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风】梧桐树又叫悬铃木

狼牙诗词 2021-03-29 09:03 阅读:82

  【散文风】梧桐树又叫悬铃木

  

   文/马富海

  

  

  

   我办公室前有两排高大到直入云霄的梧桐树。他们本是校园里的中心马路的道旁树,后来,因为学校发展,中心转移,大门另开,这段七十米长的大路,成了校园一角安静的树林景观,与学校其他地方的热闹、繁杂区别开来,以一隅幽静、清雅,简单又壮观之美,给生活在校园的师生们提供了另一种美的享受。

  

  

  

   七十米的平坦大道,散步走着太短了,还没有感受到树林里的探幽情趣,已经走到了西头的墙角下,而回头向东走,树林尽头处的大马路,和马路东边的大餐厅,又一下子跑进了眼睛里。少了深远的层次感,所以,这梧桐树下不适合散步,适合闲坐聊天、娱乐。不过,看他人坐在树下聊天是一道和美的风景,自己坐在那儿,却感受不到诗意的萦绕。是只缘身在此山中吗?

  

  

  

   法国梧桐是一种世界闻名的风景树,旅游之都的巴黎的中心大街-------香榭丽舍大街的林荫大道的道旁树,就是梧桐。香榭丽舍大街被称为世界第一美丽大街,存在四百多年了,一直是旅游巴黎的必去地。闻名于世的拿破仑凯旋门、埃菲尔铁塔,都是点缀这条大街的景点,梧桐树在那儿是大街的美丽的中心。围绕林荫大道组成的田园景观和古建筑景观,陡显了巴黎的独特的绿色城市的自然之美。我们无机会漫步其中,但是,欣赏我们校园里的梧桐树,一样可以感受到梧桐树的壮美。美国女诗人狄金森曾说要造一个草原,只需要一株苜蓿,和一只蜜蜂。禁足的女诗人太可怜了,我们则拥有的更多.要感受香榭丽舍大街之美,我们只须走出屋子就行了:我们有二十四株高入云天的梧桐树,还有树上数以千计的雀鸟。2.5公里长的香榭丽舍大街,也不过是圈禁大都市巴黎城内的一个小小的园林,我们的梧桐树树冠,则高高地超越了樊集小街的两层、三层的小楼房,瞭望是辽阔到四万多平方公里的南阳盆地。

  

  

  

   二十四棵梧桐树,数起来太少了,少得不能算是一片树林,但是,如果你走进校园,慢慢地走近那片翠绿的树冠,就能感受到它的壮观了。梧桐树高大、挺拔,二十四个树冠挤在一起,远远望去,只见到三层楼之上的一大片蓊蓊郁郁的绿叶,托着蓝天白云。向其他方向望去,感受到的是蓝天高远,但树冠之上的蓝天,看上去却是那样的低,那样的近,仿佛展开双臂,飞到树冠上,就是飞到了天上。向前走,梧桐树越来越近,天却越来越退向高远。待我们来到梧桐树下仰望,看到的全是密密的绿叶,仿佛这绿叶就是天空。梧桐树太高大了,遮蔽了全部的天空,却又没有使树荫里变得阴暗、压抑,反而有一种目光被挺拔、高耸的树干拉向高远天空的感觉,产生出树冠是第一层绿色的天空,叶缝里的蓝天是第二层天空的臆想。梧桐树干大都是合抱粗,从上到下都是白花花、干净净、又直标标的。人站在这样的天空下,树干间,感受到的是渺小而舒展,似乎可以融入其中,作一片叶子了。

  

  

  

   梧桐树也结一种果子,球形,乒乓球那样大,成熟后是褐色的。其实,说是果子是不准确的,因为它只有果子的形状,看着像水果一样,其实完全不同。那球形的外层,是紧密排列的种子,如向日葵的种子一样拥挤着,却是长成了球形,所以,更像是一个个铜铃铛了。对了,梧桐树还有一个名字,就是悬铃木。这个名字美极了,形象地描绘出球形果像铃铛一样,挂满树的样子。这么诗意的名字,怎么能没有一首诗呢?

