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林】绝招

狼牙诗词 2021-04-08 08:07 阅读:86

  【小说林】绝招

  

   文/赵文俊

  

   兴宛市创建省级卫生城市活动,在市政府的强力推进下,正如火如荼地在市区范围内开展起来。

  

  

  

   按市政府创卫办的通知要求,全市各行政部门、企事业单位,都要积极响应市政府的号召,认真做好门前三包工作,确保门前市容、环境卫生、设施设备和绿地整洁有序,为兴宛市创建省级卫生城市工作增砖添瓦,发挥应有的作用。

  

  

  

   市文教局接到市政府创卫办的通知后,马上召开局机关全体人员会议,及时传达了市政府的通知精神,并就文教局创卫工作统一了思想,制定了目标,明确了任务,划分了责任。主管领导洪局长也就文教局创卫工作提出了具体要求。于是乎,一场创卫活动在文教局机关上下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

  

  

  

   按理说,市政府分给文教局的创卫任务,理论上讲并不重,但却让洪局长头疼不已,原因是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在文教局大门西侧与市第二十小学之间的育才路南侧的人行道上,经常聚集着一群老头老太太们。这些老头老太太们,比文教局机关上班的同志们都来的及时。他们聚在那近百米的人行道上,喝茶、抽烟、聊天、打牌、唱戏、择菜等等,把整个人行道挤占得满满当当的,而且还经常随地吐痰,乱扔杂物,吵吵嚷嚷,大声喧哗,那好好的一段人行道,被他们弄得乱七八糟、乌烟瘴气的,简直就像一个农贸市场一样。

  

  

  

   这一状况,严重影响了所在路段的市容市貌,干扰了附近单位、机关正常的工作秩序,影响了附近居民的生活和过往行人的正常交通秩序。针对此乱象,大家早就是苦不堪言、怨声载道。附近的单位和居民,多次联名向市城管局反映情况,要求彻底治理这一乱象。

  

  

  

   市城管局接到群众的举报电话后,也非常重视,前后到现场执法了几次,虽好言相劝,但这些老头老太太们,这个耳根听,那个耳根跑,根本没当一回事,依然是我行我素,爱谁是谁。几番下来,弄得城管局执法人员也是无可奈何、苦笑不得。

  

  

  

   为什么城管局的执法人员手握城管执法大权,却不敢强制执法呢?明眼的人一看就知道,城管局执法人员心里面是有顾虑的。事实上,城管执法人员确实是有苦难言,他们担心,在这些老头老太太们中,不知道哪个患有高血压,哪个患有心脏病,若是在执法的过程中,诱发了某个老头老太太血管爆裂、心脏骤停的,实在是件太可怕的事情。大家心里都有一个清醒的认识,若是为工作而招惹上是非,摊上官司,实在是件得不偿失的事情。

  

  

  

   出于这一考虑,城管局执法人员,自接到市民举报后,虽然过来执法了几次,但也只能是蜻蜓点水般讲一些政策和道理,没敢采取强硬措施。久而久之,城管人员也只好睁只眼闭只眼,任其自由发展了。而过往的行人,见城管执法人员都拿这些老头老太太们没有办法,也只好见怪不怪,进而习以为常了。

  

  

  

   谁曾想,兴宛市的一场轰轰烈烈的创卫活动,把文教局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市、区两级政府领导在创卫工作推进会上,明确提出,要求文教局要以大局为重,知难而上,务必要采取有效措施,尽快治理育才路上这一严重影响创卫工作的顽疾,彻底恢复该路段的正常秩序和市容市貌,绝不允许这一乱点拖了全市创卫工作的后腿,给全市创卫工作抹黑,成为兴宛市创卫工作的罪人。

  

  

  

