凋零在封建社会的花朵——童养媳

狼牙诗词 2021-04-14 09:36 阅读:174

  凋零在封建社会的花朵——童养媳

  

   从小就听奶奶说过,封建社会人们的生产、生活不仅被禁锢在愚昧无知的桎梏中,更让无数的女人处于水深火热的痛苦深渊。

  

  

  

   小花就是生长在那个时代。她长得眉清目秀可爱乖巧,在八九岁时母亲就由于劳累和饥饿过早地离开了人世。父亲不会操持家务,也没多少挣钱的门路。生在那个贫穷年代,家里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整天都在饥饿煎熬中度过。

  

  

  

   小花爹看着日子实在难过,就把小花卖给离家很远的一个有钱的人家做童养媳。一来换俩钱自己度日子,二来好歹小花能有口饭吃,总比跟着自己没吃没喝好。小花爹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他并没认识到,自己亲手把苦命的女儿小花塞进了万丈深渊。

  

  

  

   小花看爹给她送给了陌生人家,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凄惨地嚎叫着:爹,我听话,我不吃东西,你别把我送给别人,我帮你干活……可是在那个男尊女卑贫穷愚昧的封建时代让人的心会变得铁石一般坚硬,小花的哭声没能感动穷困潦倒的爹,她被那买主强行抱走拽进了那个陌生的家。

  

  

  

   小花就这样被她爹卖了,换了几个可怜的糊口钱。小花年龄太小,到了有钱的人家,那饭可不是好吃的,成天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不说,小小年纪就承担起操持全家几口人的饮食起居和日常家务。她被未来的婆婆调教得像一头不知疲倦的小毛驴。每天鸡叫头边就要起床推磨,小小年纪那有多大力气,但是还要咬紧牙关去推磨,她年岁太小,虽然很尽力,但还是不能像毛驴那样轻松地把面粉磨出来,经常因磨不出面粉而受气挨骂。

  

  

  

   小花连毛驴都不如,有时候主人还心疼毛驴,给毛驴休息时间,给毛驴梳毛打滚,小花却不能,她磨完面还要担水、做饭、洗衣。一大家子的衣服都要小花一件一件地搓,一个人拼命地洗,不能混乱堆放在一起洗,洗好晒干,每个人的分清整理好,尽管做得很认真,还是要遭到白眼呵斥。做好饭还要盛好放在桌上等着婆婆、公公、姑子、少爷吃饭,她只能站在旁边可怜巴巴的看着,等全家人吃饱喝足了,剩下的残汤剩菜才是小花的活命吃食。小花稚嫩的小脸经常是一脸的胆怯,无助的眼神颤畏畏地看着那些高高在上的压迫者,两只小手紧紧相扣着,默默等待着残羹剩饭,默默听任那些无端的指责。不时还要被大姑、小姑挑刺辱骂,骂她笨猪,只会吃饭不会做事,这里不好,那里不对。婆婆的眼睛瞪得像要爆出来似的,脸子拉得像长白山。恶狠狠地叫着小花:过来。一把把她拉近身边,上去就拧小花的脸,再用手指对着头狠狠地戳两下子。公公也没好脸色,一副大老爷的样子,这些买来的下人在他眼里根本不是人。少爷一摔筷子不吃了,还要斜上她两眼,有时还要踢上几脚。小花吓得哆哆嗦嗦躲在墙角边,常常是等别人吃完了她才能吃点稀汤烂菜,饭后的一桌狼藉她还要一个人慢慢收拾。吃完洗完,她还要把每个人的房屋收拾得干净整齐。做完家务,就跟着婆婆学做针线,刚做时,小花的手经常被扎破刺伤,她还得忍着,不敢叫,也不敢哭,做衣服纳鞋底都要一样一样地学,学得慢了就要被婆婆臭骂一顿:你这个造粪机器,笨死你了,要你好干啥,这么简单的活你就学不会……眼睛还恶狠狠地瞪着小花,再用手指往小花身上狠戳几下,稍不如意,就用纳鞋底子往小花头上一顿狠拍。只吓得小花一声也不敢吭,只管咬着嘴唇,怯怯地低着头在暗处啜泣。

  

  

  

   小花就是家里买来的保姆,小小年纪已承担了不该承担的责任,一朵幼小的花蕾却见不到阳光的温暖。她像一颗孤零零的小草,独自在野外随风飘摇,随时都会被寒风吹倒。她的世界里没有阳光,她独自在黑暗里行走,她感到很冷,她每晚独自在被窝里流泪。她想妈妈,她想有个温暖的臂弯,她想有个亲人说话,她想自己的家,她害怕这冰冷的世界,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也不敢跑,在那个黑暗的社会她不知道去哪儿,她的灵魂被封建恶魔摧残吞噬着,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她默默承受着,挣扎着,她看不到未来是什么样子,她不知道她在这个家庭的身份,她每天感到恐惧和无望。她在无助中艰难度日。

  

  

  

   在她十三四岁时,才有了自己的身份,那就是真的成为人妻了。说是为人妻,其实就是一个没有地位的小婆,或者说就是一个奴隶,永远没有出头之日的奴隶。她的责任却更大了,要担起妻子的责任,要听丈夫的话,充当丈夫发泄私欲的工具,要听全家的指挥安排,还有大婆的刁难,不是多了温暖,而是走向了更大的磨难。

  

  

  

   小花懵懵懂懂地做着妻子的角色,依旧是小心地伺候着全家,可还是避免不了劈头盖脸的拳打脚踢,经常被丈夫无端指责打骂,身上是紫一块青一块没有好地方。干一天的活,婆婆、公公、丈夫一不高兴,连饭也不让吃。她只能怯怯地躲在角落,独自落泪。她多么希望上帝能给她一个幸福温暖的家,可那只是一种梦想,现实总是那么残酷。

  

  

  

   小花盼望着过好日子,想着未来或许会有改变,她想着外面的天总会变蓝,春天的花总会开的鲜艳。她梦想着丈夫会成为一棵能为她遮荫的大树,她梦想一个温暖的家……可这小小的愿望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南柯一梦。

  

  

  

   那种严重的封建意识深深地种在那些剥削阶级的心里,他们根本没有把穷苦人家的孩子当人看。

  

  

  

   日子一天天的在煎熬种度过。有一天,小花在田里累得筋疲力尽,回家做饭晚了,丈夫拉住头发劈头盖脸就打。小花没有还击之力,她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狠狠地摔出了好远,她眼冒金星,四肢无力,昏倒在地,像一只可怜的小狗,自生自灭,无人问津,等她醒来,她拖着疼痛的身躯绝望地向门外走去。也许此时她才轻松下来,她想找一个没有压迫,没有暴力的地方。她望着那浑浊的天空,一步步走向村外,径直走向村外一个众人吃水的水井方向,她站在井边流着泪一头栽了下去。

  

  

  

   她结束了小小的生命,一朵含苞的花朵,就这样在暗无天日的世界里凋落。

  

  

  

   谁会怜惜这美丽的豆蔻年华?

  

  

  

   天空依旧没有阳光,团团乌云像发怒般地翻滚着,风疯狂地呼啸着,想要把这世界掀翻,想要吹散那遮日的乌云,让每一朵小花能在灿烂的阳光下尽情地开放。

  

  

  

   作者简介:焦玉霞,河南新野人。喜欢与文字为伴,安静里在纸笺里流淌生活的点点滴滴。把四季花开花落装进自己的小册里。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