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书俊 ‖ 童年的棋叶花

狼牙诗词 2021-04-29 08:40 阅读:93

  邓书俊 ‖ 童年的棋叶花

  

   文/邓书俊

  

  

  

   看过很多赞美蜀葵的文章,可却不知她长什么模样。无意间浏览朋友的博客,发现了蜀蔡的图片,心里一阵惊喜,这不就是老家院子里,陪我度过整个童年的棋叶花吗?

  

  

  

   蜀葵,据说最早在四川发现,故名蜀葵。家乡秧歌《下四川》,生动地描述了脚夫赶着马帮,跋山涉水离陇入蜀的动人故事。莫非家乡的棋叶花,就是我们的祖先下四川时,顺便带回来的种子种出来的花,因不知她的学名,看她花朵艳丽,叶子大如荷叶,便取名为棋叶花呢?

  

  

  

   童年时家里住的是土坯房子,墼子垒的院墙,院子里的南墙根下,长着一丛丛一簇簇茂密的植物,我们称她为"棋叶花。这种花,颜色繁多,花如木槿花相似。有的花瓣一瓣接着一瓣,围着嫩黄的花蕊向外张开,有的花瓣层层叠叠,像鸡冠样浓密地卷曲。每当院子里的棋叶花盛开时,红的、黄的、白的、紫的、粉红的、淡紫的,各种颜色的花儿争奇斗艳,色彩斑斓,把我家那简陋的院子装点得鲜活生动。

  

  

  

   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家里穷得叮当响,为了养活一家大小,父母总是不分白天黑夜地忙碌着,哪有空闲时间侍弄花草呢?好在棋叶花好养活,不需要人管理,开花后结出来的种子随风飘荡,落到哪里,就会在那里扎根生长,开花结籽,生生不息。

  

   春寒料峭的时节,土墙根下的棋叶花,早在冬天就被母亲砍掉了,可她生命力很顽强,争先恐后从老根四周钻出土层,露出尖尖的叶芽。在春风细雨里舒展开叶片,密密的,绿绿的。然后从叶间抽出圆柱形的花茎,上面又长出了新绿的叶子,宛如青春期正在长个子的花季少女,浑身充满了生命的活力,噌噌噌往上长,很快就超过了比人高的土墙。炎炎夏日,烈日当空,太阳烘烤着大地。牵牛花偃旗息鼓,美人蕉无精打采,火红的石榴花蔫头搭脑失去了往日的神彩。而棋叶花却露出灿烂的笑脸,一朵朵拥挤在直立的茎杆上,摇曳生姿,燥热的庭院便有了一丝丝凉意。

  

  

  

   棋叶花开时,正是麦子成熟的季节。父母到生产队收割麦子,家里只有我和弟弟妹妹。那时家里没钱给我们买玩具,但爱玩是孩子的天性,我们把棋叶花摘下来,当鸡毛毽子踢,把没有成熟的籽剥开,把里面白白的像车轮一样的籽串成项链,戴在脖颈上。院子里,扔满了花瓣和花籽。棋叶花是摘不完的,常摘常有花盛开。她的花期很长,从炎热的夏天开始次第绽放,一直延续到满山遍野的野菊染尽山野的深秋。

  

  

  

   棋叶花除了观赏外,还有清热解毒的药用功能。在那个缺医少药的贫穷年代,村里有人拉肚子,便挖些棋叶花根熬水喝,效果极佳。我小时候身上长疮,母亲便挖回一些棋叶花根,捣烂用水调成糊状敷在我的患处,很快就止痛消肿。《本草钢目》云:治带下,目中溜火,和血润燥,通穷,利大、小肠。离开老家,在异地生活的我,自父母去世后,就很少回老家了。看着朋友博客里盛开的蜀葵花,我突然想回老家看看。老家的房子已经破败不堪,长满荒草的院子里,陪伴我度过童年,给了我无限快乐的棋叶花,是不是还在生长繁殖?不管怎样,那片棋叶花已经开在我心底,就像我的亲人一样,令人难以忘怀。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