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击疫情】疫期日记

狼牙诗词 2021-03-31 08:21 阅读:155

  【抗击疫情】疫期日记

  

   疫期日记/cai

  

  

  

   2020年2月26日星期三阴

  

  

  

   接近凌晨一点才睡,四点半左右,一泡尿不争气,把人胀醒,再也睡不着。睡眠不足有些懒散,躺到七点才起床。看外面已大亮,空气质量不错,推开了所有的窗户,空气很温柔,也很新鲜,深深呼吸了几口,疲惫顿消,转眼看到西边窗外电缆上停着一只斑鸠,边点头边发出咕咕的声音,不怎么好听,没有别的鸟叫,便没了选择,拿起手机想把它拍下来,不知是害羞还是害怕,准备逃之夭夭,我赶紧按了几下快门,留下了它的身影。

  

   昨晚十点,送菜群的群主通知大家,开始送货了,作好接货准备,我便来到楼下院子边散步边等待。不一会零零碎碎下起了雨,下下停停,停停下下,到后来越下越大,没有停的意思。我只好来到门楼的通道里小范围活动,上楼吧?又怕送货的来了。

  

   其间,手机一直响个不停,语音文字接二连三。有坐阵指挥的,有送货司机的,大部分是购货业主,都十分焦急。

  

   说起来是几天前的事,我们小区购物群里有些人想买乡下的鸡鸭及蛋,一好心业主为解大家之馋,介绍了一位叫玲的女士,欲购者可与她联系。我很快联系上了,并通过扫二维码识进了她的送菜群,告诉她我只要二十个咸鸭蛋,她说要先付款,我毫不犹豫打给她二十四元钱。她收款后告诉我,同一小区要凑齐三人以上才配送,我便密切关注本小区的购物者,发现原先要订货的,一听说先付款,怕是骗局,纷纷打了退堂鼓。两天后,终于发现两位与我一样坚信在这个非常时期不会有骗局的人。

  

   事实证明我们的判断是对的。玲女士是出于好心帮乡下一位远房亲戚的忙。这位亲戚喂了好多鸭子,封村后,饲料购不进,鸭子卖不出,急得跳脚。这下让他喜出望外,前天晚上通宵宰杀,然后找车,办通行证。不料穷人做事天打搅,打算昨天下午将货物送到每个人手中,不知怎么被扣了分,罚了钱,只能晚上十点送。

  

   因为玲女士是第一次作此事,不熟套,接的客户太四散太多,几乎遍布整个城区。她自己又不能出来跟车,司机对城区可以通行的路不知晓,经常钻进死胡同。我在十一点多接到司机的电话,说已到楚跃,可以下來等着,我说早就等在大门口,他说那好,马上到,结果等到十二点多才来,原来国税宾馆门前碧涢东路口堵死了,他绕到普爱医院才进入老三一六即太白大道,又顺路送了好多份货,到府东街口才绕到红太阳。十二点二十我终于拿到我期盼已久的咸鸭蛋,完好无损。

  

   雨不停地下着,我看到司机的衣服已全部湿透,心里不是滋味。回到家里翻看着手机,语音如流水般涌出,传递着一个共同的声音,车开慢点,注意安全,我们不急,等到天亮我们也愿意。司机连声谢谢,请大家放心,再晚我也会把货送到每个人手中,请理解,对不起,把恩罗们暂暗了。多么朴实的语言,多么温馨的关怀。

  

   清早再看手机,才知道,送货的司机一直忙到凌晨两点半。有两户实在过去不了,一大早步行送达了,我也为他松了一口气。据玲女士介绍,司机是无偿帮忙,更让人肃然起敬。

  

   一场瘟疫,让人心变得更友善,人与人之间的信誉度更加牢实。感动之余,匆忙记下,以作留存。

  

  

  

   春雨菲菲/壮士

  

   春雨菲菲,彻夜难眠。

  

  

  

