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 兴 的 春 天

狼牙诗词 2021-04-28 08:48 阅读:127

  宝 兴 的 春 天

  

   宝 兴 的 春 天

  

   文/朱樊刚(四川)

  

  

  

   人间四月芬芬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这是极美的句子,也是极好的意境。

  

   如果你认为这是对宝兴春天的写照,那你算说对了,可也不全对。毕竟像诗魔白居易等大神在盛唐时期,要到当时的边塞蛮荒之地宝兴来,无疑是天方夜谈。

  

   在宝兴感受春天是极容易的。每年宝兴南大门在与四川天全县、芦山交界的灵关镇、大溪乡的广大区域,因为海拔只有数百米,当最后一场雪与腊梅花泪眼欲滴拥抱时,春天便踏歌面来,万物开始复苏。如果此时你身在灵关、大溪,宝兴的第一缕春光便会热热闹闹的把你包围。

  

  

  

   但是,在宝兴感受春天又是极不容易的。

  

   你可能会很吃惊了:岂有此理?

  

   可是,在宝兴确有此理。

  

   2019年4月18日,因工作之故,我与同事到海拔4114米的夹金山垭口处去接不熟悉路况的省社科院调研组的专家。到达山顶时快12点钟了,正是午时。车窗外,湛蓝的天空,光芒万丈的艳阳,群山连绵,白雪皑皑 。早有几辆不同牌照的车停在不宽的平地里,几对散落落的青年男女披着羽绒服之类比较厚实的外套,拿着照机不停地在选位置选角度,面带微笑地做着各种姿势,已然融入美景之中。靠边处的小屋内,一群人围着火炉兴高彩烈地聊着。有几个小贩在烧烤炉旁向我们边招手边喊朋友,过来烤火,过来吃点烧烤。我多少有点怪这些人的做作了,艳阳当空,有那么冷吗?

  

   心稍静点,拿起拔通了专家组联络人的电话。夹金山垭口海拔太,高信号很弱,时断时续的声音说还有几分钟才到,我们便打算下车呆会儿。刚打开车门,一股冷风饿狼似虎般急不可耐地挤进来,我马上连续打几个寒颤。下得车来,随即陷入茫茫雪海中,脚踏在雪地上,发出滋滋滋的声音,于是便更觉得冷了。

  

   抬眼望,目光触撞到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夹金山的石碑,脑海里跃出了熟知的当地民谣来:夹金山,夹金山,离天三尺三,鸟儿飞不过,人不可攀。要想越过夹金山,除非神仙到人间。因为从事党史工作的缘故,我知道在三越夹金山的那段充满艰辛、曲折的革命历程中,即使是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革命先辈1935年6月中旬率领中央红军翻越这里时,也遇上了极端天气:漫天飞雪。更别提1935年10月下旬和1936年二月下旬南下红军先后二次翻越夹金山时的情况了。极冷是自然的,因而牺牲了许多红军将士。虽然, 今年春来的早,不知是全球变暖,还是什么原因,眼下许多地方已提前进入仲春,包括我县的灵关、大溪地区。而这里还这么冷,或许是对那段光辉岁月中的某种凝重的东西给予的尊重吧!

  

   随便在雪地上走了几步,实在太冷,只好灰溜溜的回到车上。车上开了空调的,上了车一下子暖和多了。

  

   哇塞,好冷啊。幸好不是第一次来,出发点多长了一个心眼,查了查天气预报,知道今天白天山上的最低气温仅有几度,带了厚衣服。同事小杨说。

  

  

  

   一会儿,专家们到了。他们久居成都,对冷的感觉在言谈举止间很是壮怀激烈。他们越是这样,我越是为刚才在车上对气候形势的错误判断感到羞愧。

  

   车缓缓前行,及至半山腰,远处五颜六色的杜鹃花随海拔高低开得极有层次感的艳,星星点点的树梢嫩枝和山坡上浅浅的绿草映入眼睑,好一派初春的景象!

