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军魂

狼牙诗词 2021-04-28 08:46 阅读:138

  “天路”军魂

  

  

   散文:

  

  

  

   天路军魂

  

  

  

   作者/李永合

  

  

  

   —写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暨青海西宁解放70周年之际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青海、西宁解放50周年,也是青藏兵站部为国支边值勤65周年。60多年来,广大官兵历经艰辛,修建了被西藏军民誉为生命线的青藏公路运输线,誉为能源线的格尔木至拉萨输油管线,誉为信息线的国防通信,并承担了进藏物资的绝大部分运输任务,为建设边疆,巩固国防,维护民族团结和祖国统一,促进青藏两省(区)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做出了突出贡献。1990年7月7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签署命令,授予青藏兵站部青藏高原模范兵站部的荣誉称号,同年7月18日,江主席在格尔木为兵站部题词,弘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耐,特别能战斗的革命精神。

  

   巍巍昆仑、茫茫戈壁,冷冰长河、雪剑霜刀......

  

   青藏高原,这片恒卧在中国西部的神奇土地,从来就是创造辉煌、创造奇迹的热土。

  

   总后青藏兵站部,这是一支英雄的部队,自1954年第一批青藏兵站部官兵挺进雪域高原执勤65年,65年以来,战风雪,斗严寒,抗缺氧,用热血和生命谱写了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丽篇章。

  

   青藏公路-起止青海西宁,至于西藏拉萨。平均海拔4000米,从青海西宁到西藏拉萨近2000公里,穿越昆仑山,唐古拉山,风,火山等9座崇山峻岭、雪峡冰川。穿越400公里的永冻地带,以及绵延不断的戈壁与沼泽。平均气温零下6摄氏度,八级以上大风天气年均120天。因高原缺氧,气候恶劣被生物学家称为生命禁区、地球南北两极以外的第三级,国家划定的特别艰苦地区,在这条禁区内有一条举世闻名的路——青藏公路,它引横跨世界屋脊也被称之为天路。

  

   在青藏公路海拔5231的莽莽唐古拉山口,有一座四米多高的西部军人雕像。这座雕像是1989年9月有青海省人民政府在青藏兵主部为国边执勤35周年之际而修建的。

  

   1953年8月,慕生中将军率领西北军区运输总队,进军青藏高原。150名开拓者以钢抢打不进,人也要扎根的英雄气概,在昆仑脚下安营扎寨,建立了修建青藏公路的前进阵地。

  

   1954年5月,伴随着铁锤砸向钢琴的一声巨响,青藏公路建设破土动工。让高山低头,叫河水让路,山高没有我们的斗志高,石头硬没有我们的骨头硬,铁山也要劈两半,冰河也要变通途的豪迈誓言响彻云霄。

  

   1954年12月25日,青藏公路全线通车。在修建公里期间,平均每2.5公里就有一名军人倒下。老一辈革命军人,留给后人的不仅是一种幸福道路,还有吃大苦,耐大劳,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精神财富。

  

   1968年青藏兵站部通信部队接受了周恩来总理的亲自批准的6801工程施工任务。经过八个月的艰苦奋战,完成了需要两年才能完成的任务。并总结形成了以敢打硬拼、不怕疲劳、连续作战为主要内容的680精神。

  

   1972年3月,震撼世界的格拉输油管线工程破土动工。在千里管线工地,他们叫响了挥泪继承总理志,誓叫油龙通拉萨的战斗口号。随着输油管线工程的推进,以不怕缺氧、不畏严寒、不惧艰险为主要内容的530精神也逐步形成。

  

   从初上高原执勤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这支部队要经历高寒缺氧条件下的各种锤炼,注定了他们要比其他部队要更能吃苦,更能忍耐,更能战斗。

  

   我们的汽车兵就在这条天路上,默默无闻地无私奉献着,每年有250多天工作生活在天路上。要翻唐古拉山、穿茫茫戈壁、跨巍巍昆仑、过藏北草原。年平均气温在零下6摄氏度,大气含氧量只有内地的一半。在滴水成冰的唐古拉山露宿,在风雪交加的野外就餐,在千里搓板路上颠簸。当内地已是春风又绿江南岸时,高原汽车兵们还在冰天雪地里跋涉,经受的还是风雪交加的摔打和考验。

  

   军人的牺牲岂在战场,当你走进青藏高原,你就会真正理解这句话的含义。目睹了青藏线上不少官兵与严酷的自然环境抗争的动人场面,体验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神圣使命感,更多的了解了咱们汽车兵平凡生活中的不平凡,更深地熟知了我那可爱的战友们。

