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河边的瓦拉纳西》之五

狼牙诗词 2021-04-19 08:54 阅读:95

  《恒河边的瓦拉纳西》之五

  

   原创 娥眉 在词语里诞生

  

   瓦拉纳西的黄昏,嘈杂,拥挤,却波澜不惊。夕阳中浮舞的灰尘们不用担心迷路,因为,每一条崎岖破旧、迷宫般的小巷,最终的方向都是——恒河。

  

  

  

   恒河岸边的达萨斯瓦梅朵河坛那高高的祭台上,婆罗门祭司的队伍还没有出现,只有乘风飘来的零散的花瓣,用一种视死如归的平静,等候着这三千年以来从未停止过的恒河夜祭。

  

  

  

   传说,远古时代的恒河是一条桀骜不驯的河流,肆意的洪水经常祸害两岸百姓,是印度教大神湿婆用自己的功力驯服恒河,让恒河从自己的头发上缓缓流过,使恒河水为百姓所用。人们为此感激湿婆,将恒河视为圣河,夜夜在河边祭祀。恒河不能倒流,命运无法逆转,但是三千年以来风雨无阻的夜祭,却始终沉在时间的最底层,从未改变。

  

  

  

   随着天色渐暗,人潮从各个方向纷纷向河坛聚集,准备聆听夜祭中神的教谕。几乎转眼之间,空荡荡的河岸变得人山人海,却安静肃穆,充满了庄严的气氛。

  

  

  

   夜幕降临,古老的音乐和鼓声缓缓响起,高大的祭台上撒满了金色的花瓣,七位身着金色华丽神服的婆罗门祭司站成一排,个个身材高大,宝相庄严,举手投足都透着一种高贵而神秘的气质。在印度,所有的祭祀仪式,只有婆罗门家族的人才能主持,也只有婆罗门祭司才会吟唱古印度语的梵文。

  

  

  

   婆罗门祭司们单腿跪取各种法器,然后起立面向恒河祭拜,再转向四周依次祭拜。祭台四周的油灯被依次点燃,手执法器的婆罗门祭司在缭绕的烟雾中翩然起舞,吟唱着古印度语的经文,悠远漫长,恍如时间的沙漏骤然倒悬,将我封闭于三千年前的古老时空。

  

  

  

   祭台上空串串铜铃的脆响,如列队飞翔的雁群,密集成行,各守其位,在疾速的飞驰中没有脱离一只;然而,又亲疏有别,独立成篇,配合着祭司们不同的舞蹈、不同的祈祷词,变化出不同的节奏。

  

  

  

   嘹亮的号角吹响了,炫目的烛火更加明亮,传承了三千年的湿婆圣火,在宝塔形的法灯上被点亮,映照着夜空。婆罗门大祭司站在祭台中心,焚香祈祷,吟唱经文。众信徒也纷纷双手合十,同声合唱经文,献给圣河最高的尊崇。

  

  

  

   瓦拉纳西,简直像一块巨型的琥珀,将三千年以前的印度文化,原滋原味、严丝合缝的挟裹至今,在过去的三千多个365夜,无论风雨雷电、政权更迭、世事变迁,恒河夜祭总是随着铜铃声、祭鼓声、吟唱声,如期而至。我身边这群现代的婆罗门祭司,跳着与三千年前的祖先相同的舞蹈,唱着与三千年前的祖先相同的神曲,供奉着与三千年前的祖先相同的神灵,献祭出与三千年前的祖先相同的食物。这每一天每一场的夜祭,都赋予了瓦拉纳西——这块巨琥一次全新的华彩,一次神灵的附体,一种生命激情的穿越,一种千山万水的承诺。

  

  

  

   朗朗夜空,星光闪烁。

  

  

  

   星光的意义只在于星光,而恒河夜祭中的火光,却承载了太多的神意。当看到身边那一张张虔诚的面孔,看到信徒们向圣河中倒入牛奶、倒入蜂蜜、倒入面粉、倒入鲜花,看到一盏盏河灯载着放灯人的心愿,缓缓的随着恒河水远去,那种神圣与信仰的力量,令我深深震撼。我也买下一盏小小的河灯,虔诚的点亮它,默默许下心愿,放入恒河……

  

  

  

   宁静的恒河,瞬间变成了繁星点点的银河,它载着无数明亮的河灯,载着无数放灯人的心愿,几乎成为连接神界与人间的天河。在这里,每个凡人,都有机会寻找自己生命的本源,寻找那个问题的终极答案: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哪里去?

  

  

  

   是的,瓦拉纳西,这是一个神灵的王国,这里星光璀璨,这里白鸽飞翔,这里有千年流传的古老祭词,也有恒河万年奔腾的自由欢歌!

  

  

  

   那么,重返现实的我,当面对一些现实中实在无法做出选择的时刻,该如何选择?

  

  

  

   我想,我会选择善良,永远选择善良——只有选择善良才永远不会遗憾,才不会在午夜梦回时心惊肉跳,或者深深后悔——当时,我明明可以那样做,为什么没有?

  

  

  

   其实,信仰并不一定是信奉某种宗教,而是坚守内心的一种力量,一种说服自己的媒介,一座能承担住自己的重量,并能引导自己从此岸走向彼岸的桥梁。

  

  

  

   信仰的力量,仿佛黑夜中的恒河,貌似盲目汹涌,但总有一种无形的方向将它引入远方。这种力量,仿佛隐藏于地层下的翻腾炙热的岩浆,一旦需要突破,就能爆发出摧枯拉朽的勇敢。人人都有无奈之时,只要有自己的信仰,那些焦虑绝望,那些撕心裂肺,都能在崩溃的边缘寻找到自我救赎的出口。

  

  

  

   今夜,我在恒河的岸边无语凝噎。

  

  

  

   令我动容的,不只是这种千年夜祭形式上的美,而是一种预见到了终将消逝的结局,依然热烈狂舞的悲壮;一种黑暗惊悚之后,依然泰然处之的淡定;一种千帆过尽,依然保持纯真的美好,一种惊心动魄,却无限接近幸福的瞬间……

  

  

  

   每个人,都需要学会放下,放下怨念,放下过去,用自己的方式与生命中曾经的千山万水一一道别,以一种体面的、明亮的、庄严的方式。

  

  

  

   我,在恒河里放下了一盏河灯,也在这里放下了我。

  

  

  

   这里,就是在恒河边守了三千年的瓦拉纳西。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