   子夜时分,天,阴沉沉的。狂风怒吼,呼啸而过。窗外,正下着倾盆大雨。风雨声夹杂着外滩的钟声以及波涛声,交织在一起,如虎啸龙吟般令人不寒而栗。

  

  

  

   忽然,一声惊雷,划破夜空。

  

   一种从末有过的莫名的冲动,迫使我昂起头来,掀开窗帘,向外面窥视。隔着玻璃窗,伴随一道道闪电,只见漫天风雨斜飞而下,随之而来的风中飘荡的雨珠如同一片剑阵,横冲直泻,浊浪排空。刹时间,流光四溅,寒气袭人透心凉。

  

  

  

   二月的江城,春深寂寂,乍暖微寒。

  

  

  

   春雨菲菲草木怡,

  

   杨花正茂夜莺啼。

  

   愁心我寄无明月,

  

   直待东风过汉西。

  

  

  

   方舱医院,己该晨练跑步了。今日天气受阻,怕是只能在长廊上晨练了。

  

  

  

   五更的钟声早已敲响,外滩却依稀听不到人流的串动声。仿佛,往日的嘈杂声已一去不再…

  

  

  

   轰地一声,又一个惊雷响起,我下意识地拉拢窗帘,心扑通扑通跳过不停。我还未曾来得急细想,哗哗大雨又是扑面而来,倾刻间洒落一地,眼前一片模糊,窗外已是乱雨如麻…

  

  

  

   时间已是凌晨5点30分。我转身侧靠在房墙上,屋里空荡荡的,除了空调的嘶鸣声和我的呼吸声还在空气中回荡外,别的一片安宁。

  

  

  

   我打开手机,荧屏上没有外界丝毫的消息,时间在这一刻凝固…我披上外套,下得床来,在屋里来回踱步。说是屋子,只不过是疫情防控期间,为疑似病人临时安置的一处避难所。屋子里摆设整洁,一床,一椅,一桌而己。我心绪如潮,不知不觉中,双脚已开始迈动起来。从卧室从到厨房,从厨房又走到客厅,客厅又走到洗手间…反反复复,不知走了许久…

  

  

  

   春天来了,春天的脚步已经临进了。孟春时节,万树繁花,争奇斗艳。我呆在隔离房中,依然嗅到窗外

  

   的花草,芳菲一树,春意盎然。我多希望疫情早日过去,曙光早日来临。

  

  

  

   在这个风雨交加的夜里,一线抢险救援的白衣天使们,你们是否也听到了一个赤子的呼唤。愿春风时刻吹拂着你们的笑脸,愿暮色在这一刻分外怡然,愿歌声在夜空中久久回荡,愿时空把彼此紧紧相连…

  

  

  

   海橖依旧,我心依然。

  

   飞翔

  

  

  

   文/陈彩霞

  

  

  

   一个电话,打开了紧锁的门,然后帮东家买菜,西家买米,北家买酒,南家买油。非常时期,在家自防自控的同时,上班也可以帮街坊邻居捎点物资。户外阳光正好,蓝天浩荡,白云悠悠,人人都向往自由,都想走向美好的大自然中。此时,杏花应该开了,桃花正在打苞,樱花也在探头微笑。

  

   我想念植物园里那一树树海棠,

  

   想念河滨那一队队的舞蹈,

  

   想念湿地公园那九曲十八弯的木桥和两旁的格桑花,

  

   想念伍欣甸园那绚丽多姿的花海,

  

   想念盛世闻樱那满目金黄的油菜花,和那青青河畔上一棵挨着一棵的樱花树,

  

   更想念田野里那一拢拢热情盛开的豌豆花,她芬芳了我三十年。

  

  

  

   此时,你我好似孤岛,但我身上带着烟雨蒙蒙的期望,待到山花烂漫时,我会奔跑着去见你,愿所有的美好,随春风款款而来。

  

   我想静静地看着你,

  

   只能远远地想着你……

  

  

  

   2020年2月25日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