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飘香

狼牙诗词 2021-04-24 09:51 阅读:135

  菠萝飘香

  

   文

   包广杰

  

  

  

   过了二月二,菜市场水果摊、路边水果店里都堆满了菠萝。一阵阵菠萝特有的清香飘在空中,也飘进了我的鼻孔里,让我不由得驻足,深吸这久违的清香。

  

   走进一家水果店,店家正熟练地剥着菠萝,金黄色的菠萝肉,如同春天里阳光般的颜色,让人顿生莫名的幸福感。我满心欢喜地买了几个菠萝,快速向家中走去,好和家人一起分享菠萝的美味。

  

   回家的路上,我想起了二十多年前吃菠萝的一件趣事。菠萝是南方水果,对于平原长大的孩子,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纯属稀罕之物。我在信阳上学期间,去过一趟武汉,第一次吃到了菠萝,就喜欢上了这酸酸的清香怡人的味道。毕业到漯河参加工作的第一年初春,无意之中,我发现这个中原小城,竟然也有卖菠萝的。惊喜之余,赶忙买了几个,盼着到周末,好带回几十里外的老家,让乡下的父母和弟弟妹妹也尝尝。

  

   那个时候,村里人大都没有见过菠萝,更别说吃了,所以弟弟妹妹看到菠萝眼睛都直了,迫不及待要吃,我告诉他们先要剥皮儿,用盐水或糖水泡一泡才好吃。

  

   正要给他们示范怎么用刀剥皮儿,父母就要我陪他们到地里锄草,我就对弟弟妹妹说:等我回来,你们再吃。

  

   干完活儿,刚进院门,我就嗅到一股菠萝的香味,在院子里随风飘着。弟弟妹妹正躲在厨房吃菠萝,看到我们回来,很不好意思地站了起来。原来,最小的弟弟妹妹经不起菠萝香味的诱惑,就央求大妹给他们切开吃,大妹其实也想吃,但不好意思带头,又经不起他们的再三央求,就拿刀来剥皮儿,但又不知道怎么剥,就像削萝卜一样,一刀一刀把菠萝上边带刺的毛皮削了下来。不过,她还算聪明,找了个帆布手套戴着,没把小手刺破。简单削好皮儿,她就像切西瓜一样,切了好几瓣,我们回来时,他们几个就像啃西瓜一样啃菠萝,我一看,又好气又好笑,这种别致的吃法,至今让我记忆犹新。

  

   如今,弟弟妹妹啃菠萝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随着交通、物流的发达,南方甚至国外的水果已是常见之物,更不用说容易存放的菠萝了。

  

   菠萝,因含有大量的果糖、维生素、微量元素磷等物质备受人们的喜爱,菠萝派菠萝咕老肉菠萝牛肉,都是吃货们常做常吃的菜肴,而我最爱吃的,还是淡盐水中泡菠萝片,特别是在吃了油腻食物后,更觉得酸甜可口,神清气爽。菠萝虽好,但有些人不宜多吃,比如胃肠道不适的病人。另外,菠萝对口腔黏膜和嘴唇表皮有刺激作用,容易引起麻痹刺痛,甚至口腔溃疡。所以,吃菠萝前应将果皮和果刺削干净,将果肉切成片状或块状,在淡盐水或糖水中浸泡半个小时,浸出部分有机酸和甙类物质,这样就会保护好口腔黏膜,老百姓常说的菠萝配盐水,才能不扎嘴,就是这个道理。

  

   爱吃菠萝,更爱闻菠萝特有的清香。我喜欢把菠萝的果皮放到阳台的角落里,切一些果片放到卫生间、书房中,淡淡的菠萝香味飘洒在室内每个角落,一直飘进我的心里。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