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汇】齐丕志传奇

狼牙诗词 2021-04-16 08:07 阅读:156

  【故事汇】齐丕志传奇

  

   齐丕志,齐氏十六世人,生于清朝末年。大清帝国在咸丰、同治、光绪三朝,正是急剧走向腐朽没落之年、衰败多事之秋。外有蛮夷列强杀戮抢掠,其鹰武鹅罗时时寇边。内有贪官污吏横征暴敛,有官逼民反的起义之师。也有一些乘机作乱的地皮流氓,还有那杀人放火祸害乡民的土匪流寇。官军疲于奔命,往往顾此失彼。各地为保平安,则纷纷组织团练。那时候,咱们这里就是以白浒庙为中心,组成了白浒屯团练。团练的领头人就是齐丕志。

  

  

  

   说起这个白浒庙,位于齐庄村东北方向约二里处的柳杨河边。原本就是一座古刹,因年久失修,破烂不堪。到了明代以后,有白滩、大韩营、周湾、赵湾、冯湾、王湾、齐庄、李湾和任营这九村共为结社加以修建(周、赵、冯原为三村,加齐庄、王湾俗称西五村。连同韩、白、任、李共九村。由于这九村地处湍河下游与白河的交汇处,故名为下九村或后九村)。庙宇乃几经兵火,屡毁屡修最后一次修建是在同治九年,由道士赵知义倡导,九村人在多方赞助下捐款所重修(记载见于同治九年白浒庙复修记之碑文)。

  

  

  

   再说这个结社,原本是一种民俗。早先的人们为了防野兽、防洪水,抵御外部入侵。后来演变成防土匪,防盗贼,抗拒水火天灾,由一村或多村人自由联合,结以为社。既有互相帮助的义务,更有互相救援的责任,共同来做对大家有益的事情。故社火、社戏不只是一种口头传说,更是一种社会活动。说白了就是大家捐点钱,共唱一台戏,共同举行一次焰火晚会。社火多选择在正月二十三夜晚。相传为火神祝融氏的生日来举行。多以火势壮观,观众众多造成一点小火灾,如火星烧着了某位看客的裤子、鞋子等为趣味佳谈。要说这结社,民间既有习俗,国家予以认可,在现今国家的宪法中也常常提到人民有结社、集会言论、出版自由等。

  

  

  

   再说这白浒庙,原来修建的很好,五脊六兽,甚是壮观:有飞檐,有回廊,拱斗雕梁。有厢房,有廊房,对厅楼阁,直甬殿堂。殿角挂铃铛,风吹自然响。正殿供奉夏禹王,西敬关帝,东祀文昌,还敬着土地、财神牛马王。东边的柳杨河古道,发源于歪子西北之鸭子滩(另有一说为柳堰渠,在上庄乡马集西北与北柳堰渠相通),南北蜿蜒数十公里,常年流水不断。隔柳杨河与桃花庵遥相观望(呼应)。是故有白浒庙八景观之一的庵居诵经之一景也。具传说是古尼姑庵前,有一大片桃树林园,每当春暖花开的时节,在红艳艳的桃林中辉映着那青砖蓝瓦的尼姑庵院,自有一番诗情画意。正是:春三二月天,桃花映古庵。老尼诵经卷,小姑学坐禅。这就是传说中的桃花庵。此庵毁于明末战乱,遗址就是今日所称的庵坡地也。据传说古庵中原供有菩萨、老母等娘娘塑像。被毁之后,当地人民念念不忘,每每提及,总觉遗憾!故清同治九年,在白浒庙重修时在对厅西阁楼中特为三尊娘娘重塑金身,再添香火,使得那些个善男信女们心念有所依托,神灵得以祭拜。

  

  

  

   白浒虎庙西原有一条新野县城过急湍街通往邓州、镇平的官商要道(此道早已被毁无存)。路西有一千年古桑,非几人不能合围,树荫能遮蔽一亩多地。庙前有一口古井,井水清凉甘甜,到了夏天,烈日炎炎,田地中干活的农夫,官道上过往的客商,来到庙前的古桑树下,歇脚乘凉,饮水止渴,十分惬意。为了方便行人,庙中的老道人因瓦罐常被碰破,就用一个做法事用的大木梆子,着绳子栓了,系到辘轳上,以供往来之人打水喝。常有众人围井争饮,故名曰古梆争饮。后因道士抽鸦片,卖庙田,财散人逸后,古梆开裂,有积善之人用一竹节替代古梆,故又称为古井争饮之古景也。傍晚时分,站在庙前的月牙道场上(约有一亩多地,供庙中道士做法事用,也可作练武操场)向西望去,在夕阳的照射下,湍河中船帆片片,如行云流水般飘飘远去。故名曰夕阳帆照,同为白浒庙八景之一。

  

  

  

   庙前的大桑树在一九五八年大炼钢铁时(另一说为一九五六年合作化时)被砍伐,自此白浒庙那古桑夜话之古景便永久性不复存在了。非常可惜,如今是遗迹不见,唯遗址尚存。

  

