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

狼牙诗词 2021-03-30 09:14 阅读:125

  半年

  

   原创: 一棵花白

  

   我不是在理性的状态下写下这篇文章的。这半年,我生活的主旋律并不是写作、阅读或者其他,而是感情的纠葛。我渡了一场情劫。

  

  

  

   在失恋的状况下接了出版合同,为了给自己一个理由活下去。结果今天接到通知说因为政策风向等原因,可能出不了了。也好,一场空。

  

  

  

   就像我的感情一样。前段时间在发泄情绪,在文章里骂男人,现在冷静下来,觉得一段感情的失败,与性别无关。

  

  

  

   我和我前男友的分分合合,回想起来也很简单。九月,因为他很多事情都不告诉我,喜欢自己憋着,我很焦虑,分了,四五个小时就和好了。十月,因为他说要做一件事情,还不能告诉我,和我分了。过了两天和好了。十一月,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多变故,我抑郁了。我提了分手,他同意了。

  

  

  

   一月,他给我打电话,我们重新联系上,又自然而然在一起了,二月下旬,因为见面的问题吵架,他提了分手。但是没有断联。

  

  

  

   四月,五月,断断续续地聊着。他心情好了就说以后要和我结婚,心情不好就说现实一点我们不可能。中间夹杂着各种吵架,原本约定的见面也取消了。

  

  

  

   中间我表现出了各种神经质,哭,闹。我的心起起伏伏,没有定数。我不知道该相信还是该放弃,不知道未来在哪里。我放弃了很多约稿,放弃了自己生活的节奏。

  

  

  

   到了六月,他家里频繁给他安排相亲,他的态度就是推不掉的就去,反正只是吃个饭。而我想要的是明确的拒绝,是对我坚定的认可。

  

  

  

   他在朋友圈表明单身,我很焦虑。他说家里给他安排相亲,我很焦虑。他说他妈妈让我们别联系了,我很焦虑。这种焦虑,让我寸步难行。直到有一天,他给一个小女孩发了生日红包,文字是昵称。而我去年就因为他们玩笑开黄腔跟他吵过一架。

  

  

  

   我质问他,可他不以为然。我终于崩溃了。拉黑了他,然后在短信上大吵一架。当时他手机卡坏了,我又误以为是他拉黑了我,想想也是命运的安排。

  

  

  

   你们一定觉得很可笑吧,花白居然能如此卑微。我也觉得很可笑,我从宝宝变成了某公众号主。

  

  

  

   但这些都是从我的视角来看的。在他的视角,是另一番景象。

  

  

  

   九月,工作不顺,不想让我担心,所以没说。十月,是想做一件有风险的事情,害怕 连累我。十一月,他自己也很难,事业家庭都出了问题,可还要一边撑着自己的生活一边安慰我。分手之后对我的担心就没有停过。短信,简信,电话,就是想等我想开,坚强起来,好起来。

  

  

  

   而我,就像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还在我们共同的群里上演了逼见面的戏码。宛若刘强东那个高管员工。

  

  

  

   他的反反复复背后,有家庭的原因,有他的压力。虽然没有给我一个确定的答案,但是他努力过。至于那个小姑娘,人家是先送给了他生日礼物,而且送给了不止一个人,他只是回礼而已。

  

  

  

   我们吵崩的那一架,以他的视角,就是因为我的卡坏了,她莫名其妙拉黑了我。

  

  

  

   于是在他眼中,我消磨掉了他的耐心,在我的眼中,他消磨掉了我的信任。

  

  

  

   我所能写出的这么多矛盾,分分合合,都是寻常人能看到的。我写不出来的,是我们在经历这么多事情的背后,彼此倾尽所有的温柔,给了对方全部的爱。

  

  

  

   我们有过很多开心的时刻,彼此扶持陪伴的时刻,互相倾诉与信任的时刻,这些也都是真的。那些因为拥有这个恋人而觉得人生充满希望的日子,那些彼此在乎的拉扯,也都是真的。

  

  

  

   不管最后表现出来的,有多么丑陋,难堪,也是全部。

  

  

  

   我们都没少受委屈,也都尽力了。

  

  

  

   我们的力量不够,不够让我们克服一切。我的坦诚没能换来他的坦诚,他的付出也没有换来我的成长。好像白娘子和许仙的两只手,中间隔了一个法海,就是够不到一起。

  

  

  

   下午我终于打电话给他了,该面对的事情总要面对的。我真诚地向他道歉,对于我的误会,我的伤害,我说我感谢他,而且我不能否认我爱他。即便彼此了解,看清了身上所有的缺点,也依然爱。

  

  

  

   我还是不忍心让我们的分手以一场莫名其妙的吵架结束。我还是想,缘尽仍留慈悲。

  

  

  

   我说:你可不可以跟我说一句对不起。

  

  

  

   他想了一会儿说,我觉得我有很多事对不起你。我说,对,可你都不承认,让我受了很多委屈。他说,现在我承认了。

  

  

  

   他向我表示了祝福,希望我们都能幸福。让我好好吃饭,然后挂了电话。

  

  

  

   真是个很好的结局。

  

  

  

   一转眼2019年已经过去半年了。这半年,我的收获,就是一场空。

  

  

  

   于事业,书不用等了。于爱情,人走茶凉。

  

  

  

   我从高空坠入地狱,像一包薯片,扎了一针,然后放掉了所有的气,只剩下干瘪的碎掉的内里。

  

  

  

   我昨夜躺在床上的时候,就像一只被剥了壳的活龙虾。身上的肉赤裸在空气里,身体如同火烧一样的疼。

  

  

  

   卡夫卡说,你是一把刀子,我要用你来搅动我的心,这就是爱情。

  

  

  

   敏感的人,就是这样。在欢乐到来的时候,感受到的快乐要比常人多很多倍。在痛苦来临的时候,感受到的疼痛,也比常人多很多倍,甚至击垮宿主。

  

  

  

   我是敏感的宿主,这是我的宿命。

  

  

  

   七月是一个新的开始,我带着这个破碎的,破碎的,破碎的我,要走向新的日子。

  

  

  

   我要赚房租,要拿青云,要进头条的优质作者群。要写两篇万字的稿子,要参加一个线下的讲座,有不错的出场费。还要搬家。又是一次大扫除。

  

  

  

   我要带着没有指望的指望,活下去。我还要去北京和阿心喝青梅酒,还要和铁钉夕子在酒吧见面,还要去见小明,见扣舷,还要见我二儿子,让他请我吃饭。

  

  

  

   我还要抱我亲侄儿。还要重新谈恋爱,结婚,抱孙子。

  

  

  

   好难啊人生。不过以后会好的,对吗?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