风声,还有偶尔疾驰而去的几辆车影。前后,左右,面对漫长的路,我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着,总能到家的。

  

  

  

   绕过一段坑坑洼洼的土路,当车子终于停下来的那刻。一颗心终于像一块落石着地。置身迎面扑来的一股暖意,周身被春寒侵入的冷也随之被感化。屈指算来,五年,五个寒来暑往的过往。当双足踏入家门的那刻,陌生与熟悉永远纠缠着一股浓浓的味道。那是家的味道,那是无法割舍的乡情在心底里排江道海般的泛滥着。

  

  

  

   五年的斗转星移,母亲依然健朗。虽然术后的疼痛时而如蚕吞噬,可是相比视频中精神气色却鲜亮了很多。平安回来就好,平安回来就好。在母亲不断重复的话语中,我能深深的感受到。念,一直在她心中的一个角落里生根发芽着。

  

   一路上怎么样?回来也不提前告诉一声?母亲是个大嗓门,不管年轻时,还是两鬓如雪时。面对母亲那一脸的惊喜与质询,也让我达到了突然出现在二老面前仓促行程的目的。

  

  

  

   我悄悄地端详着喜笑颜开地母亲,那一言一行的亢奋是多么的率真。在母亲直言快语的同时,我又深深地感受到母亲那一遍又一遍唠叨话语中的喜悦。在我的眼里,母亲的话语永远是滔滔不绝地,永远是充满了邻里的家长里短的,也永远带着藏匿起来的挂念的。是的,当年风风火火的母亲脊背已不再伟岸,从艰难挪动的步履中依然能够看到术后遗留的问题。可是那一夜,枕着母亲的喋喋不休我沉沉入眠,而母亲那慈爱的凝视却在梦中一次一次的出现。

  

   那是一种怎样的凝视?同样身为一个母亲,我知道在漫漫长夜的厮守中,母亲正用她特有的方式来掩饰着内心的念。记得五年前,当母亲住院手术的前一天,竟然还再三叮嘱弟弟不让千里之外的我知晓她的病情,她害怕她的女儿着急担心,甚至影响工作。那是一种怎样的凝视?在五年漫漫的长夜中,她只想在寂静的夜晚能够听听女儿的声音,能够唠唠家长里短的闲情。可是她怕她的唠叨影响女儿的休息,她怕她的唠叨引起女儿的反感。于是,她一次次犹豫地拿起话筒,一次次又忐忑地放下。面对朦胧的灯光,面对稀疏的繁星,她只有对着黑暗诉说着她蚕嗜的念,藏匿着那颗牵挂的情。

  

   两天的陪伴,短暂的相聚。就在返途的前夜,明年还回吗?昏黄的灯影下,喋喋不休的母亲突然问了一句。听上去,母亲的声音有些压抑和低沉,喧哗的家庭气氛瞬间的凝结。我不由得抬起头望着母亲。眼前的母亲竟然表现的有些小心翼翼,那样子就像是一个说错话的孩子局促不安。在母亲卑恭的外表下,我能感觉到她有着怎样一颗日夜期盼与想念的心啊!

  

  

  

   回,一定回!这一次,我没有了推脱的勇气。我迎着那双浑浊渴望的目光,大声地说着,回,明年我一定会回来。

  

  

  

   五年不回,不想家吗?不想妈妈?望着此刻喜上眉梢的母亲,我的眼前不由得浮现出同学的母亲——一个七十岁大姨疑惑的询问。那一刻,面对质疑,我竟然无从回答。其实在心底我不止一次的想说,想家,那是梦中无休止的重复,也是梦境中一次次的魂牵守望。想家,那是千里之外不敢吐露心声的彷徨,那是心灵深处永远挤满了家的味道的芬芳。

  

   返途的那个清晨,整个村庄除了偶尔几声零星的鞭炮来点缀新年的味道,随即便是空荡的,寂静的。连门口那只多事的狗狗也歪着脑袋不再狂吠怒啸,而是蜷起洁白的身子躲在暖洋洋的小窝里慵懒得沉睡着。春天的风,毫无违和感,旋起了轻飘飘的草屑与尘土。四周还是漆黑的,偶尔渗透着点点的白。不远处的麦田一眼望不到头,身穿墨黑色衣服的它们匍匐着,静默着,好像依然沉浸在属于他们的冬眠中。灯光如昼扯开了行走的旅程。在两柱雪白的灯影中,前方引路的父亲正用那双粗糙的大手折断着秋后杂乱不堪散落在地的棉花杆。花白的头发在春的风中凌乱成蒲公英的形。那一刻,远走的心陡的一颤,如春雪速溶。

  

  

  

   隐匿的念,默默地爱,在岁月的音符中跳跃,如同我的父母,平凡普通。但在他们的只言片语中,我慢慢地品味,慢慢的读懂。有爹有妈的地方,才是最幸福,最依恋的守候。

  

  

  

   作者简介:高丽云,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 朝阳市诗词学会会员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