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风】窗台上的野瓜

狼牙诗词 2021-04-16 08:07 阅读:139

  【散文风】窗台上的野瓜

  

   窗台上养了两盆花,一盆是落地红,一盆是吊兰。不曾想,落地红的叶花丛中,竟然钻出一株西瓜苗。夏天都过一半了,怎么会在碗大的花盆里长出这东西呢?实在猜想不出种子的由来。但既然长了,就不能当作杂草一样拔掉。多养一株西瓜秧,多一份期望,也不错。

  

  

  

   因此,对窗台有了更多的关注,特别是心闲气定的时候,安静地坐着,安静的浇水,眼里心里都增添了更多的绿意,也增添了更多的念想。瓜秧长的很快,三天时间,它就把头探出花盆,并越过护窗的钢筋,钻到空荡荡的半空中了。忙把七岁的小女儿喊过来,抱她站到凳子看,没怎么见过瓜秧的女儿,忍不住伸手抚摸叶子。

  

  

  

   瓜叶怎么烂了?没烂。瓜叶就是这样的花叶。咋和别的叶子不一样呢?豁豁牙牙的,大概是为了保持水分吧?!不是豁豁牙牙,是长的像花儿一样,……啥时候结瓜啊?长大就结瓜了。那啥时候长大?你天天浇水,很快就长大了。孩子的兴趣难以持久,第一天浇水十几次,第三天,一次水也没浇,到第四天午后,瓜叶开始耷拉下来,枯萎的样子,像是要死去了。

  

  

  

   花盆的土太薄太少了,存不住水,也没什么肥力,炽热的夏天蒸发量太大,而秧苗本来就不怎么旺盛,经此挫折,竟然开起了花。这是秧苗早熟,是为了自身生命的延续,提前生育啊。这可是一种可怕的自杀行为。赶忙浇水。一个小时后,叶子又支棱起来,恢复了生机。再看秧苗上的花朵,一次连开三朵,金黄色,指甲盖一样大,笑脸一样仰着,亮着,与落地红的水红色花朵差不多大,一黄,一红,一个成堆,一个排行,又与绿叶相辉映。挺美的。

  

  

  

   叫女儿来欣赏,她看电视的眼睛,连斜一下也没有。一直到雌花开放,黄豆粒大的小西瓜,一身绒毛地隐隐出现在叶柄根处,女儿才闻声跑来,在我手中的指引下,认出了西瓜的形状,立马兴奋的要去捏弄、抚摸。西瓜毛摸不得,一摸就落了。女儿生气了,转身离开。这个瓜胎没有保住。女儿还是不依不饶的我没有摸,它还是落了。哼----------瓜胎为什么会自己落呢?这是一个大问题。它是主枝瓜胎为什么会自己落呢?这是一个大问题。它是主枝瓜,离根部才二尺远,不缺养分啊?对了,莫非是没有传粉?这窗台虽然是三楼,不高,却是下临街道,闹哄哄的,蜜蜂和蝴蝶自然不敢飞来。不能传粉,这瓜秧岂不是白养了?趁着无瓜胎,又将瓜秧编席子一样,在护窗的钢筋上,一道里,一道外将地藤缠绕起来,省得它向外生长,将来结瓜了,吊在半空。

  

  

  

   瓜秧开始分岔了,在最初的三片叶子的根部,各长出一个芽,弯着头,向不同的方向生长。这可不成,会分散养分的。狠下心,掐掉了一个芽儿,再掐,下不去手了。想着,不知哪一根枝上会结瓜呢?多一个支,就多一份希望。第二个瓜胎出现了,还是在主枝上。这一次吸取了教训:摘一朵雄花,亲吻着朵雌花的花蕊,算是完成了人工传粉。和我猜想的一样,这个瓜成了。二天时间,已经长的和枣子一样大了。忙喊来女儿。女儿果然兴奋起来,看着凭空出现的小西瓜,她又是喊她妈妈来看,又是要拍照合影,还一定要发亲戚朋友显摆显摆。最后,又提出,瓜儿这样吊着,不舒服,得给小瓜儿做一个家,要让小瓜儿安安稳稳地睡在床上长大。

  

  

  

   这个要求不过分。一家人又开始翻箱倒柜地找适合的东这个要求不过分。一家人又开始翻箱倒柜地找适合的东西:塑料袋、旧衣服、旧手巾,一件一件排除,最后选中一个红色网袋,又截出四根小绳子,分别绑住网袋的四角,再自下兜住小西瓜儿,在护窗上一个角一个角的绑牢固。这下,小西瓜儿真的是躺在吊床上生长了。从楼下仰观我们家的窗户,绿瓜秧缠绕,红袋子吊在半腰。景致也太独特了。瓜没有我想要的那样长的大大的,两手抱拳那样大的时候,就不怎么长了。还有些歪,有一半不发育。这是没有传好粉的原因吧?

  

  

  

   听说,把食用油倒在瓜秧根处,结的瓜会像蜜一样甜,就将抽烟机的节油器的废油倒在秧根部。这是唯一的肥料。我们坚持要种出绿色食品,平时,只浇自来水。前年在唐河旅游的时候,曾在荒草里发现了一个野生大西瓜,那瓜啊,水多,沙多,糖多,皮还薄,好吃到啃瓜皮也沙甜沙甜的。我们就是要养出这样的西瓜。今天,八月二十五号,立秋已经过半个月了,我们决定把瓜摘掉。这当然要交给女儿去做。她爬上凳子,从红网袋里摸出西瓜,有小碗那么大。她抱着,却不能拉断瓜柄。就腾出右手去撕扯瓜秧,左手把瓜搂在怀里抱紧,一咬牙,一瞪眼,一使劲,摘了下来。

  

  

  

   跳下凳子就抱着去给她妈妈看。又放到菜案上,拿起菜刀,切掉一片儿。红壤,熟了,看着还挺沙。又扶正瓜,又切除一片来,中间最好的部分,又一切为二,装进盘子里,端出来分给我们。她吃两片边际处,中间的两大块分给我们。她自己用小铁羹匙挖着吃。全过程都录着像,一家人吃的郑重而且快乐。吐出的瓜子,保存到冰箱里,准备留在明年种。我们商定,明年一定要种出更好的西瓜。对了,这个西瓜是啥味道的呢?我自己记不清了,问女儿,她只说好吃。

  

  

  

   作者简介:马富海,新野一教师。微信名,马。爱好旅游,钓鱼,看书,作文,吟诗,独坐,睡懒觉。床上日月长,梦里天地广。视睡好觉是重要的事,别的无所谓。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