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 经 意 的 日 子

狼牙诗词 2021-04-07 07:53 阅读:59

  不 经 意 的 日 子

  

   不 经 意 的 日 子

  

   文 /宁志芳(山西)

  

  

  

   北方,其实最深刻的还是绵长的秋日。树叶从浅黄到满地尽是黄金甲,到无边落木萧萧下,雍容而典雅地谢幕。北方的夏天短,日历上的立夏,对于北方似乎早了些,早晚的寒凉,直至夏至,甚至入了伏且慢慢热起来,短衣短裤也就一个多月,忽然一夜秋风紧,人们在不经意间还未好好品味夏的热情,就忙不迭地翻出长衣长裤来。

  

   在晨光微亮的早市,看见临近的老乡们小贩们从四面八方,大车小车地聚拢来,在生活区的一隅,划地为商。天光大亮时已经是车水马龙了,卖菜的,卖水果的,卖小商品的,卖早点的,这些不经意的日子在熙熙攘攘,叽叽喳喳中开始了。其实,日子哪一天不是这么过来的呢?北方人有储藏冬菜的习俗,自然在卖大葱大白菜的摊位前愈发的热闹,家家户户都会买几捆大葱,一把一把扎起来,挂在阳台外或屋檐下,享用到来年春天小葱上市。

  

  

  

   在街转角的地方,当然不是《非诚勿扰》节目的爱转角的经意中,是在接地气人间烟火的不经意中,一位身材修长,衣著干净的男子把一车竹制笼屉和篾条安顿下来,麻利地按大小规格摆放好,在金色的晨光中,安详地坐下来,抽刀破篾,优雅而从容,一些老妇人拥了上去。现代工业文明的不锈钢产品早已应用到日常生活中,可是还是有人怀念那些久远的物件。我不禁想起小时候来,母亲每隔几日就会用大铁锅架上竹笼屉蒸馒头蒸发糕,那渗透到吃食里的竹香,让我这个北方女子从小对郑板桥笔下的竹子有了一种神往,几十年后,慢慢开始行走,独坐幽篁里的曼妙荡人心脾,而经历了无数酸甜苦辣的味蕾还在念念不忘那过去的味道。这些发生在我们身边的那些琐碎,被我们忽视的风景,季节的变迁就这么不经意地流了去。

  

   不经意的日子,在主妇们看着上学的上班的匆匆离了去,发呆的目光里,是处红衰翠减,橙黄橘绿,时间怎么这么快就过去了,痴想着着桃红了 杏儿白,草儿绿了黄了又一年。不经意的日子,在孩子们披星戴月十年寒窗苦的点滴积累中,企盼着有朝一日从二丫引弟三虎华丽转身成MS张MST刘的涅槃重生。不经意的日子在工厂工人师傅焊花飞溅机器的轰鸣中,他们一辈子辛勤,一辈子奔忙,大国工匠默默奉献的精神,成为支撑三口之家的脊梁。不经意的日子在让满山桃花,金黄麦田汗水浇灌的农民心里,春耕,播种,秋收,二十四节气描绘着万卷青山绿水。

  

  

  

   午饭后,从母亲家回来,阳光温情脉脉地俯瞰着,我穿过回廊时,一位清瘦的婆婆安详地坐在那里,天青色小褂,玄色长裤,一双黑细绒的三寸金莲,出世般的安然。我禁不住停下来,祖母如果还健在,应该也是这个年纪吧。我细细端详起老人,目光一次又一次拂过她的脸庞,试图与她的目光有所交集,试图与她搭讪几句,可她始终没看我一眼,来来往往的路人也不经意她,她也无视从她身边走过的人,只是安然地望着不远处一从地雷花似笑非笑。也许她在想着她曾经如花的年纪。

  

   这位始终沉默的老人,让我对似水流年中每一个不经意的日子,有了一种感动和敬畏。每一个生命都会走向金秋,我羡慕起老人来,不知是否会有幸在她这样的年纪的从容。我们不管是怎样的人生,在别人眼里,或许是一番别样的景致。此后几日,每天经过回廊时,总想遇到她,可惜秋雨连绵,再也没再见到她。

  

   据说,在阿尔卑斯山谷中,在一条风景特别好的大路上,有一句标语:慢慢走,欣赏啊!对此朱光潜先生写道许多人在如流水 的世界过活,恰如在山中迎风,匆匆疾驰 而过,无暇顾及路边的风景,于是这丰富华丽的世界便成了无生趣的牢笼,这是多么惋惜的事啊!

  

   慢慢行走啊!不经意的日子如流水一般,缓缓地,静静地在我们身边流淌着,那些经过我们身边的人,看过的风景好好品味吧。如今十之八九的人们连走路也在刷着微信抖音,恨不得眼前直接挂个屏幕,科技让人愈来愈年轻了,也让有些人过早落伍了。可当被时间抛弃的时候,是否感觉,和时间一起慢慢变老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为生计奔波的须臾,闲坐 乌龙也好,喝茶小酌也罢,不用赶时间,夜落就知秋,花开就迎春。唱词里,杨柳临风,海棠无力,黄莺婉转,紫燕呢哝,不经意的日子里,不留心,也看不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