   文教局接到这个烫手的山芋后,综合分析了具体情况,认为想高标准完成市政府交给的任务,必须得找到一个协调能力强、能言善辩、思路清晰、性情温和、有化解矛盾能力的人选是关键所在。考虑到此,文教局坐机关的洪局长,把局机关科室长扒拉了个遍后,权衡再三,认为最佳人选非局办公室李主任莫属。一个原因是,按照以往的分工,局办公室负责打扫局机关大门口的卫生,负责文教局大门前育才路南边东西各100米内的门前三包工作,若把这项工作交给别的科室,怕有阻力;二是办公室的李主任,因工作性质的原因,整天和局领导们在一起,练就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铁布衫功,善于处理一些棘手的问题,有局机关十大会事人第一把交椅之美称。洪局长把李主任叫到办公室之后,经过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思想工作后,洪局长把这个看似简单,实则棘手的任务交到了李主任的手上。

  

  

  

   俗话说,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从洪局长办公室领受完任务后的李主任,是叫苦不迭,唉声叹气。面对局领导安排的任务,他感觉力不从心,就像面前摆着一只刺猬一样而让他无所适从、举步维艰。

  

  

  

   磨蹭了几天之后,李主任在主管领导洪局长地不断催促下,考虑再三,把先前制定的几套应对方案,以及到现场后要说的什么话,在脑子里虑了一遍又一遍之后,才提心吊胆,硬着头皮,来到局大门西侧聚集的那群老头老太太们中间。

  

  

  

   李主任来到这些老人们中间后,先掏出自己兜里的小苏烟,叔长伯短地敬了一圈,又对老太太们娘长婶短地做了一遍揖,才向老人们把自己到这里的目的说了个明白。他鼓动三寸不烂之舌,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从创建省级卫生城市的好处讲起,到市区两级领导下达的创卫攻坚命令,再讲到自己此次来,是受命于为难之时,实在是情非所依、无可奈何之举。说到动情之处,他喉头滚动,眼圈发红,嗓子哽咽,只差把自己的眼泪流了出来。

  

  

  

   面对围在自己周围、议论纷纷的老头老太太们,李主任心中暗喜,窃以为自己的思想工作做得是滴水不漏、天衣无缝,感觉离成功完成领导们交给自己的任务是越来越近了,一种成功的喜悦,从他的心底油然而生。

  

  

  

   李主任笑容可掬,态度和蔼,用他那充满期盼的双眼左右环顾,静待事态向着他预期的方向发展。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叽叽喳喳地一阵吵嚷后,老头老太太呼啦一声把李主任围到了中间。

  

  

  

   这个说:看你文质彬彬、西装革履、温尔文雅、满脸带笑的,原来是撵我们走的呀,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那个说:这地方是你们文教局的吗?人家城管局都不管我们,你们文教局算是哪一根葱啊?简直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这个又说:你们创你的卫,我们打我们的牌,我们是井水不犯河水,你们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完全是自寻烦恼。

  

  

  

   那个又说:我们一帮老头老太太的,招惹你们谁了?你们是见不得我们一点好啊。今哩这个撵,明哩那个赶的,你们嘴上打着创卫的旗号,心里也不知道有啥不可告人的鬼把戏呢,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啥好心!

  

  

  

   这些老头老太太们,个个是群情激昂,义愤填膺,是你吵我闹、吐沫星子乱溅,整个现场,一下子乱成了一锅粥。更有甚者,抡起手中的小马扎,欲向李主任的头上砸去。若不是李主任眼疾手快、动作敏捷,说不定会被马扎砸中,轻者会头破血流,重者会伤及颅脑,弄成个生活不能自理也是有可能的。这后果,实在是不敢想象啊。

  

  

  

   李主任见大势不好,慌张张如丧家之犬,急匆匆如漏网之鱼,也顾不得自己的领导形象,抱着头,逃也似地离开了现场。

  

  

  

   从现场逃回来的李主任,气喘吁吁地来到洪局长的办公室,一五一十地把刚才自己的遭遇报告给了洪局长。

  

  

  

   洪局长一听,大为恼火:这还了得!还有没有一点王法了?走!我去会会他们去。

  

  

  

   跟随怒气冲冲的洪局长来到现场的李主任,站在洪局长的身后,噤若寒蝉般不敢言语。

  

  

  

   见洪局长过来,怒气未消的老人们围了过来。一老头不客气地问道:请问你是哪位领导啊?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