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儿 - 她是她,我是我.

狼牙诗词 2021-04-08 08:08 阅读:160

  蝶儿

   她是她,我是我.

  

   原创:墨上尘事

  

  

  

   已是午夜十二点了。

  

  

  

   窗外没有月亮,黑乎乎的。他也还没有回来。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我已习惯。只是,毫无睡意。

  

  

  

   伸手拿起一本书,内容早已看过。我要看的是她的照片。她,一个民国女子,张爱玲。

  

  

  

   袭着一身素锦旗袍,烫着一头时髦的卷发,梳在脑后,绾了个髻。微微低着头,连眼睛眉毛也低着。唇膏的颜色很鲜艳,犹如刚刚从伤口里淌出的血。戴着玛瑙色的耳环,大大的,像在耳朵上趴了一只铜钱大的蜘蛛。

  

  

  

   她说,她要为她心爱的男人低头,低到尘埃里,在尘埃里开花。即便有一朝被辜负了,那也要决绝地萎谢,决不委身向谁,决不的。

  

  

  

   呵,一个冷傲疏离的女子!

  

  

  

   已是凌晨一点了,他还没有回来。

  

  

  

   他有着好听的名字,但我喜欢喊他冷漠。因为冷漠,所以,冷漠。

  

  

  

   合上书,环顾四周,高瓦数的白炽灯把房子照得透亮,窗外还是黑乎乎的。我的房子就像一座孤岛,飘在夜的海面上。张爱玲也爱点着灯睡觉,高瓦数的。

  

  

  

   他回来了。

  

  

  

   放下公文包,趿了拖鞋,准备去洗漱间。

  

  

  

   冷漠,你知道张爱玲吗?

  

  

  

   我要知道她干什么?

  

  

  

   那我告诉你有关她的故事呗。

  

  

  

   我要洗澡了。

  

  

  

   我等你回来。

  

  

  

   拜托,我累了,要睡觉呢,没时间!

  

  

  

   ……

  

  

  

   很想去上海看一看,那个她出生的地方。隔了近一个世纪,当年的上海滩应该面目全非了。可是,毕竟那里曾留有她的气息,她的身影。也只有到了那里,我才能从某种意义上觉得距她的灵魂最近。虽然我知道,她不屑我去访她,当然,访了她她也不会见我。——如果她还活着,如果她还在上海。

  

  

  

   但很快我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她并不念旧。她是个无情的人。民国的烟雨她可以抛弃,上海的风华她可以抛弃,她要漂洋过海,她要离群索居,她要一个人,一个人随心所欲地飘零。

  

  

  

   她活得多么有勇气!

  

  

  

   是的,她活得有勇气。而我,活得倔强。倔强,就是不妥协,不迁就,不违背初心。所以我活得孤独。当然,她也是孤独的,她活得孤独,死得也孤独。

  

  

  

   ……

  

  

  

   冷漠,今天是你的生日,我要送一份特别的礼物,××饭店见。

  

  

  

   我没时间。

  

  

  

   你来吧,绝对让你不枉此行!

  

  

  

   当我写下《离婚协议书》里最后一个句点时,给冷漠打了电话。

  

  

  

   呵,窒息的婚姻,不要也罢!

  

  

  

   ……

  

  

  

   他如约而至。

  

  

  

   当然,我没有欣喜,即便他一直的爽约已是司空见惯。

  

  

  

   冷漠,你知道张爱玲吗?

  

  

  

   我要知道她干什么?

  

  

  

   那我告诉你她的故事呗。

  

  

  

   这就是你所谓的特别的礼物?

  

  

  

   那倒不是,在给你礼物之前,想让你听一听她的故事。

  

  

  

   我没时间。

  

  

  

   好吧。那你签字吧。

  

  

  

   我拿出协议书,递到他面前。知道你一直就想要这张纸,今天我给你送来了。

  

  

  

   他狐疑地看了看我:你终于舍得了?

  

  

  

   是。

  

  

  

   那个张爱玲告诉你的?

  

  

  

   我骨子里的张爱玲告诉我的。

  

  

  

   嗯,你确实像那个无福的女人。他拎好笔盖,扫视了我一眼。

  

  

  

   她怎么无福了?

  

  

  

   被爱的人抛弃,最后嫁个老头儿,不是无福吗?

  

  

  

   是啊,我们的无福,是你们男人成全的,你们男人真伟大。我笑着瞟着他。

  

  

  

   他还是那么好看,如初见时一般无二。深邃的眼眸里永远都藏着一汪深蓝的泉。好似只要他愿意,一个凝视,就能把你淹在那里不思动弹。他定是没料到我会这么说,突然嘎了口。过了好一会,才换了副温和的口吻说:湄儿,你不应该自比张爱玲的,你应该学一学林徽因,学一学林徽因的甜美温婉,那才是男人爱不释手的。像张爱玲这样的,又冷又好强,哪个男人受得了?

  

  

  

   我干嘛要学林徽因?就为了要得到你们男人的爱吗?那多可悲,都不能做自己。

  

  

  

   湄儿,你真的要改一改了。

  

  

  

   好啊,带我去见一见你的杜若呗,我照着她的样子改。我无邪地笑着,把眼光打在他的脸上。

  

  

  

   他好似吓着了,声音明显地打颤: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

  

  

  

   你梦话里喊的呀,一口一个杜若,一口一个杜若,喊得我都不好意思听了,哈哈哈。

  

  

  

   冷漠窘得不知所措,满脸通红,良久才说:是我背叛了你,可是你要知道,我是真的受不了你的性格。

  

  

  

   那你们就受得了林徽因那样的?边上站着个徐志摩还不够,还有个金霖岳虎视眈眈的。既然林徽因好,为什么梁思成说他并不幸福?反而晚年的婚姻让他觉得踏实,觉得像个男人?

  

  

  

   这便是他的贱处。

  

  

  

   张爱玲说,一个女人,再好些,得不到异性的爱,也就得不到同性的尊重,女人们就是这点贱。

  

  

  

   她不知道,也许知道只是没说,男人也是有贱的。比如那危机式的爱情,一群男人围着一个女人,看看谁会是最后的征服者。这时候的女人不是女人,是围猎场里供男人消遣的猎物。可怜的人儿,还在那儿洋洋自得,觉得自己其实有多么厉害。

  

  

  

   冷漠,你知道在张爱玲眼里婚姻是什么吗?她说,婚姻是长期的卖淫。呵呵,这世上,只有她张爱玲,敢说这种话,一针见血,入木三分。不过,我的婚姻不是长期的卖淫,而是长期的守寡。

  

  

  

   ……

  

  

  

   自由了。

  

  

  

   如她,清心寡欲的活着,不为人知的活着,漫不经心的活着。她是她自己,我是我自己。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