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雨

狼牙诗词 2021-04-08 08:06 阅读:165

  白雨

  

   肖瑶,作家,资深媒体人、纪录片导演、生活美学研究者。

  

  

  

   几乎是在进入房间的同一秒,雨下来了。

  

  

  

   因为之前未曾阴天也不见浓云,这场雨来得尤其仓促而莫名其妙。或者又是因为仓促,雨点愈发显出些不管不顾的暴烈来。正在把行李搁在地上还没来得及关门的她,立刻就被惊住了。

  

  

  

   她盯着窗户,紧闭着的。那里有一种完全不合情理的声音大戏正在上演,轰然、劲爆,好像随时都会有一只大头怪物破窗而入,又像是千万只重锤砸在钢板上。

  

  

  

   她呆立着,有点儿懵又有点儿怕,但想了想,还是伸手去拉窗户。那窗一经打开,声响便携着雨雾,万马奔腾着向她冲撞而来。她下意识地想要躲开,却只是缩缩肩膀,便站定了。

  

  

  

   她终于明白,自己房间窗户的正下方,楼下那间房的窗檐上,平伸出一面防雨棚。雨滴大且猛,雨棚又是塑料瓦楞材质,单是每一滴雨打上去的声响便如同敲鼓,更何况那些雨简直无法无天,横冲直撞,统统迫不及待地想要把自己砸下来。

  

  

  

   雨水实在太密太急,瞬间便在雨棚上升腾起一层水雾,这一层还没站住脚,下一层又扑身而下,紧接着又是一层……相比眼前发白发密的水雾更为惊人的,是那轰隆隆的声响,一排连着一排,从雨棚这一边砸向那一边,然后飞速掉头,又马不停蹄地从那一边直砸回来。

  

  

  

   在我们老家,这个叫做白雨。

  

  

  

   不知是雨声太大还是看得太出神,他什么时候站在身后的,她竟完全不知。他的房间在对面,此刻也正大敞着门。不过想必那边没有什么塑料瓦楞雨棚,所以窗户倒也开着,看起来却安静许多。风合着雨气,从两扇大敞着的门和窗之间穿梭而过。终于有些凉意了。

  

  

  

   远处的雷声像是想要赶上这场盛大的表演,翻着滚儿地奔涌而来。雨棚上所有凹下去的部分已经在短时间内蓄满了水,凸起部分则继续承受着雨水的重击,迸裂的水雾向周边恣意铺撒,也有一些溅入窗口,打在身上。

  

  

  

   她抱了抱肩,却始终没有搭他的话。在这个临时组建的采访团里,她甚至还没看清他长什么样。但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他是个旧相识。也是站在一臂开外的地方,不远不近;也是不怎么说话,安静淡然;身上也似有似无飘着洗衣粉味,清爽干净;左手扶在窗台上,手指看上去也很长,指甲盖上的月牙白又清晰,又饱满;也是看雨,看一场不管不顾的雨。一场白雨。

  

  

  

   只是,越是来势汹汹的雨,越是持续不了太长。几乎是在她一恍神的功夫,雨声开始偃旗息鼓。她眼见凸起来和凹下去的两条瓦楞间不再因水雾而模糊不清,被洗刷过后的翠绿色倒是慢慢显露出来。那从左到右又从右到左的水的冲撞,也在倏忽间变成了琴键上温柔的轻抚。

  

  

  

   不再有雨水闯进来。盛夏暴雨后,热气迅速升腾。像重整河山后的勇士,只待雨住,便迫不及待地反扑。

  

  

  

   她并不知道他在何时离开,当然最终也没看清他到底长什么样。身后有对面关门的声音,细小轻微。像她那一瞬间的恍惚,又像这场突如其来的白雨。来得快,去得快。

  

  

  

   现在,雨停了。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