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巴特罕公园》 文‖逢兆年

狼牙诗词 2021-03-29 09:01 阅读:181

  《家乡的巴特罕公园》 文‖逢兆年

  

   文‖逢兆年

  

  

  

   家乡是一个令人向往的音符,家乡是无数背井离乡的人们,心中那一份浓得化不开的乡愁,家乡是迷人的;家乡最让游子魂牵梦绕的除了家中的至亲,就剩下那家乡中熟悉的美景。离开杭州的人最怀念西湖;离开北京的人最怀念天安门。

  

   若是我离开我的家乡——莫旗,心中最怀念的无疑是家乡的巴特罕公园,最留恋的肯定是公园四季的美景。

  

   公园的春季是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色,公园里的草坪里沉睡了一个冬季的小草也终于零零碎碎的破土而生了,可真是草色遥看近却无。附近的花圃里,小野花儿也来凑热闹,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尽显娇嫩,绽开笑脸的花朵,正迎风舞蹈。听!哗、哗、哗的流水声由远及近。无数不知源头的河流从玻璃桥下流过。从绿草坪旁边流过,最终汇入公园中心的人工湖里。

  

   公园儿的夏季是绿茵茵的,一片高大的柳树挺立在路旁。

  

  

  

   夏季的太阳尽显毒辣,照得湖水五光十色,照的小草更加碧绿,公园假山上的人工喷泉这时也在不停的流淌着。水珠四溅,真叫一个美。公园的凉亭成了天然的遮阳伞,无数的人们挤在底下乘凉。

  

   她走过的每一处地方,就像被她施了魔法似的,都变成了金黄一片,一阵秋风吹过,凉爽瞬间传遍全身。

  

  

  

   公园的冬季像一位走路蹒跚的老者,展开一副生动的冬雪画卷,鹅毛大雪洋洋洒洒,更为公园增添一丝神秘,待风停雪止,才猛然间发觉公园的一切都已被白雪覆盖。银光闪闪,尽显眼底的雪景真是美不胜收啊!

  

   家乡你是我收获希望的种子,你是我美好精神的寄托,你是大雨时的一把伞,你是冬日里的一抹阳光。

  

  

  

   我爱你!家乡的巴特罕公园,我爱你。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