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风】执念如歌

狼牙诗词 2021-04-05 08:04 阅读:72

  【散文风】执念如歌

  

   老谷,业务真繁忙。刚走出食堂大门,迎面同宿舍的老仇便打趣道:电话不断啊。

  

  

  

   我猛然想起手机充电前竟忘了给妻回个电话。

  

  

  

   手机桌面上显示四个未接电话。我点开,全是妻的。正要回,妻却又拔来。

  

  

  

   我喂了一声,只听见里边似是长吁了一口气,跟着却是沉默。我清楚,这是妻在攒气,在酝酿情绪。

  

  

  

   急着去吃饭,忘了回你话,怪我。我忙解释,检讨。

  

  

  

   走前交代又交代,五个电话呀,我说话还没个屁臭!果然,劈头盖脸,电闪雷鸣。透过屏幕我都可以看到妻凶巴巴地正盯住我,要吞噬一切、审判一切似的。

  

  

  

   我觉得妻有些大惊小怪了,心下就不高兴起来。

  

  

  

   这时老仇也回宿舍来了。随心所欲地哼着曲调,倒是怪高兴。见我正拿着手机,就问:你三哥咋样了?听说昨天骑摩托叫碰了。

  

  

  

   我压了压烦躁,挂了电话:没多大事,只是左脚骨裂了。

  

  

  

   那也要段时间才恢复得好。混蛋司机可得狠劲整整!

  

  

  

   司机跑了。

  

  

  

   跑了?那老三这趟家回得算个毛线,还得自己花钱看脚。你那烂杆子摩托也得小心了,嘿嘿,轮过老三,会不会该你这老……

  

  

  

   闭上你那乌鸦嘴!正没好气呢,我有点儿怒不可遏。

  

  

  

   好,好,我闭嘴,我闭嘴。

  

  

  

   这皮笑肉不笑的痞子脸真没法叫人不心堵。上午在医院,妻和三嫂就当着我和疼得呲牙咧嘴的三哥,一唱一合说起我们这骑摩托,联手主持了一场义正辞严的训戒。刚放下碗就是电话挨批,这还没消停,就又听到聒聒叫!

  

  

  

   天气这么好,心情却这么差!犯冲了?犯克了?真叫人郁闷。别个窝火了可以找个人撒撒气,像妻,高声吼我,眼神杀我,都能平复平复心情……不对,不对,妻这一定也被我正气得够呛!你想,正慷慨激昂着,没有听众了,多尴尬呀。在她眼里,我一直是她的铁杆,甘受她各种虐的小强,竟敢挂她电话,是不是有点背叛的意味?我有点窃喜。

  

  

  

   叮咚一声,有微信来,是妻的。

  

  

  

   是时间把我们改变了,还是我们都已不再是彼此的唯一?

  

  

  

   我在心底嘲讽般地冷哼一声,有种莫名的快意。竟上纲上线了呢,跟着又过来一个收藏。我点开,却是一篇文字:

  

  

  

   今天是一个平淡的日子,却又是一个值得我们永远记忆的日子!

  

  

  

   像新年里那一声余韵袅袅的钟声,从此我寂寂的夜空便有嫣红的礼花处处燃放,盛开灿烂。哪一枚礼花是你姣好的面孔,哪两颗星星是你明亮的眼睛,我辨得出。更有春风在心底徜徉,繁茂的荒芜中探出的青碧从一个角落爬向另一角落;如许的秘密蛰在叶下,探头探脑,干什么呢?等待你来,告诉你谁是那住笑语盈盈,姗姗往来的梦中丽人;告诉你一只风筝拖着长长丝线如何低迴反复,婉蜒而飞;还要问一问你一种相思会有几处闲愁,才下眉头,怎么又却上心头?又像有一个精灵,时时在心底柔柔地轻唤:真想啊,真想拥你怀,又想掬你入口,真想余生化做一只虫虫,只为能悄悄钻入你的心底,切切地叫一声Iloveyou!

  

  

  

   然而我只能拥一双怅怅的望眼,孤独地立上冬季的雪野,遥想家乡那位冰清玉洁的姑娘,在我即将远行的日子里,是否也如我一般殷殷守望。

  

  

  

   也许此后会有长长的沉默,但沉默背后,只能是相思,只会是牵挂;也许此后会有淡淡的误解和轻轻的伤害,但爱你,已被定格成今后我们永恒的主题。

  

  

  

   同时,一种责任悄然压上肩头;不过,幸福在前,等待我们去追求。

  

  

  

   那么,就让我们携起双手,去将人生探游。

  

  

  

   这不是二十多年前我写给妻的订婚纪念吗?发这个给我,是不是想说我变了?我隐隐感觉有点不安。

  

  

  

   ……往常想着你该到了就会有电话回的。我也想可能这次是你忘了吧,就忍不住给你打来,你越不接我就越担心,越担心就越想打。第四个电话你还是没应,我几乎就崩溃了……

  

  

  

   这些我怎么没想到!

  

  

  

   ……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让新子开车来接我的。新子说再打个试试,你接了。我算又活过来了。心中猛然间有了些风浪,凌乱中夹杂着震惊,夹杂着疚欠。我没有这种因对一个人的担心而死去活来的感受,但妻有,是因为我。而刚刚我还在愤懑于妻子的埋怨。

  

  

  

   我想起先前妻子写我的那首短诗:读你的名字/像审视自己的手指/一枝一枝/平心而静气

  

  

  

   妻早已把我视为她的一部分了呀,我是不是有点儿卑鄙?

  

  

  

   我检视自己,是什么遮蔽了我对关爱的感触?是妻对爱的执念,让我把这一切都看成理所应当和自然而然,于是就安心于关爱,忽视了去感觉。而妻有时在我跟前的任性,则是醉心我的执念,习惯于我的娇纵。时光,改变了表达形式,但爱,一直在,永远在。

  

  

  

   我想给妻一个拥抱。但妻也许会嗔怪地对我说:滚!

  

  

  

   这也是爱,妻的爱!

  

   作者简介:仰望星空,本名谷永泉,新野县歪子镇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