  

   大雪封山,在青藏线上实在是太频繁了,但汽车兵却在这条线上创下了罕见的世界之最。

  

   1989年冬,当近千台车被一米多厚的积雪围困在唐古拉山上,几千名军民的生命安全受到严重的威胁时,官兵们忍着高山反应,忍受着大自然的残酷,挖雪开路。带了铁锹的拿起铁锹,没带铁锹的拿起脸盆和吃饭的碗,有的干脆就用手扒雪。一连干了30多个小时吃不上一口饭,许多战士手冻得抓不住工具,脚冻得象馒头一样,有的连指甲盖都扒掉了。每挖一米,几乎就有人晕倒,连长累得口吐鲜血,昏迷过去……,可谁也不叫一声苦,不喊一声累,站不住了就在地上干,有的战士膝盖磨烂了,雪地上留下鲜红的血迹,染红了一片又一片。野外救治在零下40度至零下50度的严寒中,常常是针头没扎进皮下,药水就冻住了。为了不让车被冻坏,大家撕下身上的棉花,蘸着油烤车,棉花撕完了,就把工作服撕成布条。尽管如此,雪胡同仍在一米一米地向前延伸……

  

   春节到了,炊事班的同志们用铁锹给每人烤了一个饼,算是欢庆佳节。十几天后,山上一点吃的东西都没有了,一个驾驶员从急救袋里抖出二两炒面,用雪水搅成面糊糊,给几个高山反应最严重的同志送去。可是途中不小心滑倒,面糊糊撒了一半,看着撒在地上的黄澄澄的面糊糊,他竟然孩子般放声大哭了起来。当他把剩下的半碗面糊糊端到病号跟前时,大家推来让去,谁也不肯喝,没办法医生拿起小勺子,一人一勺,半碗面糊糊竟喝了30多人。

  

   经过25个昼夜的生死搏斗,全体官兵发扬了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耐、特别能战斗的革命精神,在零下40度的严寒中,我们的官兵们终于挖出了一条雪胡同,冲出了死亡线。车没有冻坏一台,却有85%的官兵被冻伤。当车队冲出雪阻抵达拉萨时,官兵们竟抱着夹道欢迎的西藏军区的干部和手捧哈达的藏族同胞们哭了起来。苦与乐融合的场面,也叫人心酸。

  

   战友们除了在千里风雪线上用行动谱写着生命的赞歌之外,在生活中也默默牺牲着许多看似不近人情胜有情的事。

  

   士官李官旺是个孝子,1997年休假归队时,突然收到父亲病危速归的电报。由于信息闭塞,待他赶回时,父亲已经去世15天了。李官旺看到这一切痛苦难忍,一头钻进厨房,揪着伤心的泪水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斟满两杯酒,跪在父亲遗像前失声痛哭:爸,儿来晚了,对不起你,在你病重时,儿没送你一口水,端一碗饭,喂一片药。今天儿做的这顿饭菜请你尝一口,喝一杯吧……。

  

   河南籍士官王雪山原本打算利用春节休假回去完婚,家里定了婚期通知了亲友做好了一切准备,可这时突然接到经西宁往西藏运送装备的重要任务,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于是踏上了与回家相反方位的路途。结婚那天,女方家热热闹闹地把新娘送到他家,可左等右等始终不见新郎的面,无乃新娘一人孤零零独拜天地独入洞房。可这时的王雪山正在风雪交加、天寒地冻的唐古拉山执勤。新娘哭了整整10天,渴盼了240多个小时后,王雪山才风尘仆仆、一身油污地赶回去……。

  

   汽车兵程波入伍不久,他敬爱的爷爷就病逝了,时隔不久,他年仅19岁的姐姐又死于血癌,后来父亲在一次意外的事故中离开了人世。在连续痛失三位亲人之后,体弱多病的母亲终日沉浸在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之中。引发骨髓炎一并不起,先后经历了三次大手术,每次都以死神擦肩而过,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程波把悲痛深深地埋在心底,以勤奋的工作来抚平心中的伤痛。

  

   类似这样不能尽孝的,延误婚期的,有家顾不上的,没家成不了家的等感人事迹实在太多太多,这一切都融在了他们高大的背影中,也有了苦了身子、累了妻子、误了孩子、舍了父母的真实写照。我们的官兵偶尔发几句牢骚之外,又能说些什么?依旧一切从部队建设的需要出发,继续在四千里的青藏运输线上穿戈壁、越雪峰、渡冰河、过鬼门关,经受生与死的挑战,灵与肉的搏斗。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