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专刊】高荣丽:情深 不语

狼牙诗词 2021-04-05 08:06 阅读:83

  【七夕专刊】高荣丽:情深 不语

  

   撰文/高荣丽

  

  

  

   前几日,云海老师发来新作《花好月圆》,于是,珠帘半卷黄昏雨,和着一盏浅茶,品读着那月满花香的唯美光阴。感念云海先生精神明亮、有趣、阳光生动的灵魂,以及文中的美好光芒。随着岁月的增长,也深觉慢下来的生活唯有日常尘俗的东西最妙意与深情。无奈我于汉桑之城,风敲窗,淅沥空阶雨声恰似惊梦,回神处浮年萧瑟,孤一人,煮着过往,独酌着一杯凉。凭窗无语,再目尽天涯处,已是夜深人寂静。

  

  

  

   再忆起,那天义煊认真执着地要我给她讲美好的爱情故事。思想深处,循云烟彼岸繁花,皆是飘渺清歌,梦断芙蓉浦。于是我敷衍着也刻意着从国外文学名著《罗密欧与朱丽叶》讲到《简.爱》再讲到《费加罗的婚礼》,在义煊纯净若水晶的品性里,我只能隐忍着亦歌亦诗讲得云里雾里,似懂非懂中只想给她盈一些广视空间,人生中何谓爱情,皆由她成长中去获得领悟和定义吧。

  

  

  

   漫漫尘世,情不知何所起,一往而情深,生者可以死,死亦可以生!那些巨著经典,沉香如故。理想与现实,爱与恨,伤感心碎同时又曾拥有过……我们理应秉持做人的尊严,应有对命运抗争的坚毅,应有对爱情的歌颂与相信深信坚信……俗世中的现实人性,多么正面的人物,也会满口谎言,逢场作戏;纵使没有道德品行的人却也有着仁慈与善良的一面,不管生活多么的千疮百孔,但内心的爱情理该是纯洁与忠贞的。那个咏叹者优雅从容,修就一颗圆满之心能原谅宽恕着一切:是因为,缘于爱,人无怨便是德;是因为,包容深爱的人等于放过自己;更是因为,让人悲伤喜乐的生活终要去继续。

  

  

  

   缘于四十年代老戏迷的母亲,自幼就耳熟能详,那些感人肺腑可歌可泣的中国经典爱情戏剧。如《梁山伯与祝英台》《天仙配》《雷锋塔永镇白娘子》《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泪洒相思地》等等,那些故事让人唏嘘震撼,让人不觉泪满脸,让人心痛肝肠寸断,但从中唯独悟其不到所认知的真爱。自小更是对婚姻和爱情有着万般恐惧心的,我目睹着生活中,庄子里左邻右舍家庭中,土里泥里同床共枕,同一锅灶,共一屋檐的夫妇反目,恶语相向拳脚相加。我惊悚着那让我仰望,犹如鲜花如仙女般美丽的表姐姐,出嫁两年后再见已是容颜憔悴于地的苍老俗妇。那芸芸众生里的人们或许有着他们的爱情却只仅仅是活着,何曾有阳光,自由和花的芬芳,何曾有诗,远方和坦荡无悔的人生。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若说爱是懂得,最好的爱应是懂你的言外之意,懂你的欲言又止,更懂你的深沉不语。那十八相送深诉与谁人?比尽鱼儿与鸳鸯,诉尽人间凤求凰,剧中人啊,若懂一语一字便可人儿相合,怎会迟得至到死而墓合去化蝶。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若说爱,亦是共度余生的岁月长情,正逢七夕,再坐看牵牛织女星,天上人间终是两岸,多么的至深浪漫,尽是涕泣零如雨,脉脉不得语。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若说爱是十指相绕,至到地老天荒,若说爱是内心处的守望和深情,超越着时空和生死。那惊鸿一现于红颜,灼印心间一千年,多么情深的前世缘,终是那一人苦渡最难的劫,历经最痛的伤,夕阳似披锦,笼白衣,孤单于塔下,留一语:只恨人间,不够千年。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若说爱是那人与你立黄昏,那人问你粥可温,若说爱是温润如玉,暖如春风,可是不管多么信念坚贞,终不抵世故人心,怎样的寒冰之冷才使得万般执著的人,绝去尘嚣。

  

  

  

   生命可贵,爱情价高。若说时光因爱而温情,人生因爱而美好,谁人倾尽所有付出,却落得身心炼狱,世界一片虚空荒芜,留下万古憾恨,今生不见来生不念。

  

   ……

  

  

  

   虽然花落还会红蕊满枝头,虽然月缺还会有月圆时候。就是这样花好月圆的大欢喜大美意,耗尽了多少痴情人几生几世的等待。

  

  

  

   纵观今古,所谓的美好爱情故事背后又有着多少的血泪成河。在我的心深处,这些个故事不曾是完美的爱情,但并不意味着消极,正是生活中处处遗憾,这才是真实的人生。接受缺憾才能平正心态,一切感情和缘份都是值得记惜的,值得我们拼力去修为周全的。追求完美的爱情是品质与修养,同时要理解这浩荡人世之外的奥妙,从而领悟生命中的轮回,这其中,有命,有运。要看到这浊世红尘存在的因与果,因而对所遇事物与人心生敬畏。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如觅水影,如吟阳春,海之波澜山之嶙峋,俱似大道合和同尘。生命中那个刺青爱人,大火终不能熄灭,众水皆不能让淹没,于是爱是永恒的诗意与激情,是信仰,是无怨无悔与不离不弃,又或者爱仅仅是只要你陪在身边拥有彼此的暖,此生再无所求。

  

  

  

   当一个人,灼骨思念,爱,便是尘世里平庸生活中孤独的英雄梦想。一世峥嵘里,当所有梦想只是想象,想象中,我便是那寥阔的太阳,是那愁结的紫烟,是那满山遍野追寻的风,是那漫天飘舞的雪,是那混沌浑噩的白天,是那万般清醒苦痛的寂夜,是那咽不下的玉粒金莼,是那饮不尽的殇壶杯茗。

  

  

  

   又或者,你是那远在天际的太阳,那飘渺的烟,那不定的风,那清冽的雪,那白天,那黑夜,那金莼,那杯茗。

  

  

  

   写山河远阔,写人间烟火,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

  

  

  

   痛,不言;情深,不语。

  

  

  

   瑢理 2019年08月03日初稿 写在七夕前

  

  

  

   作者简介:高荣丽, 笔名:瑢理 。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