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中海鱼儿:心情不好?来把茼蒿!

狼牙诗词 2021-04-28 08:47 阅读:56

  地中海鱼儿:心情不好?来把茼蒿!

  

   地中海鱼儿,英国利兹大学管理学硕士,在留学移民行业从业多年,曾任职于英国纽卡斯尔大学。几年前从西湖游到洱海,旅居大理;2018年又从洱海游到地中海,移民马耳他。

  

  

  

   早上看到网易一则消息,说宇宙是有边界的。文中列出了科学家的最新发现,最远最远的宇宙外围有一片巨大的隔离带阻挡了所有一切物质或非物质,没有任何已知的任何形式的任何东西能穿越那片隔离带。因此,有科学家推测,那很有可能是已知宇宙的边界,很有可能在隔离带外还有平行宇宙或别的什么,也很有可能在隔离带外存在着高等级文明,他们特意制造了这条隔离带,目的就是为了杜绝这个宇宙的任何文明找到他们,或者说,很有可能这个宇宙就是他们的王者荣耀或小白鼠,一切掌握在他们手里。

  

  

  

   当然了,科学与想象一墙之隔,亦真亦假。大家都很清楚,宇宙真理最终只掌握在地球上的个别人手里。

  

   可万一假想成立,那么我们的哲学终极问题则变得越发毛骨悚然了!

  

  

  

   我究竟是谁?

  

   我究竟从哪来?

  

   我究竟要到哪儿去?

  

  

  

   说不定那儿有个技术不精的小屁孩登录了一个超级游戏的银河系科之地球室——当然在那儿科室名称不是这样的,操纵着游戏角色里的我,我在他的游戏里刚活过第一集就出局了,他充了点值,用同一个账号又申请了一个角色,因此,又生成了另一个账号相同代码不同的我,随机生成的新角色代码也就是我独一无二的基因,毕竟我在那个庞大的游戏系统中不能简单地用几个字母加数字来标识。就这样我又作为游戏角色出现在他第二集的游戏中,非常敬业地继续在游戏世界里艰难平衡苟且与远方的关系。

  

  

  

   所以,我特么到底是谁?

  

  

  

   由于这样无解的困惑,我陷入苦恼。一大早烤了面包抹了黄油喝了牛奶,仍然心情不好。再啃个苹果也无济于事。毕竟,没有小笼包,没有生煎包,没有小馄饨,没有烧饼,没有油条,没有咸豆浆,没有油墩子,没有稀豆粉,没有牛肉米线,没有片儿川,更没有腰花拌川。所有符合伟大理想设定的早餐都没有,三天两头牛奶面包鸡蛋方便面,直接导致形而上下全部空洞匮乏,除了痛苦地思索,已找不到更有效的解脱。

  

  

  

   我不能萎靡,我必须走出房间,走向更广阔的天地,去探索去释放去追求真理。因此,迎着风,我走在路上,我要一直在去的路上,像尼采一样。

  

  

  

   我走过村庄,走过农田,走过荒野......来到海边。哦,那个玩游戏的男孩还不错,他让我停了下来,没有继续走。毕竟,浪涛翻滚的地中海严格来讲不能算条路吧?也可能他的零花钱快用完了没多余的钱给账号充值,因此格外谨慎些。

  

  

  

   好吧,无论如何,这个海湾风景不错,海湾里还有全民健身设施,还有小花园与户外桌椅,应该带着食物来这野餐也不错。看,那边果然有几个金发碧眼的游戏角色坐在花园里啃三明治。光看这些角色平时吃什么,就能知道他们的系统配置高不高级。汉堡,三明治,意面,披萨......明显属于低配。我一边思考着终极问题,一边假装豪不经意地从他们旁边路过。

  

  

  

   海风吹乱了我的长发,迷蒙了我的双眼,我呆坐片刻,依然没有找到终极答案,游戏设置里的太阳今天不太明朗,风有点凉,而那个男孩居然粗心大意地没让我带外套,还好他让我及时离开海边走回家去,我都开始感激他了。如果他能想点办法让我中个超级大彩票,我想我会更感激他。

  

  

  

   回家的路依然需要穿过村庄农田与荒野,我在终极问题与脚步快慢之间犹豫不决。这会儿太阳有些晒,气温升高了一两度,看来他调节了角色周围环境值。

  

  

  

   走着走着,在一片杂草丛生的荒地里,突然瞥见大片大片的茼蒿随风摇曳。我不敢确信,跑进杂草堆里,蹲下来仔细辨认,最终确认过香味,是茼蒿。明显中国人的味觉配置比较高端,在马耳他人不屑一顾的杂草里发现美味,这是游戏隐藏的彩蛋,只有高配的角色才能拥有这种特殊能力。如果他能再细心地调节一下阳光就好了,有点晒。但管不了那么多了,纯野生无污染绿色天然茼蒿,还嫩得能掐出水来,这是多么了不起的大自然的馈赠啊——哦,不,多么了不起的神操作啊!看来他的技术有长进了。我得感谢他!

  

  

  

   他让我在没有小白菜没有鸡毛菜没有苋菜没有豆腐菜没有菜心没有油麦菜......除了各种生菜几乎什么绿叶菜都没有的地方找到了茼蒿,我差点兴奋得仰天长啸!

  

  

  

   摘了满满一把茼蒿,我抬头望了望周围,没有人关心我在干嘛,很好,连周围干扰都帮我处理掉了。我一手握着茼蒿,一手捏着手机,步履矫健,体态轻盈,三步两步走到了海滨美食街上,常常与我打招呼的帅哥正在餐厅门口招呼客人。我举起手里的茼蒿给他看,问他认不认识。他很困惑地摇了摇头,问我这是什么。我告诉他,这叫茼蒿,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当然了,他一脸懵逼。没办法,低配角色无法掌握高配角色的知识,这很正常。我之所以问他认不认识,只不过想确认一下马耳他人真的把茼蒿当野草从来不食用,这样我下次去摘茼蒿时可以更心安理得多摘点,毕竟,只有这段时间可以吃,过些日子茼蒿就开花了。

  

  

  

   一把茼蒿,将我一早上的困苦忧愁一扫而光,口腹之欲超越一切形而上的烦恼。管他宇宙有没有边界爱情有没有年限游戏有没有终点,来把茼蒿才是当下的幸福源泉。

  

  

  

   So,上帝保佑那个玩游戏的男孩,祝他健康快乐每一天,技术节节高,游戏打通关!

  

   ——哦,说不定上帝是他的父亲。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