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庙宇的记忆》-作者:王维新

狼牙诗词 2021-04-24 09:50 阅读:175

  《庙宇的记忆》

  作者:王维新

  

   岁月沧桑,往事如烟,韶华不再,芳踪难觅。人生一路走来如茶烟,时光在不知不觉中悄然飘去……

  

  

  

   ◆

  

  

  

   唯有儿时的记忆竟然是特别的清晰,无论岁月有多么坎坷与艰辛,曾经经历过的特别日子,时光的年轮愈碾压却愈清晰。

  

  

  

   ◆

  

  

  

   记忆中的老窑洞是我出生的地方。一道深沟隔断了东西两面的土崖层,而窑洞就是倚土崖而筑,一座石拱桥连接着沟两面的十几户人家。白天沟两面的人有啥事可喊话告知,看得见,听得着。当夜幕降临时,两排窑洞里亮着萤火虫般的灯光,像是夜晚天空的星星,一闪一闪的,点缀着黑漆漆的村庄。我居住的地方顾名思义就叫沟则。

  

  

  

   从沟则通往村中的路口有座古庙,它的存在占据着我幼小的心灵,也是我对故乡最为深刻的记忆。据记载此庙为金星庙,大门门楣镌刻着古香古色的匾额金星普照。该庙建造年代大约为道光六年间所建(公元1826年),距今已有193年,庙院是倚山坡地势抬高拾平而建,坐北朝南居村子中央。俺村座落在一条婉延的小河北面,因此而得名河北村,故人们俗称该庙为河北庙。

  

  

  

   ◆

  

  

  

   明清时期的建庙可能鼎盛时期之后,建庙也是封建社会较为普遍的一个现象。人们崇尚神灵的保佑,祈福求平安。那种让人信服的虔诚渗透到了五体投地的程度。谁也不能有言语或行动上对庙宇的亵渎,如有不尊不敬那是要遭到族辈和众人的唾骂,并被冠以败鸟的污名称号的。不过,在我稚嫩的记忆里,未曾有此类事情的发生。

  

  

  

   ◆

  

  

  

   河北庙占地大约有400平米,庙大门是靠东边而建,从正门十几级台阶拾级而上,进得院里映入眼帘的是被抬高的正殿威严耸立。南楼屋檐由四根方形石柱支撑面向朝北,此楼为戏台。东西两侧二楼为看台,也是由方形石柱支撑起的屋檐,看台前面是由条石垒砌起约三十公分高的防护。两侧看台下设置几间房间,从戏台两侧有通往两边看台的通道。从院两侧登五六级台阶可上来正殿,正殿前面有三米宽的走廊。正殿雕梁画栋,斗拱奇特,屋脊有滚龙琉璃瓦,煞为壮观。两侧耳房都有戏剧人物造形的壁画,人物栩栩如生,惟妙惟肖,活灵活现,不失为珍贵的艺术瑰宝。

  

  

  

   我上小学时这里已经成了政治文化的中心了,原来的戏台和看台,早已用土坯垒了起来做了生产队的粮仓。唯有正殿做了课堂,西侧看台下的三间窄房子,就是老师的办公室皆寝室了。

  

  

  

   ◆

  

  

  

   我的三年小学生涯就是在这里度过的,那时庙院外墙上书写着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八个黑体大字。按我当时稚嫩的理解是矛盾的,团结又要紧张,严肃却需活泼,现在想来可能就是当时的教育理念吧。大殿教室正墙即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红色字,作为学生,我把这两幅标语作为自律和鞭策学习的座佑铭,仔细想来,那时的单纯是现在无法理解的。

  

  

  

   ◆

  

  

  

   那时的上学是要早请示,晚汇报。哪个同学如犯了错误除了体罚还有附加背相应的毛主席语录,因此,纪律的严格苛刻,也往往给胆小的同学造成心里上的阴影。如一次放学站队唱歌,一位女同学因内紧不敢请示老师便洪水决堤,一旦失控即刻一泻千里,一发而不可收拾,引得学生哄堂大笑。我那时是小队长也不禁笑出了口,当然,那女同学个矮排在前面,正好被我看了个一清二楚。液体顺着裤管流了下来,也渗在了用石板铺设的地面,尴尬之情自不必多言。

  

  

  

   ◆

  

  

  

   彼时生产队里的一切会议都是在庙里召开,所谓会议室也就是学生的教室,当然,开会都是在晚上,也不会影响学生学习。特殊的年代,会议也特多,诸如讲用会,扫盲会,忆苦思甜会,斗私批修会,还有什么紧急传达会等等。那时我虽小,但对于这样的会议因好奇也偷听过,参与过,脑袋的敏感与当时的政治环境密不可分,则是年幼不知愁滋味,以旁观者的身份看热闹。

  

  

  

   ◆

  

  

  

   谁能想到,厄运突然降临到俺王家,俺大伯就是在反右倾时被反回来的,因富裕被戴上了富农成份的帽子。家里遭到了浩劫,搜出来的十几块银元和一块怀表,这竟然成了富农的孽证,被那些热衷于开批斗会的积极分子把大伯仅有的积蓄交了公。他们打着政治的幌子,干着仇富的勾当,俺大伯却因省吃俭用的守着祖传的十几块银元,赶上了这场史无前例的历史风暴。

  

  

  

   ◆

  

  

  

   河北村作为河北大队的政治中心,每一次批斗地富反坏右的运动,拉着那些所谓的坏人游行来到河北,俺大伯都要被请到现场陪罪。那种不堪忍受的非人之祸是常人难以想象的。那些积极分子用三根湿松木椽子搭成三角形状绑扎的帽子,把牛笼嘴镶在做成的帽子上,给他戴在头上,再把几寸厚的牛糟横档板做上牌子挂在他的脖子上。那时我虽年少,只能无奈看在眼里,泪流在肚里,丝毫不敢露出半点反感和抗拒的表情出来。

  

  

  

   ◆

  

  

  

   时隔不久,俺大伯就在非人的折磨与屈辱中含恨离世。

  

  

  

   ◆

  

  

  

   河北大队地处公社所在地,也是十年浩劫的主战场。在那场浩劫中,这座在人们心目中的神圣庙宇,不仅失去了先辈建庙宇的美好初衷,而且还被当作了批斗的场所。彼时,破四旧立四新的口号响彻云霄,河北庙在一夜之间便面目全非。毁损的理由是,正殿耳房的壁画是才子佳人,屋脊的滚龙琉璃瓦是牛鬼蛇神,统统是打倒的对象,运动的轰轰烈烈冲昏了人们的头脑,随波逐流成了人们紧跟时代的热潮。

  

  

  

   对于历史我不去多加评论,则是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像是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总是在我的睡梦中缠绕着我。夜半惊梦,大汗淋漓,醒来却是一场虚惊,那些记忆便深深刻在心中,是伤疤却揭不掉,有痕迹却又无形。

  

  

  

   ◆

  

  

  

   如今的河北庙因年久失修已成了残垣断壁,阴森森的院里荒草丛生,门楼的坍塌也被蒿草覆盖。整个庙宇已面目全非,依稀可辨的是那门楣上的四个金色大字金星普照。当年的辉煌和热闹已一去不复返。只有留下的沧桑感在呻吟中沉重地诉说着历史。每次往返故乡我都会注足凝望,心中充满了百感交集的惆怅,久久不愿离去。它在我记忆里的变迁总是无法抹去,唤醒我的依然是那历史的沧桑以及童年的快乐时光。

  

  

  

   作者简介

  

  

  

   王维新,山西沁水人,事业单位任职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