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歌

狼牙诗词 2021-04-12 08:50 阅读:77

  蝉歌

  

   蝉歌•吴春梅

  

  

  

   娇阳似火,滚烫而浓烈。暑气牵着夏荫丰腴的衣角,随风袅袅婷婷。树林荫翳,青叶翠蔓缠绕,光影闪烁其上,远远望去,似有无数金色精灵跳跃舞蹈。

  

   晴烟冉冉,风移叶荫动。蝉鸣乍起,流响出疏桐,万籁若收声,惟余蝉歌缭绕,声振林樾,抑扬顿挫,不绝于耳。

  

   从来没有一种生物,能似蝉这般,生命不息,歌吟不止。也没有哪一种虫灵,声动震天,歌鸣轰地,惊退万虫争战气。

  

   沂源的夏天,烈日炎炎,雨水却丰沛。雷雨来的急切,去的也匆忙,翻云覆雨手,大抵是这样的吧。阳光雨露,催促着小城植被疯长,垂柳绿云缭绕,法桐越发肥硕,连水中的田田荷叶也丰盈了许多。秀木佳荫,百草丰茂,郁郁葱葱,也就多了些许因时因景而生的虫灵。

  

   不过,属于夏日的昆虫,似乎大都怕热,酷热时多潜伏,只在暑气减弱时才冒泡。譬如青蛙,隐蔽于清凉的水底,倘有雨声响起,才会在池塘草丛里,喂哇—喂哇—地合奏一曲空山新雨。水草茂盛的沂河水面,确也常见蜻蜓成群结队,上下翻飞,偶尔点水理妆,波光里的艳影,总会惊的看表演的鱼儿狼狈逃窜。就连鸟儿,也会寻觅高大碧树,藏于繁茂绿叶间,减了啾啾。唯有这蝉鸣,既不循环,也不枯燥,天气愈热愈张扬,暑气越浓越高亢。

  

   蝉之幼虫,于暗无天日的地下,依靠树根汁液滋养,经历数年时光,凤凰涅磐般忍受四次裂变疼痛,只为了在第五次蜕变时刻,金蝉脱壳,羽化成灵,生一双飞翔羽翼,飞到她的身旁,把黑暗里发酵成陈年佳酿的心音,畅快淋漓地唱给意中人听。

  

   独步天下的蝉歌,是黑暗里开出的玫瑰,表达的是爱如潮水的火辣激情,是一曲情的乐章,是一首爱的战歌。这未加雕琢的原生态歌吟,单调节凑里融合着柔婉,率性音符里浸染着情愫,是喧嚣尘世里的一溪清流,前尘隔海,青苔印痕。

  

   蝉歌声声。知了—知了—声声妙音如珠,绵延成缱绻情诗。知了—知了—句句钻进心海,绽开灿烂桃花,朵朵都是柔情似水,佳期如梦的期盼。

  

   蝉歌亦是禅歌,唱的是生的感慨,情之了悟。知了—知了—,绮年旧梦里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的天涯望断;知了—知了—,寻寻觅觅中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殷切渴盼;知了—知了—,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极而泣;知了—知了—,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的心满意足。

  

   这痴情虫灵,一曲缠绵爱歌,将刻骨的透明情思,流淌成石上清泉,涓涓潺潺,无遮无掩,回环婉转。从矮小灌木,唱到高大树梢,从清凉河岸唱到宽阔街道,从炊烟袅袅乡村唱到车水马龙闹市。在晨曦里、烈日下、夕阳中,甚至于夜半清风里,或自吟自鸣,或一呼百应,或清音嘹亮,或呕哑啁哳,一曲三叹,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唱得天地万物失音,惟余此歌。

  

   若我为蝉,也会在树香沁鼻,润碧苍翠的夏木里歌唱。不唱为爱痴狂,不唱你是风儿我是沙,亦不唱最浪漫的事,只一曲感恩的心足已。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

  

   感谢红尘里转弯,你是我最美丽的遇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