  

   峰回路转,山路弯弯,好在已是国道,都是比较宽阔的水泥路或沥青路,一路愈走愈顺畅。及至县城穆坪镇,已是午后三点。开了车窗,热浪滚滚滚,赶紧御了外套和夹衣。城边农地里的梨花桃花杏花早谢于浓密的绿叶枝头,青果正浓妆出场。城内则人来人往,大街上身着各色服饰男女,令人眼花瞭乱地穿梭着!十里不同天,何况我们已行百里。呵,县城重地,果然不一样,一个壮壮实实的仲春,早等在这里!

  

   忙完一天,空闲下来打开微信,朋友圈灵关、大溪的同学、挚友和微友晒出的大多是茶馆、游泳池、树荫、亮膀子、吊带裙、大红樱桃、冰淇淋等形形色色的图片,谁能说,这不是一派春未夏至的样子呢?

  

   宝兴的春天是不好对付的。你可以一天或一季之中享受到初春,仲春,初夏,冬末的四季景象。

  

  

  

   你不禁会问,怎么会是这样?

  

   当然是这样的啦。首先宝兴这两个看似简单的字就暗含了玄机。据县志记载,此地在1928年改土归流时,因了自然物产丰富,而取《礼记.中庸》"今夫山,一卷石之多及其广大,草木生云,禽兽居之,宝藏兴焉"之意而命名。名字中道出了草木与禽兽居之多。其次,而从地理学的角度来说,宝兴处于四川盆地向青藏高原的过渡地带,全境褶皱密集,断裂发育,形成以高山为主的地貌。地势西北高,东南低,地表崎岖。最高海拔5328米,最低750米,全境相对高差4578米。境内按海拔高度分为高山、中山、低山、河谷平坝四个地貌类型区。地势由于受山地海拔影响,垂直变化明显,具有亚热带到永冻带的垂直气候。从东南到西北大体分为四个气候区,亚热带、山地温带、山地寒带、高山永冻带。这种梯田般螺旋式上升的巨大海拔落差地形,必然形成大大小小情况各异的气候群和生物群落。于是,在许多地方珍稀得一物难求的时候,在宝兴山里的老乡饭后散散步也可能见到。于是,你惊讶的物种,宝兴人民习以为常,不以为然。比如,1869年在法国传教士、生物学家阿尔芒戴维在宝兴科学发现并命名有八百万年生活史的动物活化石熊猫,够珍稀了吧?仅建国以来作为国礼输出的有123只大熊猫是来自宝兴。而目前,宝兴的熊猫数量为位居全国第二;还有植物中的熊猫珙桐,鸟类中熊猫绿尾虹雉,昆虫中熊猫,报春花中的熊猫大叶报春花......千奇百怪的特种几乎在宝兴这片土地上都能找到身形。宝兴的动植物种类多达1050种。曾有前来宝兴考察的中科院专家,感慨地说,这里真是动植物的天堂,天然的生物基因库。

  

   这显而易见都是宝兴特殊的气候造化的结果。

  

  

  

   我反复读过《故都的秋》、《济南的冬天》,情有独衷的绝不是景色,而是慨叹名家美好的文笔,那么单调的一个季节,却被他们描绘得好似天堂。更何况成文都是1934年。那时,正当第五次反围剿之际,各路红军正在不同的根据地开启战略大突围大转移和长征;东北三省忆陷入日寇的铁蹄之下,全国民众处于水深火热,民族处于生死存亡,全国上下抗日烽火四起之时!当然,由于国党的大肆封锁和污蔑,加之所处环境的局限,名家们不可能跨越时空。讲这些也无损于他们在所处时代中的伟大!如果真能穿越,郁达夫、老舍们能与我畅游宝兴,观宝兴仅一天或一春之中就有的四季之美;赏华夏一隅人民的安居乐业,祖国的繁荣昌盛勾勒出的《富山春居》图,凭他们对国家、民族的热爱,凭他们做人做事的善良、正直和实在,我相信他们是断然不会留下那些文字的!

  

   常听人感叹:人生短暂,阅历太浅,希望分秒必争,成熟自已,成就实力男人或魁力女人。

  

   那么来一趟宝兴吧,一切都会如你所愿!

  

   朋友,你准备好了吗?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