  

  

  

   悬铃木

  

   只要侧一下头

  

   就能看见窗外高大的梧桐树

  

   它们被秋天

  

   一遍遍的修剪

  

   失去了往日的繁茂浓郁

  

   只剩下

  

   一个个球形果

  

   挂在枯枝上

  

  

  

   -----悬铃木

  

   我想起它的中国名

  

  

  

   北风一阵又一阵的摇着树

  

   那么多铃

  

   在晃动

  

   却听不到一缕铃声

  

  

  

   -----悬铃木

  

   我又想起它的中国名

  

  

  

   莫非

  

   它们是在等待

  

   等待春风温柔的抚摩

  

   才会敲响生命的铃?

  

   难道

  

   那漫天飘洒的种子

  

   才是悬铃木的铃声?

  

  

  

   如同我们偶然间得到的真情

  

   隐藏在浓郁的绿叶里

  

   青青

  

   不见其形

  

   被急流一样的世事冲击

  

   不动

  

   不响

  

   晃若无用

  

   却原来是在等一阵有缘的风

  

   等待

  

   为生命打开另一片

  

   新的天空

  

  

  

   -------悬铃木啊

  

   我在想起它的中国名

  

  

  

   因为种子上有御风而行的绒毛,春天里,随风飘散,使得住在树下的我们的头上、身上、甚至吃饭的碗里,也时常被其当作新家偷偷地潜进来,惹得脊背和喉咙痒痒的。不止种子上生着绒毛,它的花朵上也是,甚至我们不称梧桐树花为花朵,直接就叫它桐毛毛,金黄金黄的桐毛毛,漫天飞舞,绕地打旋儿,那景象看着就勃颈儿痒痒。还有深秋和初冬时节总也扫不完的落叶……梧桐树让人享受的,也让人烦啊!

  

  

  

   但梧桐树却一直是雀鸟们的天堂!

  

  

  

   每年的夏季、秋季和初冬,已经孵完小雀的麻雀们,会把梧桐树冠当作他们的家。傍晚来临,雀鸟们从四面八方飞回来,却不急于回到它们的天堂里,而是在周边的小树上歇歇翅膀,等等同伴,一群几只,十几只,几十只,一起回来,落在同一株树上,叽叽喳喳的鸣叫着,似乎是彼此问候着、询问着,也像是彼此在谈论一天的见闻。陆陆续续的鸟群都飞回来了,周围的低树上全落着麻雀儿,垂柳、香樟、冬青、玉兰上全是。不理解这些麻雀,怎么也像放学回家的孩子们一样,急匆匆地飞回到家门口了,却要在门外停下来,和小伙伴们玩耍一会儿?进家门也需要一个仪式吗?或者是等待日落西山后,夜幕完全罩下来?莫非梧桐树冠不是它们的家,而是它们的温暖的床铺?

  

   夜里是不能在梧桐树下行走和停留的,看似安静的树林里,在下鸟粪雨呢!

  

  

  

   我们早晨的起床铃在五点半响起,这三十多年没有改变过。麻雀们也是在五点半之后开始鸣叫。平常时间,我们感受不到,待周末和家假日,校园里没有学生的读书声了,五点半刚过,就会从树冠里,先传出一声鸟鸣,紧接着就是几十声,几百声,几千声,最后是乱糟糟的无数声的鸟鸣,叽叽喳,喳喳叽,到处都是,会使人怀疑这些树上全是麻雀,甚至,那蓊蓊郁郁的不是树叶,而是鸟儿。可是,若仰头望去,又几乎看不到麻雀的影子,只能看到绿叶。这树冠里的密密麻麻的树叶,可以替鸟儿们抵挡风,抵挡雨,也可以抵挡黑夜里的恐惧吗?

  

  

  

   待到天色大亮,东方的天空吐出红霞的时候,鸟儿们开始上路了。像箭一样,不断地自幽幽的树冠里向四面八方射出,如同一个绿色城堡,用箭矢射退围城的黑夜。也就十几分钟吧?树冠就彻底恢复安静。

  

  

  

   现在进入深秋了,梧桐树也到了最辉煌壮丽的时节。树叶开始渐渐变黄,直到成一大片金灿灿的盛装。这时候,最好是在日落前登上前面的三层楼的楼顶,从那来北望,本是一堵绿墙,却被秋风染成黄色金墙,再被落日的余晖涂抹熏染,这使一堵大墙更见金碧辉煌。深秋、黄叶、落日,这一大片辉煌中,渗透着生命之火熊熊燃烧时现出的安静、悲壮和伤感之美,会使人禁不住热泪盈眶。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