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漫步‖家

狼牙诗词 2021-03-29 09:01 阅读:196

  【散文】漫步‖家

  

   作者简介:漫步,本名:何小兰

  

  

  

   夜晚的红军广场还算是安静的,独自一人照常坐在老位置。头微微扬起看着前方的路灯发呆,思绪很复杂,很迷茫,仿佛断了线的风筝,迷了路的小鸟,这样的感受对我而言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不再喜欢喧闹,不再依赖某个人,某段情缘,总感觉静静地就好。再陌生的地方也不再祈盼能够看到那个熟悉的谁,听到某个熟悉的声音,只想一个人静静的,静静地发呆,静静地多愁善感……

  

  

  

   目光和自己的思绪一样从脚下游离到了远处,那边的歌舞弥漫,灯火阑珊时而离我很近,时而又离我很远,时而感伤,时而欢快,看着那些广场舞大姐们随着韵律扭动着,我有时便也为他们的舞姿而入迷,有时眼神明明看着他们举手投足,可却丝毫未能记得她们刚刚刚跳的是什么动作,或许,这就是我时常教育孩子们的不专心吧,呵呵。如果说每个人都会找到给自己解压的一种方式,那我想,我给自己解压的方式便是一个人静静地待会儿,或是唱一首自己觉得应景的歌曲,再不然就是提笔写几段粗糙地文字,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以前,黑夜里我不敢关灯,因为害怕看不到眼前;忧愁时我不敢喝醉,因为害怕醉了会流泪;二老面前不敢喊苦,因为知道他们以前过得更苦;恩人面前不敢抱怨,因为恩人如此善良。久久的久久的………后来我发现,原来我何尝不是一个胆小鬼,我又何尝不孤单?特别是当深夜独自一人时,在万家灯火外心在何方?在自己灵魂深处想想父母双亲,有时确实感到好想回家。

  

  

  

   那一年还是姑娘时思想如此简单,总认为有钱了就能常回家看看,直到事实摆在眼前才知道有时金钱未必能够成全你的希望;那一年还是姑娘时以为为人如此简单,总认为真心相待便受感怀,直到事实摆在眼前你才知道人心难测水难量;那一年还是姑娘时认为处事如此简单,总认为尽力而为就能心安,直到事实摆在眼前你才知道有花的树未必结果,有果的树未必有花,世界万物都变了唯独没变的是父母在你心里的位置,那份依赖和存在感以及父母对你始终无私的爱和牵挂。远嫁的女儿就像送出去的漂流瓶,装满了希望却不知道自己将去何方,家,在哪里?逢年了,过节了,大街小巷喜气洋洋可有多少女人此刻也在思念曾经养育自己的家乡,那个偏僻的小村庄,那个弥漫着童年气息的田野山洼,那个熟悉的身影还有那个破旧的老木屋,想着想着好久没有回过神来。

  

  

  

   都说心在哪家在哪?可是女人的家又该在哪?是那格格不入的婆家?还是那自己已经离开的娘家?你的港湾在哪?是那牙牙学语的娃娃还是那渐行渐远的爸爸妈妈?没有答案也没有方向,唯独含着的就是那点点的无奈和那默默的哀伤。无奈到无从说起,哀伤到无人能详。可惜谁人理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男人想:老婆在家忙里忙外都不算啥,为了家都应该嘛,既然结婚了就该想着自己家,不能总惦记着回娘家。父母在想:过节了,不知道女儿能否回家一趟,如果回来我得准备些女儿爱吃的,铺好床。他们都没错,留给女人的便是那份牵挂和不被理解。于是,女人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知道家该在何方?说是贪心不如说是顾虑太多,没有远嫁的女人何尝能够体会它,谁能体会她的无奈?她在欢笑下隐隐留下的泪花。那种思念有无奈也有幸福,因为她有人惦念被人需要,直到她再不被人无尝牵挂,女人最后只剩孩子和有孩子的家……

  

  

  

   家,是避风港,家,是暖心床,有父母的地方就是家,有孩子的地方就是希望。没有那份柔情蜜意便了无牵挂,没有那份恩情厚义便没了无奈与惆怅,能够陪伴父母和孩子是最美好的幸福,只是,特别的日子你是否也想家?远嫁女人,你的家在哪?

  

  

  

   坐着坐着,看着看着,想着想着便入神了,猛地被一阵冷风唤醒,原来自己又发呆了,唉!起身回家。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