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轿夫的耳孙 》 作者-耿德亮

狼牙诗词 2021-04-16 08:08 阅读:121

  《轿夫的耳孙 》 作者

  耿德亮

  

   文/耿德亮

  

  

  

   尤三,三十多岁,是相南县县委书记潘海潮的专车司机。人,挺精明,潘书记把他当作儿子看待。尤三也抱着这条粗腿,走路眼睛也朝天上看,一般就是副县长,他也不理不采你。孬人好人都有几个狐朋狗友,尤三的一个朋友,原是财政局的股长,靠与尤三的关系,连升两级当了县财政局局长。

  

  

  

   这天,正是周日。潘书记已去省里参加省委党校举办的培训班。尤三,有了闲时间,傍晚,便约财政局杜局长喝酒。俩人找一偏僻小酒馆叫几个菜,推杯换盏喝起来。口子窖两瓶见底,尤三,酒兴未减,还让杜局长再开一瓶,杜局长舌头喝大了:"三,三,三果(哥),我,呜呜呜呜!喝…不…行…了"。

  

  

  

   尤三红着脸骂道:"你,你,狗日的疼酒,还,还,还得喝…!"。杜局长扒在桌子上,"呼呼呼!"睡着了。尤三,傻笑着把酒瓶打开,自斟自饮起来:"狗日的,的,酒量不,不,不行吧!酒量不长,职,职,职位,位,不长…!狗日的,的,还想当,当,副,副县长…,副……!"尤三也扒在桌子边,像死猪似的呼噜起来…。

  

  

  

   尤三,仗着县委书记的势力,也很霸道,一次县长让他送一个亲戚去淮北市人民医院。尤三说:"林县长,你给潘书记说了吗?"。"没说!这事,老潘能体谅,他还省委党校学习呢!"。"不行!我沒有时间…!"尤三大摇大摆走了。一次,他父亲打电话说:"昨晚咱家的狗让人给毒死了!"。尤三二话没说,直接拨县公安局长的电话。局长说:"喂!谁呀?有事打公安局办公室电话!"尤三气愤地骂道:"谁!我是你爹!尤三!…!"。陆局长听说是尤三,唯唯诺诺:"噢!三弟!啥事你说,好好!狗被药死了?马上让刑警队赶去侦查……!"。

  

  

  

   陆局长放下电话,摇了摇头。尤三,得势时有些猖狂,也有不得势的一天。一年后,潘书记调往山东省担任青岛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恰好,林县长升任县委书记。相南县委、县政府机关精简人员,这时,尤三慌了。一周往林书记家跑三次,林书记明明在家,他老婆推说,林书记不在家。两个月后,县委办公室主任通知尤三说:″尤三弟,我也没有保住你。县常委会研究决定:让你去县农委办公室当勤务员。这还是林书记提议才没有让你下岗"。尤三听后,一脸苦笑,暗暗叹息:"真是客走茶凉啊!"。

  

  

  

   晚上,老婆带儿子回娘家了。他又找杜局长喝酒。杜局长推说,晚上局里召开人事会议。其实,杜局长是有意撇开关系。尤三,想来想去,再也沒啥朋友了。独自一人在家喝了一斤多白酒。迷迷糊糊躺床上睡了。不一会儿进入梦乡……。

  

  

  

   他不知不觉走进了一座古庙,见一个和尚慌慌忙忙迎上来说:"主持得知你来,已备好斋饭,请跟我进后院用斋"。尤三莫名其妙,跟和尚进了斋房。只见一老和尚上坐,桌上摆了几碟素菜,几碗粥放在周围,既无荤腥又无酒。老和尚抚白须微笑道:"尤三耳孙,老衲不说你也不知道,吾乃你祖先也。明朝未期,吾相南县令轿夫矣。

  

  

  

   跟随县令多年,颇得县太爷赏识。这年,家乡遭水灾,百姓缺粮,饿殍遍野。为救故里父老乡亲,三次向县令谏言赈灾,终感动老爷,开仓放粮,救了家乡万余人性命。百姓感德,送"万民伞"达京城,老爷得皇恩升迁宿州知州。吾,善德感上苍,寿八十而终。不料,尤家十代后出你这不孝之徒,仗县主之势,狐假虎威,不分尊卑,强势凌人,败了尤家门风。一小小驾车司机,古之轿夫也!何得势如此猖狂。如今,福泽将尽,落一个难堪下场,恶有恶报哉!因吾造福乡邻,死后被阎君赐为庙首。

  

  

  

   汝这孙儿,快返阳间洗心革面,以全尤祖之德!"。继尔,忿忿道:"如恶性不改,祸至也!"。一甩道袍随起一阵飓风,将尤三刮至半空中,又徒然下落。尤三失声大喊:″摔死了!摔死了啊!"。

  

  

  

   此时,老婆从娘家已回,听尤三大喊,忙开灯观望,只见丈夫满头大汗,骂道:"死鬼!做了恶梦吧!"。尤三醒后,连说:"奇怪!奇怪!"。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