  

  

   若沿官道向东南二里就到了柳杨河有西向南最后一个转弯处,这里便是原下石桥之所在处,同为白浒庙八景之一的石桥垂钓之古景观。据老人们相传:这座下石桥原是一座简易便桥,常被洪水冲坏,后来有一位叫做白勛的白滩白氏先人,看到人们在通行时不是绕道就是涉水,非常艰难,便积德行善,慷慨解囊,购置石料所修建(如此修桥补路者,当为后世所敬仰)。继续东行,路北有白浒庙八景之一白凉飒飒的白凉树,远近闻名,树高挺拔为方圆十余里之最。此树粗约数围,高十几丈。即使地面上无一丝风动,空中那飒飒之声也响彻半里(此因树大招风也)。再往东行,直到联合口渡,淯水、湍河相互交汇,碧波荡漾,粦光闪闪,此乃新野县古之八景的淯水湍波也。

  

  

  

   白浒庙后为军队所毁(另有一说为日寇所炸毁)。前人曾传说,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汤恩伯曾在庙边上石桥下躲避日寇飞机的轰炸。在此次轰炸中日寇飞机先炸汲滩,又追炸西赵庄,后炸白滩河下,数十条民船被炸毁,炸死炸伤船民多人。此为日本帝国主义侵我中华,杀我人民又一血债也。

  

  

  

   以上所叙,看似闲话,实为故事。古迹损毁不遗,深以为憾。故不惜笔墨纸张,烦述前人所见所传,使后人得知。若是本地古迹不毁,景观尚存,又何必远山观仙境,海外求佛佑呢?

  

  

  

   罢了,罢了,都是闲话,擱过不提。

  

  

  

   只说光绪年间,是土匪丛生,天下纷争,为了防匪防盗,咱们这九村中,但凡年轻力壮之男,皆为团练乡勇,日间操训,习武练功。夜晚巡逻打更,以保平安。本村人(齐庄)齐丕志就是该社团练之头目。用现代话来说就是民兵武装队长。当时南方传来警讯,说是有一伙江洋大盗,不法之徒,杀人恶魔,假借红头反之名,流窜到角门以南之黄泰寺中,驱走僧众,盘踞于庙宇,以为匪患,四处抢掠,只搅得民不聊生,一日数惊。

  

  

  

   一日,操练结束后,齐公丕志训话。他首先肯定了大家都武功进步和纪律严明。接着又讲了匪患盗贼之危害,灭匪防盗之必要。其大意就是:灭火灾当在初发之时,除匪患当趁其立足未稳,实力尚小之际,先发制胜的道理。众乡勇听后,群情激昂,人人摩拳擦掌,个个争先恐后,纷纷要求前往参战,剿匪平叛,为民除害,力保平安。

  

  

  

   丕志公见号召既成,大伙儿响应。于是与众乡勇约定:次日前往黄泰寺剿平反贼。到了第二天早上,大伙儿手持着梭镖、长矛,身背着弓箭大刀,雄赳赳气昂昂来到白浒庙前的月牙道场上,齐刷刷地排齐队伍,打着白浒屯团练的队旗,丕志公在前,众乡勇在后紧随,直抵周湾渡口。可这里只有一条渡船,又有士农工商正两岸待渡。大家见了恐误战事,居然徒步涉过湍河,大步流星一般向西南方向赶去。当队伍走到承恩寺前边时,正南方传来了一片喊杀声,众人定睛看时:但见黄泥岗上,蓼儿洼前,十几个头裹红巾,腰缠褡裢的悍匪,一溜儿排开,正手持器械,与前来追捕的官兵进行着一场生死大搏斗呢!

  

  

  

   丕志公见状立刻说道:各位乡勇弟兄,现今既已到此,断无回头之理,大家要紧束衣带,准备开战。格斗中仍然使用咱们练兵中的老方法:以三敌一,滚动杀出,一人对敌,二人掩护,三人共进退,一个不落单,前后相关照,左右互连环。闻鼓声则奋勇向前,直导敌阵。听锣响即交替掩护,撤出战斗。

  

  

  

   正说话间,从西边官道上,走过来一群官兵,赶着车仗,簇拥着一位头戴红缨帽,身披绿战袍骖下青鬃马,手执大砍刀威风凛凛的将军急驰而来。

  

  

  

   那位将军在马上高声喝道:呔!你们是干什么的?持刀携枪,莫不是想要造反吗?丕志公急忙走上前去,用手指着旗子说道:我们是白浒屯团练的,在下齐丕志,是该团练的领队。昨日得到消息,下江过来的红头反贼土匪军,已占据黄泰寺近十日,四处抢掠,杀人放火,扰乱我地方清平。我团练众乡勇一致决计前往平贼呢!不料刚走到此,忽听得有厮杀之声,本领队刚刚做了战前训示,正欲前往助战,剿匪平叛。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