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湖之夏

狼牙诗词 2021-04-29 08:40 阅读:155

  白湖之夏

  

   作者:徐霞客

  

   白湖的夏天,是白,是蓝,是绿,还是红。

  

   那朵朵的白云,那飞翔的白鹭,在那蓝蓝的天空中,画出了大美的白湖。

  

  

  

   大美的白湖不怕旱,但怕水。听说白湖的东西大圩原来是白茫茫的一片水域,故称白湖,后来围湖造田,才有了今天的万顷良田。极目远眺之处,水稻、荷叶……满眼绿油油的一片,犹如一望无垠的草原。连日雨水之后的酷热,良田里的绿苗好似吃饱的少年,个头越长越高,一天一个样,今年的白湖应该又是一个丰收年。

  

   白湖的绿,绿出了稻米芳香,绿过了五湖四海。

  

  

  

   白湖的清晨,非常的热闹,她的热闹不同于城市的喧嚣躁动。一群群白鹭悠闲地漫步在水田里觅食,可谓万片绿中一点白,万分静中几秒动。叽叽喳喳、蹦蹦跳跳,乡邻们经常在麻雀、斑鸠、黄莺的鸣叫、打闹声中醒起。它们时常停落在圩埂上,结群成队寻食,时常被上班族飞驰的轿车惊扰,恐吓得惊慌失措逃路。勤劳的乡人懂得早起培育水田中的秧苗,储水、补秧、拔草……此时的秧苗,犹如襁褓中的婴儿,需要百般呵护。

  

  

  

   东西大圩上、公园里、兆河边晨练的人们,或独自一人,或三两成排,或成群结队,毅行、慢跑、骑行、练拳……一群群坚毅者懂得健康才是生活的真谛。此时微风拂来,绿苗齐刷刷随之摇曳,似乎在向路人招手,展示它们曼妙的舞姿。

  

  

  

   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白湖多水,夏日河里荷叶田田、荷花亭亭,微雨过后,荷花娇嫩欲语,粉红彻天。

  

   清晨,荷叶上滚动着晶莹透彻的露水,在晨曦的照射下,清亮欲滴。不时,三五只蜻蜓穿梭在绿叶中,或驻立,或飞舞,犹如萌动的精灵。今年白湖的荷花更因一场旗袍走秀而名闻遐迩。

  

  

  

   7月初的一个周末,邀约诤友一家,驱车到白湖欣赏荷花,让孩子们零距离接触大自然之美。那天,巧逢邻近的庐江县旗袍文化艺术协会举行赏荷走秀活动,但见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荷花、旗袍、美女、绿伞,白的、红的、粉的、绿的,交相辉映,航拍看去,红色长带蜿蜒起伏,蠕动不止,犹如飞舞的巨龙。

  

  

  

   白湖多荷便多产藕。香藕因在荷花盛开季节便能采摘,白湖人美誉其名花香藕。每逢开采季,万顷荷叶随风起伏,洁白的莲花香气四溢。此时节,男女老少齐上阵,一踩、一踢、一提,一洗、一抹、一甩,双脚并用,双手齐动,黑泥巴里便扒出来一节节银娃娃。看到这一个个胖小子,乡人们便笑眯了眼。

  

  

  

   一次偶然的机缘结识了白湖分局的一位民警,互相添加了微信好友。这位大哥喜欢散步和拍照,每天朋友圈里都翻晒着大美白湖的各色风景,晚霞映照,绿波荡漾,蜻蜓立荷,蝉伏丫枝,鱼翔浅底……白湖的夏景尽收眼底,我总惊叹他对白湖的深情!

  

   白湖树木繁茂,中午时分,数蝉连唱,你一声我一语,宛如音乐家在演奏,那么小却那么用力,会响彻一个夏天。现在的孩童烈日当头时早已躲进空调房间,再也无法享受我们儿时意欲捕鸣蝉,突然闭口立的趣味。

  

  

  

   傍晚的白湖尤为热闹,远方求学的学子们纷纷回到家中。晚饭过后,和家人、朋友结伴外出,漫步在大美白湖的河畔埂上、乡间地头,诉说大城市的故事,回忆孩提时代白湖的夏日景色。伴随着夕阳西沉,河水逐渐褪去暑气,挣扎地恢复原态。白湖多水,自然是游泳者的乐土,此时三两人鱼一般钻入水中,嬉笑打闹声中总不忘抱怨这火一样的天气。

  

   白湖的夏天还是垂钓者的季节。白湖人爱钓鱼,三五个人中就有一个垂钓者。车上、家中、办公室里,多放置着各式鱼竿,垂钓设备也是应有尽有。每天天气稍凉的清晨、傍晚,兆河、塘串河畔密密麻麻布满人群,一甩一拉,一抛一拽,都能满载而归,也享受了钓胜于鱼的乐趣。

  

  

  

   6月末,白湖垂钓基地举办了庐江县第二届全国垂钓大奖赛,来自全国各地的400多名垂钓高手和业余爱好者同台竞技,共享钓鱼乐趣。一场比赛让白湖声誉远播,更多的人开始知道白湖,知道这里的监狱,知道这里的山水风情。

  

  

  

   白湖的夜晚少了一份都市的鼓噪,多了一份田园小镇的清新淡雅。

  

   白湖的夏天虽不比春天的色调灿烂,但这些都是在为了孕育着秋天的花团锦簇、果实收获!

  

   (作者徐霞客是安徽省青山监狱民警;摄影俞旭升是安徽省白湖监狱管理分局民警)

  

   司法部犯罪与改造研究杂志社

  

   官方微信幸福的黄丝带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