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流水》一幅绚丽多姿的风情画

狼牙诗词 2021-04-08 08:06 阅读:104

  《倒流水》一幅绚丽多姿的风情画

  

   文/李婷

  

  

  

   花费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终于把郝秀琴大姐的鸿篇巨制《倒流水》仔仔细细地读了个通透。这是近年来,我能够坐下来从头到尾一字不落看完的唯一一部长篇小说。是什么原因着我入迷,让我把这洋洋洒洒的近三十万字、六十个章回的巨著收入囊中呢?因由当然是有的,每每打开书页时,它总会给我一种如饥似渴的诱惑力,吸引着我进入一种欲罢不能的状态。与其说我在读一部书,倒不如说是在欣赏一幅绚丽多姿的民俗风情画、或者感知一首荡气回肠的历史史诗更为贴切。

  

  

  

   当我掩卷沉静下来,慢慢咀嚼郝大姐这部大作的个中滋味,总感觉它有着诸多与众不同的独特意味。到底是哪里不同呢?窃以为,突出的特点在于场景恢弘,气势雄浑;构思巧妙,趣味横生;地域鲜明,风情迥异;语言美,个性强;人物特点鲜活灵动,具有较强的艺术感染力。能够始终吸引着读者按照她所构建的故事情节,一步步地深入下去。

  

  

  

   当我一翻开书面,清末民初年间的浓郁气息扑面而来。跟随着镜头的推进,两个走南闯北的山西汉子走进你的视野。由之,一条流淌的河水出现了,这就是本书的主题曲《倒流水》,当然,这是铁匠兄弟的幻觉而已。这种诡异的错觉,给以后的大场景作好了铺垫和伏笔。十山九无头,河水向北流,富贵无三辈,做官不到头的民间谚语,方才是这片土地的真实写照。郝大姐把塞北重镇隆盛庄安排在这种背景下悄然出现,显然是有着独特的匠心。其目的只是宏大篇章的一个序曲片头,以此来将舞台铺陈开来。伴随着剧情的发展,真正的场景大幕才徐徐拉开:《奔命逃亡路,妻女遭狼袭》的惊险恐惧;《旷野拾狼孩,蒙汉结同心》的本真属性;《危难遇贵人,重整铁匠炉》的巧妙环节;《逃离鬼门关,落脚隆盛庄》的民俗风情;《青砖四合院,拱门聚财主》的人物个性;《正月破五日,家家扫穷土》的塞外特征;《人间美少女,梦里俊郎君》的奇异瑰丽……一幅幅画页相互穿插,纵横交错的点、线、面,让郝大姐把人物、事件、情节安排得井然有序,相得益彰,构成了异彩纷呈的人物风情水墨丹青。牵动着我的心,走进了她所巧布的每一个画面中,去感受《倒流水》的灵性所在。

  

  

  

  

  

   体味着郝秀琴大姐精心烹制的这桌适合众口的别样时蔬,的的确确是一种独特的滋味。当你细细品尝时,可以说既有酸涩苦辣,也有美意甘甜。到了隆盛庄,就别怕饿死,没听说张皋隆盛庄,爬场好地方的民谣,一言中的,无须附加;再看这样的描写:许多老字号,都集中在这条街上,他们慢慢数算了一下,仅钱庄就有十多家。再看那铺面上横挂的各种招牌:义盛源、恒丰瑞、万义恒、庆春元、源丰永、广居兴、庆德元、义顺恒、义聚恒、德胜公、德聚公、德隆郁……令人眼花缭乱啊、小时候死了爹娘,讨吃来到隆盛庄,歪戴帽子趿拉着鞋,走东街来窜西巷。隆盛庄好地方,一条大街南北走,沿门挨户是商行……无须仔细琢磨,就能感觉出这条街道的繁华程度;正月十五是隆盛庄最红火热闹的节日,尽管一场大雪把整个庄子都覆盖了,但仍然挡不住人们喜庆节日的欢乐气氛。言外之意,自不必说;他们一个个骨瘦如柴,蜡黄色的脸,绝望的眼神,背上插着一根干草,那是出卖自己的幌子,几个桥伢子和南关来的人贩子做交易,当那些女人、孩子被拉上马车的时候,马桥街上回荡着绝命的号哭和呜咽,街头,传来瞎德子悲凉的小调:‘叫声二表哥,我想卖老婆,老婆跟我受可怜,穷光景实难过。大的七八岁,小的两三岁,谁要就给谁。设法逃活命。’当这幕场景出现时,我的鼻子一酸,差点落下泪来。当你浸沉于《倒流水》的意境之时,仿佛自己就是其中的一员,伴随着事件发展过程而律动着自己的情绪,被郝大姐营造的起伏波澜浪花深深地打动着心弦。

  

  

  

