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仙女”的幸福时光

狼牙诗词 2021-04-16 08:09 阅读:136

  “七仙女”的幸福时光

  

   作者:陈江南

  

   2008年夏,巧、谢谢和我同时调入监狱服刑指导中心,从事罪犯心理咨询工作。迎接我们的,是分管咨询的兰兰副主任的微笑与拥抱。当年年底,蔡蔡调入。加上之前已在中心工作的维维和纲纲,一共七位美女,人称七仙女!

  

   七仙女各有所长:谢谢和巧妹是中学教师转岗,每期《江北论坛》杂志的校对都少不了她俩;纲纲是计算机系毕业,办公室电脑出现小问题,都由纲师傅解决;兰兰和维维是监狱心理咨询战线的元老,悉心对我们这些新手传帮带。中心工作的宣传任务,则由平时爱爬格子的我承包。

  

   七仙女中,年纪最长的是谢谢,最小的是蔡蔡,年龄落差近二十岁,可大家工作上并肩战斗,生活上互相关心,办公室总是充满欢声笑语。都说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多,但我们之间却极少扯皮拉筋,反倒把心理咨询这台大戏唱得风生水起,留下了许多难忘的回忆。

  

   难忘一起下监区咨询的情景。监区车间、民警办公室、会见室……我们为服刑人员提供一对一咨询,为方便男警警戒,彼此相距不能太远,大家各人自扫门前雪,尽量排除周围谈话声带来的干扰,用心倾听,为服刑人员化解心结。咨询结束后,便是争先恐后迫不及待地讨论各自刚才的咨询。说得多的自然是新手,这次咨询自己哪方面做得还不错,哪方面没能解决问题。对新手的热情,兰兰总是不遗余力地鼓励;对暴露的问题,她也总是不厌其烦地督导,新手们也竭尽所能地互相支招,毫无芥蒂。每逢这个时候,隔壁教育科的同事们就笑我们,说幸好办公室是顶楼,不然我们叽叽喳喳的声音要把屋顶掀翻!

  

   时间一天天流逝,那些年所做的咨询案例,很多都成了各自笔下的写作素材。五年时间,每周我们轮流坐桩,向监狱内刊《江北周讯·新生版》心理健康导航专栏供稿,很多稿件还上了省局《新生周刊》以及司法部《黄丝带》杂志,教育、吸引监内甚至外省服刑人员积极参与。

  

   难忘一起开展团体心理辅导的情景。那时候团辅活动经常在夜间进行,兰兰为了设计方案熬了很多夜,而我们拉上窗帘,关窗闭门,卷书当话筒,互审语调的抑扬顿挫,仅‘刷’地一下脸就红了这句话中的刷字,蔡蔡就练了几十遍,耳根子都练红了,大家才从中找到感觉,彼此都服了气。为了当主导者,从未登台的纲纲和蔡蔡虚心跟着我从头学起,台步走了上百遍才觉上台有了底气。为了告诉服刑人员虽历经磨难但自身价值不会变,纲纲在家将一百元现金的道具又是揉搓又是踩,让不明所以的家人以为她在拿钱撒气。那晚团体咨询后,在冬夜的寒风中,我、蔡蔡、维维跺着发麻的双脚,等待返城的士冻得瑟瑟发抖。还有三监区的那残月如钩的夜晚,在念读该监区一名服刑人员稿件《母亲的长寿面》后,我们特意给当天过生日的他送上一份惊喜——生日蛋糕,台下的叫好声和掌声自发响起。在二监区团体咨询的那晚,小产没几天的纲纲执意参加,她老公将车停在高墙外默默守候,活动现场,我们都在心里为她竖起了大拇指……

  

   难忘在一起的休闲时光。那年三八节,公园里我们与花争艳;那年四月,从监号咨询出来,无边春色撩人眼,臭美的心情一来,几个女人索性午饭都不吃了,路边玩自拍嗨得欢天喜地;那年夏初,七仙女午间租的赶往江陵江边铁牯牛公园,至今办公桌上我们与铁牯牛的合影笑得灿烂无比;那年盛夏,西瓜进办公室,我们纷纷学谢谢先抢上两块,再在顶尖处各咬一口,一张张无害的笑容丝毫不觉斯文扫地;那年秋天,我们携夫带女到谢谢沙市新房,满桌子的菜肴让大家唇齿留香,大快朵颐;那年冬天,半梦半醒之间,美容院我洗面的床前,兰兰手捧自己刚做好的饭菜突然出现,温婉的笑容、热乎乎的饭菜,勾起了我的午间食欲……

  

   如今七仙女已各奔东西。

  

   维维纲纲调到邻近监狱,巧和蔡蔡调到其他科室。今年深秋,谢谢到了退休年龄。

  

   新同事不断加入,气氛依旧和谐,工作依旧忙碌,时光依旧温馨。下监区咨询时,常不由自主回想起七仙女曾一起走过的日子,那段一起战斗、一起成长、一起欢笑的幸福时光驻足在我们每个人心底,抹不掉也挥不去。

  

   (作者陈江南是湖北省江北监狱民警)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