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笔记】贵州 张 维 ‖ 拒 宴

狼牙诗词 2021-04-26 08:28 阅读:106

  【生活笔记】贵州 张 维 ‖ 拒 宴

  

   文/张 维

  

   请你吃饭,一般是好菜做给你吃,好酒敬给你喝,好话说给你听,这等好事,求之不得,居然要谢绝,何苦之有。

  

  

  

   最近搞脱贫攻坚,差不多没有双休,朋友间也就四分五裂,难得聚在一起,我本来就想戒酒的,这下不戒自然戒。当脱贫攻坚验收结束的当天,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电话邀约,要喝几杯,叙叙旧,认为好久没有一起了。

  

  

  

   这就好比饿心慌的狼,变本加厉的要补偿。这赴宴也好,设宴请客也好就难免要扎堆,扎堆了就没有分身术,比不了其他可以代劳。那就得排队。

  

  

  

   前面是很多天没有人打电话相约,自己寂寞得想打电话主动相邀,可他们又都不在城里。

  

  

  

   本来早就说要约些朋友吃顿饭喝杯酒的,可有时想到这个不空,那个不空,自己不空,今天太热,明天太冷,今天才喝过酒,不能搞得太密切,总想找个天气好大家的身体又都得到休息放松,朋友都到齐,大家轻轻松松高高兴兴痛痛快快的聚一次,喝几杯。然而,这个愿望总是不凑巧,不缺张三就少王麻子,可这本账没有还,心头一直忧着的,你又不可能给大家解释,而有些已经第二个轮回都开始了,搞得我更是过意不去。

  

   特别是有一天,以朋友散步举例说某某某的工资最高,人家请他吃饭他都去,可他从来不请人家吃东西,连早餐啊,甚至一瓶矿泉水都没有请过。意思是人太抠了没意思。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我心理感觉是在说我似的,尽管他不会这样说我,我也不会吝啬到如此程度。毕竟偶尔请大家喝杯茶还是有的,或者搭车主动付费。

  

  

  

   回到正题上来,这几天请客像赶集一样的,有的是学校老师放假了,有时间,有的是脱贫攻坚暂告一段落,背了一年多的压力,早想放松一下,有的是从海南回来避暑。都想趁机和朋友聚聚。这种情况,往往喝酒都努力的喝到心满意足,毫不藏性,毫不留空隙。

  

  

  

   都接连喝了好几天了,我对夏天喝白酒不适应,感觉太热,喝了散发不出去,可人们都有喝白酒的习惯。不能一国两制,只能顺其自然,将计就计。

  

  

  

   按理说,我早该还情了,该我做东请朋友们了,可考虑到他们都是连续的在喝酒,希望给他们一个缓释的时间,私心讲,自己也想歇一口气,计划在第三天进行。

  

  

  

   一个人能经常相约一起吃饭喝酒聊天的,不一定是老乡同学同事亲戚,但一定是性格情趣相投的圈子,一个忘年交画家朋友相约去他新开的工作室体验农家乐,他在群里极力鼓吹动员,并把那些原生态的乡村,农家菜等等晒出来,让我心痒痒的难受。但我还是拒绝了。或多或少有点童瘦相欺。

  

  

  

   谁知我拿着电话正要找号码的时候,一新结识的美女打电话来约明天吃饭,我回话说,不好意思,我们游山队的朋友提前好几天就在群里相约了,而且我也侃侃切切的答应了,总得讲诚信哈。本人定于周六在骏逸天下醉美黄焖鸡请大家,一个都不能少,我马上要回贵阳了,群里就十来个人,就是天天一起游山锻炼身体的朋友,这一说,我开不了口。她感到很遗憾的说,前次请你,你就说要开会,我是女儿给我带来的什么什么海参,不容易吃到,这次你又来不了,语气中既有点遗憾,也感觉我是有意推辞,不给面子。她说但我已经给另外一个人讲了,他又承认了,我说没关系,心意领了,你们好好的玩,千万不要推,这样对人家不礼貌,我不能来是我的问题,不是你的问题。她说我看看再说吧。一会儿,美女的电话打过来了,她说,我厚着脸皮给他说了,改到后天,那你一定来哦。我说,好的,太谢谢了。

  

  

  

   刚放下电话,一个朋友又打电话来了,他说,有个朋友新开了一家餐饮店,请几个朋友去试菜。我说,实在对不起,明天有应酬,提前几天就定了的,不好推。我还没有给他解释有一家为了等我改时间的事。他说那好吧。一会又打电话来说,那改到后天如何,我只好一五一十的把后天人间推了明天等我的事说了。我感觉很不好意思,人家的一片盛情,更知道他心中的失落。

  

  

  

   一会儿,又一个朋友打电话来,他说,明后天过了就上班了,我们找个地方喝两杯放松一下吧。我对他的交际圈比较了解,我说,这个你就不要请了,估计没有几个人站得拢,据我了解,你要请的好几个人都有约。

  

  

  

   以前认为请你吃是给你面子,现在是人家来吃是给你面子。市场发生变化了。

  

  

  

   就因为这样,请客比赴宴更难,所以有一次我是一个好心,心想安心请大家不容易请到,又想表达对大家的敬意,于是在一次别的朋友请客吃饭接近尾声的时候,我偷偷的以上卫生间为名,出来提前把费付了。最后做东的朋友知道后老大不高兴,认为我抢了他的戏,剥夺了他表达心意的权利,最后无论如何都要老板把钱退给我,他要自己付,这时我才理解了他,说明他跟我一样,好不容易才找到这样一个表达心意的机会,怎能随意拱手相让呢!

  

  

  

   作者简介:张维,供职于贵州省桐梓县融媒体中心,喜欢用文字表达你我他的的内心世界,热爱摄影、旅游、聊天。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