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风】东乡-西乡

狼牙诗词 2021-03-29 08:59 阅读:164

  【散文风】东乡*西乡

  

   文/马富海

  

   我是东乡人,在东乡出生、长大,却在西乡工作、生活。算起来,我在西乡生活的时间更长,身上却是深深地烙着东乡的印记。

  

  

  

   东乡和西乡,不仅仅是地域之分,土地成分和结构之分,也在人们的生活习惯,乃至于性格上也有一定的区分。

  

  

  

   东乡的泥亲人,西乡的土亲人。东乡的土,是黑土,干了,是土块圪垯,圪垯碎了是小土粒,唤作黑土糁,难得碎成灰,碎成面。东乡的黑土糁,坐上去不附衣服,不粘衣服。在东乡,席地而坐,衣服不脏,站起身,不需要拍打衣裳。却经不起雨水浸泡,雨水一淋,就成了稀泥糊儿。雨后走路,路上无处下脚。看着是高处无水的硬地,踩上去,却深陷泥糊糊里,抬起脚,也只有脚抬起。鞋子被泥糊糊紧紧地拥抱着,亲热得不肯跟脚一同抬起。雨住了,天放晴了,路上还是泥,来来往往的人,会在泥糊糊里踩踏出一个脚窝一个脚窝的路眼儿。放眼望去,有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的诗味儿。

  

  

  

   西乡的土亲人,席地而坐,往往要找草儿茂盛的地方。即便如此,站起来,屁股上也是黄黄的灰土面。拍一拍,仍有些尘灰隐匿在衣服的纤维里,黑色衣服更清晰。在西乡,春天一起风,尘灰就随风而起,如烟如雾,迷人眼。呛人鼻。西乡人多沙眼病,原因就在此。西乡的雨天里,不需要换胶鞋,胶底的军用鞋、运动鞋足矣。走路,可以捡无水无泥的坚硬处下脚。西乡的土地色黄,沙含量大,渗水快,雨一停,路面就汔松,很少有稀泥汤,水洼是水洼,路面是路面,走起来,立马顺顺利利,鞋子上不粘泥。

  

  

  

   西乡的田地,漏水,漏肥,地力不足,但土壤松散,好收拾。一头小牛,一头毛驴也能犁地。地犁出来了,耙两遍,平平整整,无卡耧车腿的大土圪垯。而且,当天犁,当天可以种。东乡的田地板结、坚瓷,却地力强劲,拔籽,小麦的产量也高一个层次。但犁地,需要一场透墒雨,还需要雨后干爽一些时日,棚架起脚,犁起来的土才不是硬块。且要当天犁,当天粑,不能经太多的风吹日晒,那样会变成锤不烂、打不碎、行不了耧车的大块头死坷垃地。无碎土,种子种上,也是发芽率极低。

  

   西乡的庄稼地要勤锄草。因为,在西乡,不长草的地,也不长庄稼;好长草的地,才是长庄稼的好地。一场大雨,锄一遍地,锄草是原因之一,原因之二,是雨水会把地浇瓷实,锄地松土,断了小草的根,也使表面的土层,与底层湿土分离,阳光晒干了表层的虚土,下层的硬土,可以更长时间地保留水分。只有这样,才能保障禾苗快快地生长,保障禾苗能盖得住野草生命力的旺和强。

  

  

  

   土地的成分和结构不同,影响着庄稼的种,也影响着庄稼的收。一个县,一个维度,一样的气候,西乡的麦子,能比东乡早收一个星期。是西乡的地温高么?西乡多烧沙地,天越旱,西乡的麦子收的越早。收的早,麦籽的成熟时间就少了时日,麦籽不够饱满,早熟的麦子,也夹杂早死的麦子,所以产量稍低。东乡的地,保水、保肥,下种量要少一些,因为麦苗旺,分蘖早,芽头多,麦株稠,麦垄厚,籽粒饱,所以产量高。现在东乡的麦子,一亩地一千斤的产量,是一般的收成;西乡,却是高产地。

  

  

  

   东乡以前不种花生。意识中,花生是西乡的作物,只适合沙土地,不仅仅是土地酥松,利于花生的生长和结籽,也是人们的习惯认识。现在的东乡,也广泛种植。但东乡产的花生,品相不能和西乡产的花生比。土里长的东西,带着土的印记。西乡的花生,多白沙果,壳白而亮,瘪籽少,果仁饱满。因为成果的时间差不多,且一拔,就是一窝,土里落籽少。花生,生长期一百天,短。在东乡,分蘖出的植株多,但,晚期分蘖的植株,错过的生长周期,不仅分散了植株吸收的肥力,结出的晚花生,还来不及完全成熟,收获季就到了,所以瘪籽多。花生壳里又藏了更多的土,还沾染了黑土的色泽,所以不中看,出油率也低。同样的花生,卖出的价钱,却要低个三五分钱。

  

  

  

   东乡田头宽一些,一个人可以平均到二亩多地,地里的收成也不错,所以,东乡的人,被土地束缚的紧一些。以前,做生意,学手艺,外出务工的就少一些,人的性格上也更多拥有农民的朴实、真诚、低调、内敛、实在,更愿意用行动和结果来证明自己。西乡田头窄,人均一亩左右的土地,分到各户的粮食不足,锅灶烧的柴草也不足。因此,西乡人更关注市场、手艺。性格也偏向于疏阔,开朗,外向,为人也圆滑一些,也更注意自己的衣着形象,更喜欢交朋友,打热闹,也更容易推销自我。西乡的酒席盘碗小,菜也少,但做的精致,且味道更足。东乡的酒席,吃的是堆货,大盘子,不仅装的满满的,还按得瓷实实的。

  

  

  

   东乡是指新野的施庵、溧河、高庙一带,接邻唐河县的地区;西乡是沙堰、樊集、城郊、上港、五星,即白河沿岸地区。不过现在的东乡和西乡,地域上叫一叫可以,人身上,已经少了这些地域上的印记。现在的新野人,打工、做生意、学手艺,已经完全普及,没有多少人会依赖土地。工作和生活的改变,已经摒弃了那些地域上的差异,穿着和饮食上的消费,更是趋向一致。社会的发展,中国的进步,商品经济的繁荣,把我们变成了没有分别的新野人。而所谓的新野人,也不再是广大农村人,更像是新野的市民。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