   小说的语言不但给人以在场感的氛围,还最能调动起读者的情绪,作为文坛高手的郝大姐,在这一点上运用得可谓淋漓尽致。当我听到卢百运和葒貅的对话时,鼻子总有种酸溜溜的感觉:这里有酸杏子吗?我好想吃啊。’‘葒儿,你看那一片一片的杏林子,杏花开始落瓣了,还能没有酸杏,秋天,那八台沟、饮马沟漫山遍野都长满了酸溜溜、酸梅子、油瓶瓶、奶瓜瓜的,你想吃什么我给你采撷去。’‘我现在就想吃酸杏子。’‘怎么突然想起吃酸杏子?是不是有喜了?’荭貅含羞而笑。‘酸儿子辣女儿。’…….没有多余的附加赘语,简单的对白就把事物的内容体现出来。银娥走了,一伙女人都瞅着她的背影,一个个长吁短叹:‘好水灵的媳妇,一棵白菜让猪啃了,怎么嫁了个阴人。’‘阴人有钱啊。’‘挣得都是黑心钱,要不养没屁眼的孩子呢。’‘儿女银钱天注定,命中无儿别强求,不知从哪抱养一个儿还让别人拐走了。’‘听说是三义店一个苏州妓女生的孩子。’‘这个妓女有来头啊。’不用问,一群老婆子舌头叽叽喳喳地闲扯场面,跃然纸上。‘他一直想娶我为妻,但我告诉他,我心里始终装着一个人,那就是孩子的爸爸,除非他死了。’她捋了捋鬓角被风吹乱的头发,‘在隆盛庄人的眼里,他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匪,但在我心中,他是一个义气的男子汉。’‘你一直不想离开这里吗?’‘眼下还没有这个打算,等我夫君有了消息,再做离开的打算。’‘假如一直没有消息呢?’‘我会一直等下去。’女人沉思片刻‘只是这个孩子,我必须送他到外地去读书。’‘外地?隆盛庄的高等小学已经成立许多年了,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学校的老师都是一流的。’‘听说了,学校再好,也不能再让儿子踏进隆盛庄一步。’‘哈哈,隆盛庄难道连一个孩子都容不下吗?’‘是的,隆盛庄能容下天南地北的人,但不能容下我的孩子。’从令子虚和荭貅的谈话中,两个人的关系,以及荭貅的心迹表露无遗。尤其当我读到‘蓝云,你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记得,是咱俩拜天地的日子。’‘你嫁给我也受苦了。’‘我心甘情愿。’‘今天咱们吃糕吧。我在南庙干活挣了几斤黄米,一家人能够吃一顿糕,让他和你推碾子推黄米去。’‘一点胡麻油也没有,吃素糕吧。’‘能吃上素糕就不错了,不是这批赈灾粮隆盛庄还不知要饿死多少人呢。’听着这般话语,没有其他的语言赘叙,仅仅是俩人的对白,就把情节和人物活灵活现的凸显出来。这不能不说郝大姐驾驭文字的能力已经是得心应手,运用自如,十分娴熟了。

  

  

  

   人所共知,无论什么文艺作品,情感是最能打动人心的要素之一,纵观郝秀琴大姐的这部大作,诚然她亦注意到了这一点。由之,一个情字自始至终贯穿其间,正因如此,才会赢得读者的共鸣。你看:弘铁匠看到可怜的大疤姑姑后,感叹地说:可怜的女人,这地方这么繁华,也有狼出没?言外之意,对狼扯疤生出无限的怜悯之情;紫云拉着银旺的手,‘走,咱们一起到马桥看红火去。’简单的一个动作一句话,俩人的情感一下子凸显出来;‘是不是你也想儿子了?’金旺摸着一条叫‘楞虎’的大狗这么说。人物一理,爱心释然;‘咯咯咯......’荭貅笑着拉住卢百运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这杏子是专门给他吃的。’这一模一说,把男女之间的情爱描绘到了极致;婴儿张大嘴巴,哇哇地啼哭不止,银娥紧紧抱着孩子,她想喂孩子几口奶,但奶水还没下来。简单的几句描述,母亲的舔犊之情不言而喻;和秦素告别,她那淡淡的回眸,在夏日里,摇曳出一个远去的梦,他手里攥着那块丝帛,心里揣着那只美丽的孔雀,双脚踏在那条悠长的青石巷。他的眼睛有点湿润,那块悬挂校门口的牌匾:‘北京京师大学堂’,越来越模糊。两位有情人的内心世界,在无言的画面中定格为炽热的情怀。类似这样的文字,通篇中比比皆是,读罢无不为之动容。

  

  

  

   以上说到的几个方面,只是《倒流水》中的冰山一角。像其中彰显人性以及自然属性的镜头,可谓无处不在。正是有了这些五彩斑斓的画面组合,方才使得本书具有了文学性、艺术性、哲学性、传承性、可读性等多个层面。正因如此,毫无疑问的体现出了其独具风韵的魅力所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