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一盏,葱姜二三

狼牙诗词 2021-04-05 08:04 阅读:92

  清水一盏,葱姜二三

  

   清水一盏,葱姜二三

  

   文/翁伯娟(天津)

  

  

  

   去年冬天,去了家门口新开的卫嘴子大铜锅吃涮肉。

  

   一进门,攀在梯子上的两位师傅,以及室内外差不多的温度,让我们一度以为这里仍旧在装修,并未正式营业。即便是服务员十分热情的把我们让进里间,那些敷衍又随意的细节还是让人觉得不太舒服。天花板一角耷拉着的电线头,窗子上挂着的半开不开垂头丧气的帘子,木质的长条椅子硬邦邦冰凉凉,还有分不清是工人还是食客的穿梭其间。大堂的桌子上放着几只烧开的铜锅子,咕嘟咕嘟冒着热气,让这个尚未修缮完毕的餐馆愈发显得清冷。

  

   来都来了,就在这吃吧,在天津卫吃涮肉,还得是大铜锅。

  

   我想,不管是大铜锅卫嘴子,还是卫嘴子大铜锅,这都表示了咱天津卫的人爱吃。不是有那么一句老话吗?吃尽穿绝天津卫。还有一句更著名的俗语,叫借钱吃海货,不算不会过。

  

   全国各地的人都知道京油子卫嘴子。对着北京人说京油子,人家肯定不乐意,但要对着天津人说卫嘴子,天津人哈哈一笑,打几句岔,摇摇脑袋撇撇嘴,说:学着点儿吧,爷们儿。这就是咱天津人的性格。

  

  

  

   一方水土一方人。天津卫属水路码头,九河下梢,水咸地碱。七十二沽聚集四方五湖,各路人等八方荟聚,五行八作,南来北往。八国联军义和团,抗战内战卫国战,自建卫以来,什么样的大灾大难没经过。民风既淳朴又彪悍,伶俐之中还带着点蛮憨,最向往安贫乐道,市井之气亦是浓厚。所以,咱天津卫的卫嘴子,不但能吃,还会吃,不但能说,还会说。

  

   正寻思着呢,服务员举着菜单问,您要什么锅底?当然是清汤锅了。清水一盏,葱姜二三,最能尝出食材地道不地道,如果有料,实在,够地道,那便是回头客了。

  

   还别说,这家的手切羊肉是真够味儿。端上来的卖相就不一般,别家躺着,它站着,长方形的盘子,整整齐齐的一码,红润润,油亮亮,三分肥七分瘦。用筷子一挑,不薄不厚刚刚好,滚水里翻腾五六秒,捞上来不缩水,不掉渣,入口弹润鲜嫩,不腥不膻,不用蘸料都特别好吃。

  

   牛肉卷用塑料筐子装的,也是满满当当的,大小跟发卷差不多,不柴,还挺有嚼头。虾滑也是实诚得不像话,不是虾泥混着淀粉蛋清打出来的,而是真正的虾仁 ,稍微切碎,捏成一团,煮熟之后,有虾肉的清香。冻豆腐冻得非常到位,有蜂窝,久煮软烂但不散。宽粉是红薯粉,腐竹是真腐竹。龙利鱼片底下垫着一堆生菜叶子,虚晃一枪,以为一大盘子呢。

  

   总得来说,卫嘴子大铜锅涮肉,果然很卫嘴子。会吃的肯定会做,会做的却不一定会吃,但是一定懂得吃。吃是幸福感的来源,是做人的根本,是最具烟火气的乐趣。人间有味是清欢,关键是得有味,若失了味,哪里还能有欢。俗语说,民以食为天,试问,有什么能大得过天呢?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