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风】今宵寒较昨宵多

狼牙诗词 2021-04-05 08:06 阅读:69

  【散文风】今宵寒较昨宵多

  

   文/南山

  

  

  

   已过寒露,秋像个步履蹒跚的老爷爷,手拄拐杖徐徐走来。经过前几天狂风的呼啸,阴云的笼罩,雨水冷冷落下。

  

  

  

   那一天,明明预报的是阴雨天,可一上午过去,仍是暖日融融、白光刺眼。我不由得脱下黑色风衣,露出白衬衣,沐浴暖暖的阳光,享受微风拂面的无边惬意,沉浸在青春岁月美好的回忆里。

  

  

  

   下午,蓝蓝的天空上白云朵朵,空旷、遥远,安逸得让人想进入梦乡。万物寂静,梧桐树的枯枝上还挂着金黄的叶子,虽然旺盛,却摇摇欲坠,不由让我感叹人生辉煌终凋零,心生落叶归根的情怀。路上的车慵懒似蜗牛,三三两两缓缓前行。不一会,冷风迎面而来,让我禁不住打了个喷嚏。梧桐树上的黄叶也瑟瑟发抖,有些依旧林立枝头,还有些已随风而去,在空中打着旋儿,久久不肯落下。我紧了紧风衣,唯恐在这瑟瑟寒风中着凉。

  

  

  

   匆忙赶至家中,我顿觉房间沉闷、光线昏暗,便打开窗户通风换气,哪知风呼啸而至,与我撞个满怀,眼见那天光早被寒风吹暗,乌云压势而来,气势汹涌。我只得无奈关紧窗户,打开明灯,泡杯暖茶,拿着书便躺在松软的沙发上享受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听到窗户咯咯作响,大雨滂沱,哗啦啦地下个不停。我望向窗外,只见雨水模糊了天际,朦胧了城市的轮廓,唯有霓虹灯忽明忽暗,如同求救信号一般。此夜难眠!

  

  

  

   早晨醒来,大雨已止,只听见屋檐下滴答滴答的清脆声响,我起身,顿觉冷风刺骨,真正感受到诗中所云黄叶丹枫客里过,今宵寒较昨宵多的那份凛冽寒意。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