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飘香

狼牙诗词 2021-04-24 09:51 阅读:85

  大地飘香

  

   作者简介

  

   陈希瑞,网名神仙哥哥,作品散见于北京《大地》、《辽河》、《悦读》、《散文中国》

  

  

  

   大地飘香

  

  

  

   我又闻到麦子的清香了!

  

  

  

   这分明是大自然的田园味道,不必去田野里看那铺天盖地的麦浪滚滚,不必去田垄上看那麦田千顷,也不必细细搜寻麦香是多么地芬芳,只要能静下心来,细细品味一番,便已经足够。

  

  

  

   如果你非要到田野里感受一番,那真算是一种幸福了。那时候,艳阳高照,南风微微地吹拂着,澄碧的天空下,金色的麦浪在微风中荡漾,成群的野雀或燕子低低地飞过大片大片泛黄的麦田,如诗如画,好一派如梦似幻的丰收景象。要不,白居易老先生怎能写出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的美妙诗篇呢。农家很少有空闲的月份,五月到来人们更加繁忙。夜里刮起了南风,覆盖田垄的小麦已成熟发黄。

  

  

  

   如果到了麦收时节,那就更忙了。妇女们担着竹篮盛的饭食,儿童手提壶装的浆水,相互跟随给在田里劳动的人送去饭食,收割小麦的男子都在南冈。双脚受地面的热气熏蒸,脊梁受炎热的阳光烘烤。精疲力竭仿佛不知道天气炎热,只是珍惜夏日天长。

  

  

  

   如果时光能够穿越,我的思绪一定会飞回到刀耕火种的上古时代。

  

   那时候,我们的先民,以石斧、铁斧砍伐地面上的树木等枯根朽茎,草木晒干后用火焚烧。经过火烧的土地变得松软,不翻地,利用地表草木灰作肥料,播种后不再施肥,一般种一年后易地而种。

  

  

  

   伴随着少量青铜农具和中耕农具的出现,人们逐渐掌握了排灌、沤制绿肥、除虫和灭虫等技术,农业生产得到发展。春秋战国时期,铁器牛耕的使用和推广、施肥和灌溉技术的发展,铁犁牛耕成为传统农业的主要耕作方式。中耕除草,已成为一项经常性的农活。

  

  

  

   中耕除草,拿到今天来说,就是锄地除草,一张锄,锄出了五千年的农耕文明。当然,如今早就不用面朝黄土背朝天汗流浃背去锄地,伴随着除草剂的大量应用,伴随着各种大机械作业时代的到来,铁犁牛耕的农耕时代,成为一种记忆,已经消失在历史深处。

  

   我纷飞的思绪再次飞回到眼前这灿烂的现实中来。

  

  

  

   田野上铺天盖地的麦田,那是麦子的海洋,即使大海,也盛不下它的浩荡。一辆辆行驶在海洋中的汽车,那是行走在麦尖上一只只漂亮的甲壳虫。

  

  

  

   麦子就是一部厚重的阅读不尽的书,一粒粒金黄色的麦粒,就是一个个充满灵性的铅字。从刀耕火种的远古,一直阅读到今日。

  

  

  

   农人脸上纵横交错的褶皱,就是数不尽的麦垄。

  

  

  

   如果是濛濛细雨,那就更美妙了,田垄上娉娉婷婷走来一个村姑,村姑春衫尽湿,额头上还沾着一缕秀发,兴许是《汉乐府》里那个叫罗敷的采桑女吧。

  

  

  

   我行其野,芃芃其麦。遥想《诗经》里那个窈窕女子,在某个晨光初现的早上,踏着田垄小径,露水打湿了裙裾,一路款款走来。也许,人类的历史,就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

  

  

  

   我思想的野马,在灿烂的现实中纵横驰骋,激越飞扬。

  

  

  

   如今,家乡广袤的大地之上,传统的农耕时代早已经凤凰涅槃,华丽转身为优质高效农业,不光是优质粮油、休闲农业,还有高效园艺、特种养殖、高效林业等产业支柱,并且拥有葡萄、樱桃、苹果、芹菜和西瓜数十种地理标志保护产品。

  

  

  

   立体质感如此强烈,色彩如此丰富艳丽,那是樱桃,那色彩艳丽的俏模样在五月的阳光中摇曳多姿。用不了多久,甘甜芬芳的麦子,香甜的葡萄和苹果,就会粉墨登场,林林总总浓烈的芬芳气息终年弥漫于大地之上,家乡的热土诗情画意,就像巨幅色调浓郁的山水画,徐徐展现在我们面前,让人沉醉,让人留恋……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