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的“只言片语” - 黄传安

狼牙诗词 2021-04-16 08:07 阅读:70

  大学的“只言片语”

   黄传安

  

   作者 /黄传安

  

   早上在去教室的路上,走着走着总觉得左高右低,我不时低头看着脚,因为我第一反应想到的是我的腿会不会一个长一个短。放学后我又经过这段路,仔细一看才发现不是腿的问题,原来是路面有点坑洼不平。回过神来,这时才发现学院的枫叶全飘落了下来,变黄了也有半红着的。还有的叶子像蜷缩起来等着破茧的蚕躲在柏油路上。叶子很脆,踩到上面会发出一种吃薯片的咔嚓声。由此,我想秋天真的来了吧。

  

  

  

   我这儿的天气有点奇妙,昨天六点下课我走出教学楼,抬头一眼便看到一片蓝紫色的天空,有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既视感。我心想今晚应该会下雨吧,就匆匆去食堂吃了饭,回来再看天,发现它恢复了原先的面目。只是比以往暗淡了些。都说六月的天孩儿的脸,说变就变。到了十月十一月,它应该是变成了老顽童了吧?

  

   从高中起,我便觉得最理想的早餐是一块面包或三明治,再来一杯绿茶或热牛奶或咖啡就完美。早晨不喜欢太油腻的东西,像绿茶、茉莉花茶则刚刚好。可是,我也想剥一个鸡蛋喝一杯豆腐脑。或把鸡蛋煮熟,再捞出来去壳,向碗里撒一点白糖,鸡蛋放进去接一杯开水就好了。这样也不会因为鸡蛋吃多了唇干口渴,真是又满足又快乐。

  

  

  

   很早很早的时候我就想把学校里生活的那些鸟儿身上的羽毛一根根拔下来,让它过不了这个冬天。学校在郊区,我每次吐槽它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毕业之后再也不愿意来了。然而,从去年开始这些鸟儿就告诉了我这里不是鸟不拉屎的地方,至少它们从字面意识上纠正了我的思想错误。于是,在我晒的鞋上、晾的毛衣上、袜子上。现在更是可恶,在我的内裤上都留下了它们的气息。我甚至想把它们抓起来关进笼子里,再拿颜料把它们身上的羽毛染绿色,让他们更贴近着大自然。也代表了我对它们的原谅。

  

   我还在想是不是到了秋天,所以最近就特别想吃薯条、炸鸡之类的东西。嘴巴很馋,看书坐久了就想站起身子来,绕着寝室走几圈,戴上耳机听听歌,走到阳台前看着风吹叶动的声音,再从抽屉里拿出什么东西塞到嘴巴里嚼嚼,不一定是饿了想吃东西,有时只是纯粹为了吃才去吃。

  

  

  

   小时候特别羡慕别人家有牛奶喝,傍晚六点左右,会有人骑着小车,把空瓶子带走,同时还会带来新的装满牛奶的瓶子放进镶嵌在墙上面的方形的盒子里。我觉得他们的瓶子还要回收很有趣,看到别人家门口的瓶子真的很羡慕。这种羡慕一直保留到大学,现在我在超市看见老酸奶仍会停下注视几秒,有时候会走向前拿上一盒,有时停下几秒便走了。

  

   昨天回到寝室,室友问我跑哪儿了,我说出去吃个饭顺便买了件衣服回来。室友调侃我说可以呀小伙怪有钱。我忍不住也调侃他一句,我只是买了条裤子,又不是去4s店提了辆车回来。言毕,包括他在内的仨室友都笑了。前段时间室友拿到驾照,看了好几天虎哥说车的视频,直到这几天他才消停下来。我记得他兴冲冲对我们讲他有张一千的优惠卷,我问他那你还差多少钱,他说还差五十多万。诚实地说,如果不是经济条件不允许的话,我真的怕哪天早上室友不动声色地跑了出去,下午回来,车钥匙往桌子上一放,清清嗓子来一句,哥几个今晚出去吃饭?我刚提了辆车带你们兜风去。

  

  

  

   中午下楼去食堂吃饭,刚出寝室楼我就看到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她穿着灰色宽松的卫衣和一双白色的老爹鞋,手里拿着奶茶一边咬着吸管,一边小心翼翼凑向前走。大概一米五几的样子,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似乎都要融化掉了。我想,就像我在知乎里看到的话一样:少年郎的肩膀,就该这样才对嘛,什么家国仇恨,浩然正气的,都不要急,先挑起清风明月、杨柳依依和草长莺飞,少年郎的肩头,本就应当满是美好的事物。

  

  

  

   我记得去年冬天的某个早晨我起床在公众号里翻到了一篇青年作家巡展的文章,介绍了一位曾获台湾林语堂文学奖首奖的青年作者。他的小说尚未细看,在林语堂三字停留了下来。初读林语堂的书《人生不过如此》时却是四五年前的事情了。散文,唯钟情林语堂的小品文,周作人和林清玄的文章。高中的时候和同学开玩笑说林语堂和周作人我是见不了了,好在林清玄我还有机会。在我读大一的时候,作家林清玄应邀来到河南大学金明校区举行讲座和读者见面会,可惜我错过了见面的最后一次机会。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上周五早读我想起一位很久没有见面的老同学,趁着老师不留神的功夫我打开微信飞快给她发了一条消息,她回了我,说吉隆坡这儿的天气很奇妙,恨不得瓢泼的大雨,天空一角却是悠悠闲闲的蓝天白云。配了两张图,如果她没有告诉我这儿是在下雨,我真的以为玻璃上的是露水。后来聊了两句我就在心里想你要去早餐嘛要上课了嘛要去图书馆或做PPT嘛,总之,你要有事情就快去做嘛,别担心会冷落到我,我不介意的。等了一会终于收到她的一条消息:一会有课,下次再聊。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你终于要上课了。其实我很想和她说说话,在高中她是唯一一个和我有共同语言的同学。她很漂亮,浓眉大眼,我记得有一年她留着齐刘海,是属于看一眼就会让人觉得赏心悦目的那种。她驾驭得了各种颜色,红色,在她的身上艳而不俗。为什么有的人长得那么漂亮,我一直想问她。后来在网上看到一个回答,说长的漂亮的人都是前世积德行善、不讥他过、不嫉妒、不怨恨,从而修来的福报。我想也该如此,毕竟相由心生嘛。

  

  

  

   今天在朋友圈看到一张图片,不知是谁在公园的长椅上放了一束花,黄的非洲菊紫的石竹,最后用英文报纸包装花束。长椅上坐着一个翘着二郎腿的潇洒男子铜人像,这束鲜花的位置则刚好是男子目光所及的方向。是哪家的男孩在这里盼望心爱的姑娘,还是哪个女孩等不到心仪的男生失望而归呢?不过没有关系,我想迟到的他看到这束鲜花时自然会明白。那么朋友,你在公园里看到了这束鲜花不要惊讶,它等的有缘人便是你呐。

  

  

  

   作 者 简 介

  

   黄传安, 1998年生,河南固始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