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你吃过搅团没有

狼牙诗词 2021-04-08 08:08 阅读:184

  不知道你吃过搅团没有

  

   搅 团

  

   文/黄土粒(陕西)

  

  

  

   不知道你吃过搅团没有,我现在一提起它就不由得直咽口水。

  

   相传搅团是由诸葛亮发明的。诸葛亮当年在西祁屯兵的时候(西祁就是今陕西的岐山县),久攻中原不下,又不想撤退。因士兵清闲无事,又吃腻了普通面食,于是诸葛亮就发明了这道饭食。大慨因为带兵打仗之故,当时把这种饭叫水围城。

  

   在我小的时候,由于物质匮乏,口粮严重不足,母亲常常用各种杂粮和野菜来补充。最能饱腹又好吃的杂粮饭就数搅团了。这种饭不但做一次可以吃几顿,而且还可以做出多种吃法。那时我家做的最多就数玉米面搅团了。

  

   因为上有年迈的爷爷,下有我们姐弟妹五个,家里共有八口人,母亲常常一次就用大黑老碗锅做一大锅。我长大一点时,常常帮母亲做饭,持别是打搅团,最少要两个人合作才可以。

  

   每一次我先把锅烧热,给锅底擦上油,然后才添上一锅水。等水侥开了再舀出一瓢开水备用。这时母亲一边将和好的小麦面和好芡倒进锅里一边用长长的擀面杖搅着。这时侯锅里的饭稀稠才跟平常的糊涂饭差不多。等锅里烧的溢上来后,一边细细的撒着面粉一边搅着。这时锅底下的还得小火烧着。人常说:搅团要得好,全凭使劲搅!打搅团可是个力气活,到后面越打越稠,搅起来也越费劲。这时就要有人来轮换着搅。勤劳善良的母亲个头高大,干活也很舍力气,每一次几乎都是母亲一个人搅。我只是在边上撒面粉,偶尔才替母亲搅一小会儿。就那一小会儿也搅得我满头大汗。母亲舍不得让我多搅,那一小会主要是为了让我′体会一下稀稠。现在想想真是惭愧,也要感谢母亲让我参与体验,让我现在也成了打搅团的一把好手。

  

  

  

   搅团搅好之后,顺着锅边踅上适量开水,用锅铲将溅在锅边上和粘在橄杖上的饭铲进锅里,再用撖杖插底将锅里的饭轻划开盖锅烧火。母亲怕我掌 握不好火喉把饭烧焦糊了,就自已用小小的麦草火一慢慢地悠着。而我则是摘菜剥蒜。剥好的蒜放任碗里用蒜棰捣成细细的蒜泥,在上面放上辣椒面、五香粉,籽麻粒,用炒菜勺就着锅底的小柴火将油烧热,嗞啦一声,煎油泼在蒜碗里,顿时,满村子都闻得着油泼辣子和蒜的香味。再炒一勺菜花,菜花一般都是春夏用韭菜冬季用青蒜苗或者葱,反正都是味道很典的菜。蒜泥里兑上提前和好放凉的盐开水,还有母亲自己酿制的粮食醋 ,一碗调搅团用的汁子就成了。大约半小时后搅团就熟了。揭开锅盖,先用饭勺背面将锅里的搅团研着搅匀,再舀出一盆拿漏鱼鱼用的锣锣漏进一大盆冷水里,做成鱼鱼,再舀一盆倒在案板上,用菜刀刮成一公分多厚的片,最后才在一个个碗里舀上热乎乎的搅团,准备吃水围城。

  

   热搅团碗里浇上调好的蒜汁,汁子上面一蕴着红红的辣椒油,漂着星星或黑或白的籽麻,中间再抄上一筷子碧绿的菜花,哇,看得人直流口水。有时候馋得急了,一口 热搅团吃进嘴里,烫!囫囵吞进肚里,烧心!我的妈呀,烧得人一时捂着个心口蹴成一团不敢动了。等缓过劲来才记得 沿着碗边小块小块的夹着蘸上汁子慢慢的吃。一碗热搅团吃完,盆里的鱼鱼也因为换过冷水而凉透了,也稍稍结硬一点了。这时捞一笊篱控净水倒进碗里,放上菜花浇上蒜汁,再挖一勺油泼辣子放上搅和搅和,呼噜呼噜,三下五除二,很快碗就见底。

  

  

  

   因为爷爷和父亲爱吃浆水鱼鱼,每到复天母亲就用芹菜泡一罈酸浆水,吃鱼鱼的时候就放上些剁碎的酸芹菜,浇上一勺浆水,那个酸、辣、爽!到现在还回味无穷。那时也许是正长体的原因,加上贪嘴,每一次吃搅团都是吃了两碗还想吃。案板上晾的搅团一般要过人半晌才能凉透。这时用刀把它划成小片,一片一片拾起来摞在盆子里下顿再吃。一般都是凉拌或烩着吃。那时候能买到的蔬菜种类很少,吃稀饭时就常常用凉拌搅团当下饭菜。烩搅团时就下点野菜。春天的时候一在田里挖点荠菜或着撅些苜蓿。母就把这些野菜炒上用来烩搅团。黄灿灿的搅团,绿油油的野菜,再配上鲜红的辣椒,呀,馋死人了。我总觉得搅团咋吃都是美味,香的太!每一次,搅团吃饱了,锅里的锅底也炕干了。由于母亲火候掌握的好,锅底烧成黄灿灿的锅巴,一提起来就是一个完整的砣。玉面锅巴吃起来酥酥脆脆的。锅心郜位火色有点重,吃起来更是有一种焦香的味道。

  

   母亲做的一手好饭,打出来的搅团又筋又光,漏成的鱼鱼长长的,盘在水盆里就像一盆拉条子,看着都诱人。很少有人能把搅团打到她那样的水平。每每都有相好的伯母婶婶们端着碗来要,有一半是为了给怀孕害口的嫂子们吃的。

  

   土地包产到户后,粮食产量提高了,细粮都吃不完,杂粮面就不太吃了。母亲打搅团的次数也就少了。弟弟也很喜欢吃搅团,曾经因为谗的紧了,就跟亲说:妈,你给我打一锅搅团,留给我一个人吃。把全家人都逗笑了。

  

   现在大家的生活富足了,市场上的食物也非常丰富了,但搅团依然是我的最爱。不过现在很少吃杂粮面,大多都是用小麦面粉打搅团。麦面打搅团更费劲,孩子们更喜欢吃更筋道的面条拉条子,所以就很少打搅团, 有老公闲在家里的时候才隅尔做一次。有他做苦力搅搅团,打出的搅团更细腻,更筋道。说来也怪,我跟老公吃饭偏好不同。平时他午饭和晚饭只吃面条,而我则喜欢吃米饭和其它一些花样的饭食,唯独对搅团都是一样的喜欢。

  

   我本人喜欢热闹,偶尔也邀来三两个妯娌,大家合力打一锅搅团,再邀来爱吃搅团又不会做的两个妹妹一起边吃边聊。大家在一起分享自己做的美食,其实也是一种享受。享受之余常常慨叹,要是父母还健在,能吃上我为他们打的搅团该多好。遗憾之余就把自己做的搅团送给伯父怕母们或者邻里老人一些,只当是给自己父母吃了。

  

   不说了,越说越馋人,净咽哈啦水了,喊隔壁嫂子跟我打搅团去呀。

  

   今天中午请你吃搅团。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