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 愿 情长久

狼牙诗词 2021-03-29 09:03 阅读:162

  但 愿 情 长 久

  

   但 愿 情 长 久

  

   文/王玉芹(江苏)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常向别时圆?耳畔传来外孙女背诵古诗词的声音,蓦然一惊,中秋节又要到了,这么快。

  

   有道是,每逢佳节倍思亲,送外孙女上学后,午觉困意全无。于是,随手就翻出了这张全家福。

  

   不知谁提议的,在哪家照相馆拍的。总之,每当看到这张全家福,总会让我无比动容。我的爸爸妈妈、我的大哥大嫂以及他们的五个子女、我的二姐二姐、夫三姐三姐夫及他们可爱的小姨侄儿、新婚不久的四姐四姐夫、我和丈夫及刚满一岁的可爱的女儿,一共十八口之家,挨挨挤挤地,爸爸妈妈就像一棵老树,开枝散叶,大哥大嫂家的五个子女就像含苞待放的花朵,两个姨侄儿和我的女儿就是水灵灵的花蕾……

  

  

  

   这张老照片有三十五年了,走着走着,照片上有的人已经不在人世了,今生再也无缘得见,痛彻心扉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喉头哽塞,眼眶已经湿润。亲人的离开,每一次都是锥心泣血剔骨剜肉的经历。

  

   最先离开的是我亲爱的三姐。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亲人的离去。记得当得知三姐重病的消息,我骑车一路嚎啕大哭,又心存侥幸,企望奇迹在她的身上出现。但一九八七年农历七月初二,只有34岁的她香消玉殒。她在家是贤淑的女儿、妻子和母亲,在单位是全县三八红旗手。四姐曾讲三姐两周年祭日时,曾在梦里告诉她:两天没归家了!现在想来,人间一年天上一日,她一定是在天堂。可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呢?后来,在梦里渐渐看不到她了,我曾写过一首《呼唤》的诗,让她来我温暖的梦里,慰一慰欲穿的双眼。

  

   再倒下的是身体一向强健的二姐夫。二00二年新春刚过,时年五十二的他便撒手尘寰。男儿有泪不轻弹。记得形销骨立的他,留着泪曾嘱咐我,他走后要经常看看二姐,给她些安慰。当时我哭得稀哩哗啦。

  

  

  

   后来,是我的爸爸,比建党早一年出生的他,一直向往着看到建党百年。总忘不了在二0一六年,爸爸离世时给我的最后一个微笑。那天早上,我煮了点米汤过去,问病床上的爸爸要不要吃点,爸爸翘起头,笑了笑,然后便倒下去昏睡再没有醒来。

  

   妈妈,坚强的妈妈,一生遭遇数不清的沟沟坎坎,解放前父亲打游击战、后来被全家下放农村、子女入学工作、结婚生子,一样一样操心劳力,到老却患上了海尔默氏症,在爸爸不在的一年半后,驾鹤追去,时年八十八岁。庆幸的是妈妈最后的一年半时间里有我的陪伴,当二姐抱住瘫在床上的妈妈,用额头摩娑着妈妈的额头说:妈,我想死你了!我禁不住泪奔。

  

   五年前,一向追求完美、文笔优美的四姐,也没有扛住疾病的打击,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她曾经是一个先进知青,一个省人民优秀教师,一个大学副教授,就这样抛下一切,抛下深爱的亲人们,滑向未知的世界。四姐,当我翻看到从前你写给我的信,我又一次泪流成河啊!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人生有憾,我的爸爸妈妈,我的三姐四姐,我的二姐夫,但愿你们无论在什么空间,无论以什么形式,都能看到中秋的月亮,都能感受到我们活着的人对你们的深情厚爱!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