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庐书屋】赵素侠:走过阳光下的舍利子

狼牙诗词 2021-04-26 08:27 阅读:138

  【草庐书屋】赵素侠:走过阳光下的舍利子

  

   文/赵素侠

  

  

  

   在寂寥了一段日子之后,我读到了任建军的诗集《阳光的舍利子》,对他的诗有了一个全新的感受和认知。对毕业于汉语言文学专业的他来说,丰富的理论知识,使他的诗显得厚重和稳健。已经逃脱出浅写作的藩篱,筑建出生命与禅意的修辞结构。舍利子是高僧或者佛菩萨圆寂之后,经过火化而遗留下来的未完全焚烧干净的个别骨头;还有一种说法就是,修行之人,若数十年欲心不动,则精髓凝结,渐成舍利。作者为本书的命名,阐释了作者对命运、生死,故土人情的理解。

  

  

  

   从《阳光的舍利子》中,我看到诗人在坚持着自己的诗歌信仰。这些坚守不仅需要敏锐的观察和思考能力,更需要一种超脱和勇气。我常常扪心自问,这是一个浮躁的时代,诗人们在一片狼藉的心灵废墟里,极力勾画着梦幻中的乌托邦。虽然这可能出于精神上的需要,源于发自内心的喜欢和崇尚,但现实的生存压力,很容易让人轻易地放弃,诗歌在现实利益面前,是很脆弱的。在这个被很多人称之为诗歌已经死了的时代,任建军是能坚持下来的写作者,这种坚守本身,不仅诠释了内心的那种纯粹,更折射出执着的信念,和流淌在心底不变的理想。

  

  

  

   一、真实与质朴构成的韵律

  

  

  

   郁郁的诗歌,是诗人内心世界的一种告白,包含诗人在某一阶段心路历程的记录,甚至还有个人经历所造成的,埋藏在文字里的那种爱或痛。这种质朴和素净的语言,是《阳光的舍利子》最大的特点。意会着举起棒槌/对着坚硬的石头/捶打/很有力/像在还击某种打击/直到衣服有裂口——《棒槌洗衣》。这种感情,即使没有过多的表白,也会一直记挂在心怀,时刻提醒你我。

  

  

  

   《织布机》梭子在飞/织布机像一架旧钢琴/风伴奏//多年后/女儿近视/母亲说,坐姿没我端正//其实我沉浸在奶奶的音乐里/哐当哐当/织布机始终在为奶奶的/脊柱鼓掌,这种自然而又真挚的描述,在质朴的造型中,粘结着四代人的形象。它通过织布机的梭子,穿梭了一长串的岁月,像风铃一样,振响。哐当哐当的织布声,带走的是时光。

  

  

  

   二、意象中的个体被具象为看得到的实物

  

  

  

   诗歌中的意象是诗人情感、意绪、心志与外在物象之间电光石火般的撞击。诗歌的世界是一种感觉的物化世界,意象则是诗人传情达意的重要手段。走进任建军的诗歌,给你带来现实的一种质感,碰触到的是坚硬的土地,冰冷的石块。在《丢掉的乡村》中,我不停地被他扔出的骨头、陶片、锈迹斑驳的钱币和铁器刺痛。新翻出的泥土潮水般汹涌/如同/父亲的骨血挺立/将我淹没/汗水和泪/滴入泥土/土地肥沃/生长庄稼和粮食——《挖地》。

  

  

  

   我想起了艾青的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真正的诗人是这样走出来的。

  

  

  

   在《乡村泥土》中,诗人眼中看到的是楼的根扎进泥土的母腹/很深/深过一切庄稼和村庄的古树/深层的营养被它们贪婪地吮吸/健壮如群峰的屹立这些诗句让我无法释怀。是的,读完以后,让我心中郁结,愤懑,但我又无能为力。

  

  

  

   就像诗人写的《一只蜜蜂回味花朵》,很甜蜜的味道,但诗人写出了伤一次偶遇/燃/烧/错过花期的蜜蜂/用蜜疗伤。物与境,把感情的纽带链接。

  

  

  

   三、从现实的草丛中飞起的时光碎片

  

  

  

   从任建军的诗中,总能看到,一双超然物外的目光,深邃俯瞰,穿透几个世纪。《看转世前的家》山岗上/松柏下/一座碑/转世前的家//你和我/陌生的名字/并肩站于碑上//我看看碑/她看看我//树上的蝴蝶/密语。远与近,深邃和模糊,在简洁的描述中,拉伸。

  

  

  

   生活中有许多错过,那只错过花期的蜜蜂,它如何来用蜜疗伤。《打不出的电话》翻开无聊,也翻开了生活中的百无聊赖。

  

  

  

   也许不同时期,折射的是不一样的情怀,在《我和幸福是邻居》的组诗中,我看到了诗人洋溢的热情,溪流边、树、鸟鸣、日出日落——这些场景,阳光透明,蝴蝶翻飞,我看到了青草地的绿。

  

  

  

   诗人总是能通过敏锐的洞察力,领悟这一切。诗歌所涵盖的情感体验才能上升到另一种境界——哲理与智慧的境界。展现丰富而深沉的,具体和抽象的全过程。我很愿意和作者一样,既能成就美好的理想,又能固守内心的纯真,我们统称的精神家园的和谐统一。如果你感到在浮躁的现实生活中疲惫不堪的时候,那么就请走进诗歌的圣殿里来吧。

  

  

  

   不知道为什么,和以前的那种轻松明快比起来,我现在读这本诗集的时候,一点都不轻松。《看转世前的家》,让我想起三生石上几轮回,那种涅磐重生的感觉,让我恍惚。也许这个时代正在抽离我们当初的信仰,我忘记了当初的理想,曾经的奢望,曾经的不羁,都幻化成如今的无奈与妥协。

  

  

  

   只能寄情于山水间,掬一捧清泉,洗涤落满尘埃的胸怀。我也常常想对着旷野,来一个狮子吼,彻底释放。但总是被堵塞,就像长假中的景点,被车辆和人流淹没。

  

  

  

   我期望能够忘掉那些不快,让雾霾过去,生活中有太多的痛,有太多的无奈和无能为力。随着年龄的增长,心智也在日渐成熟,阅读感受的增强,让我越来越认为文字具有比音乐更神奇的功能,那就是:抚平心灵的忧伤,安抚内心的浮躁。个人的感情抒发,能唤醒普遍情感,是真诗歌的力量。生命是孤独的。当越来越多的人融入到工业化的大都市中,与土地拉开了距离,各自奔向自己认定的人生方向时,又有几人能够认真地去想一下播种希望,孕育生命的田野,境况是否安好?这是诗人的睿智所在,他已最先发觉到这一点,并流露出自己深切的担忧。

  

  

  

   作者简介:赵素侠,河南省西峡县人,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