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击疫情】想儿的时候

狼牙诗词 2021-04-29 08:39 阅读:180

  【抗击疫情】想儿的时候

  

   想儿的时候(外一篇)

  

   文/碧山云水间(湖北安陆)

  

  

  

   有些事,放下就放下了,一提提来就放不下。这不,在家隔离了几十天,老是想儿子。儿子今年42岁,在武汉经营着一小小民营业务。过去,一年到头也碰不着几次面,只是我在安陆有特殊事就叫他回来一趟,偶尔我和老伴也到武汉去一趟。现在回想起来,自打儿子上大学后,我们父子就聚少离多,好像从来对他也没怎么想念。

  

  

  

   去年将近腊月,我们就决定儿子媳妇孙子和亲家亲家母都回安陆来过年,我们一大家子好好地热闹热闹。那个年货的准备呀,可把我忙坏了。但到了腊月二十八夜里,儿子突然打电话说他们回不来了,武汉封了城,高速封了路,我一下子乍了,一盆凉水从头到脚把人淋得冰冷。从此后,我们就靠手机视频过了个年。原指望一家人能在一起过个元宵节,可元宵也未团圆。

  

  

  

   节后,我们对儿子一家越来越担心。本打算回来过年,年货肯定办得少,这长个日子,拿什么做吃的呀!家里吃不了,他们又没有,真是急死人。孩子今年要中考,学校又不能上课,成绩如何保证呀?儿子做生意,日子一停长,业务跑净了,何况还要发员工的工资……,真是愁死人!后来,儿子电话里说,蔬菜已不成问题,政府组织得很好,还有外省无偿援助新鲜菜;孩子虽不能上学,但在网上远程学习,学业没怎么耽搁。至于做生意嘛,有赚有赔,也算正常。国家这么大的难,不要光想着个人,叫我们不必为他担心。

  

  

  

   有一天,手机里突然传来,协和医院江北医院夏思思医生感染新冠肺炎牺牲的消息,人一下子陷入悲痛之中,多好的孩子啊,就这么不幸走了!想着想着,儿媳妇不是在那个医院吗?这下子危险就大了,我手掌搓着额头,简直不敢往下想!当时很想跟他们打个电话问一下,又怕加重了他们的思想负担,一直几天,日日夜夜,人不知道怎么才好。悬着的心,就象钟摆,一头武汉,一头安陆,晃个不停。好在这个日子快熬到头了,武汉新增病例每天不足20例,现在离我们父子见面的时候不远了。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