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风云】刘邦的无间道

狼牙诗词 2021-04-01 08:31 阅读:61

  【大汉风云】刘邦的无间道

  

   刘邦确实是极喜爱三儿子刘如意。

  

  

  

   考虑到赵国靠近边界,时有匈奴袭扰,又有原赵国赵利等人统帅的反政府部队,武装斗争形势比较复杂,文官出身的周昌怕会应付不来。

  

  

  

   刘邦又给赵国派去了另一位相国,陈豨。

  

  

  

   陈相国常驻代郡(河北省蔚县)主抓封国军事,主要职责是代表中央,管理赵国和代郡的边防军。

  

  

  

   陈豨,宛朐(山东省荷泽县西南)人,前些日子曾和刘邦一道征韩王信,征匈奴,屡有战功,现被封阳夏侯。

  

  

  

   重用陈豨是刘邦长期考察的结果,在刘邦的心中,陈豨和周昌一样,政治素质过硬,值得信赖。

  

  

  

   陈豨上任赴边前,照例是要和国都的老领导、老同事们一一辞行的:感谢大家长期以来对兄弟的关心栽培,兄弟今将远行,希望朝中诸公继续关照,欢迎到代郡检查指导云云。这是人之常情!

  

  

  

   然而就是其中的一次辞行,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陈豨这天拜访的是一个传奇人物,淮阴侯韩信。

  

  

  

   韩信是开国功臣,他创造的经典战例为人所津津乐道,他是全国军人的偶像,作为军方人物,陈豨在外出带兵前向韩信请教方略也算应有之义,大概也有当下追星族找刘德华签名的意思。

  

  

  

   看着当年的小角色现在也已封侯,手握重兵,独当一面,自己却在家赋闲,成了板凳队员,郁闷的韩信深感命运不公,刘邦太不厚道。

  

  

  

   客套话说完,韩信大概觉得陈豨礼数周全,没忘记自己这个过气将星,他决定和陈豨掏心窝子。

  

  

  

   两人屏退左右,就在韩信家的后院进行深入密谈,韩信突然仰天长叹,拿言语挑动陈豨。

  

  

  

   你即将远去边境,统率全国最精锐的野战部队,由此可见皇帝对你的信任。然而你远离中枢后,必会有人在皇帝面前说你坏话。

  

  

  

   第一次,刘邦不会相信;第二次刘邦会起疑心;第三次呢?他一定会发雷霆之怒,认为你背叛了他的信任,必定亲自去讨伐你。

  

  

  

   陈豨请教对策。

  

  

  

   韩信拉着陈豨的手,目视陈豨:如果你在外面造反,我就在帝国中枢发动,与你呼应,天下就在你我手中。

  

  

  

   造反就这么容易。

  

  

  

   当初,韩信平定齐国时,手握重兵,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时,他没有想过造刘邦的反;

  

  

  

   后来韩信被封楚王,雄踞一方,造反的本钱也算充足,他依旧没有反意;

  

  

  

   现在,他被贬淮阴侯,羁留长安,无权无兵,造反的念头反而无比强烈起来。

  

  

  

   似乎韩信总在错误的时候做出错误的选择。

  

   其实未必。宋代学者洪迈在《容斋随笔》中,有《汉祖三诈》一节。

  

  

  

   洪教授(洪迈曾任福州教授,这称呼比较拉风)认为,韩信本来是个对领导忠诚的好同志。

  

  

  

   是刘邦先后三次对韩信使诈(第一次是韩信平定赵国后,刘邦突然夺了韩信的印;

  

  

  

   第二次是平定项羽后,刘邦再次夺印悔约,改封韩信为楚王;

  

  

  

   第三次刘邦伪游云梦,捉拿韩信,把他由楚王降为淮阴侯),生生把韩信逼出了反心。

  

  

  

   刘邦,不能怪我,我有大功于你,你却屡次对我不起,逼我走到这步!

  

  

  

   韩信认为,陈豨的精兵,是可以借助的造反资源。

  

  

  

   韩信说完了,按照程序,应该陈豨表态了。

  

   陈豨的态表得极其滑头:谢谢您的教育(谨奉教)。

  

  

  

   事实上,陈豨对韩信的告白并不在意。现在自己正被大用,感受到刘邦对自己的信任,真是皇恩浩荡。

  

  

  

   跟你韩信一个对政府不满的危险分子合作造反,破坏安定团结的大好形势?开什么玩笑!

  

  

  

   韩信看出了陈豨的没诚意,谈话到此结束。

  

   韩信送陈豨离去,看着陈豨的背影渐行渐远。

  

  

  

   陈豨,不久以后,你必将想起今天我说的话,你会认真考虑我的建议!

  

  

  

   陈豨走马上任。

  

  

  

   其实他真应当好好考虑韩信的话。当然不是约定造反一节,而是说他戍边在外,必定会有人向皇帝刘邦打小报告。

  

  

  

   韩信是栽过大跟头的,栽出了真知灼见。

  

   被人向领导打小报告也并不稀奇,关键是陈豨所处的位置,他统领着帝国的野战部队,容易引人猜忌。

  

  

  

   固然刘邦很信任他,但在政治游戏中,信任是什么呢?从来都是低值易耗品。

  

  

  

   陈豨应当怎么办?

  

   我认为,正解是,踏实做人,低调做事,加强和中央沟通。

  

  

  

   偏偏陈豨是个很高调、拉风的人。

  

   他是战国时四大公子之一,信陵君魏无忌的超级粉丝。

  

  

  

   魏无忌的爱好是养士,甚至跟孟尝君田文搞过养士竞赛,也号称门客三千。

  

  

  

   李白古风《侠客行》,其中有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四句,说的就是魏无忌养士的故事。

  

  

  

   大意是说魏无忌不摆架子,啥人都交,常在大排档和看城门的侯老头喝酒,和市井朱屠夫吃烤肉。

  

  

  

   既然偶像养士,于是陈豨也养士,他也养出了大场面,门客数千。

  

  

  

   问题出现了,战国之际,礼崩乐坏,王权衰落,门客是一种特殊的政治势力。

  

  

  

   信陵君就是靠着侯嬴和朱亥盗取兵符,偷了他哥哥魏安釐王的兵权。

  

  

  

   现在建国未久,天下一统,你陈豨手握帝国重兵却大肆养士,培植私人势力,你想干什么?

  

  

  

   我认为他纯属没事找事,自寻死路。

  

  

  

   果然,不久,小报告打到皇帝刘邦面前。打报告的就是到任不久的赵国宰相周昌。

  

  

  

   周昌对待陈豨问题很是慎重,老汉不远千里亲自回到长安,当面向刘邦做专题汇报。

  

  

  

   周昌汇报的情况是,某次陈豨回老家,带队路过赵国国都邯郸,宾客的车队居然有一千余辆,把邯郸的招待所、星级宾馆全部住满,可谓牛气冲天。

  

  

  

   周昌分析:陈豨带重兵于外,门客势力如此强大,将来可能会生变故。

  

  

  

   汇报引起刘邦的相当重视。他委托周昌,安排暗访组秘密进入代郡,搜集陈豨及其门客的犯罪证据。

  

  

  

   一张大网就此偷偷展开。

  

   陈豨在招罗门客时大概是没有经过考察政审的,斩鸡头、喝血酒等等正规仪式可能也没举行过,总之组织松散,成员素质良莠不齐,啥人都有。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