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双皮鞋

狼牙诗词 2021-03-25 08:39 阅读:131

  第一双皮鞋

  

   第一双皮鞋

  

  

  

   编辑:花开半夏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不知道淘汰了多少双皮鞋,可是无论怎样我都无法忘记我穿过的第一双皮鞋。

  

   1979年,小学三年级的我,被选进学校乐队,可能是由于个子比较高的缘故吧,老师安排我打大鼓,站在乐队的最前排。

  

   清明时节,学校组织全校师生参加县里祭扫烈士墓活动。乐队是整个出行队伍的第一方阵,需要统一着装。白衬衫、蓝裤子和黑鞋子是那个年代最有仪式感的装束,几乎比较正规的场合都是这身打扮。以至于我对白衬衫到今天仍有一种特殊的神圣而庄严的情结。

  

   那时候,同学们几乎都是穿布鞋,我也提前把自己那双曾经是姐姐穿小了的黑色帆布鞋洗刷干净,准备着。惊喜的到来是在晚上妈妈下班回家三角兜里多了一双小皮鞋。我不敢确定闪着亮光的黑皮鞋是给我的,但通过目测,姐姐和哥哥的脚是穿不进去的,弟弟还小。母亲见我眼睛放出和皮鞋一样的亮光,只是笑着盯着我一直看,似乎是在暗示我鞋是给我买的!我的心砰砰直跳,难道这是真的?那个年代,有的人可是一辈子都没有穿过皮鞋的呀!而且在一般情况下,只有家里的老大才有可能买新鞋,而比较小的孩子只能捡哥哥、姐姐们穿剩下的。趁着妈妈进了厨房,我迅速地把皮鞋套在脚上,心里一阵阵惊喜,那鞋子穿在我的脚上略微大出那么一点点,刚好能伸进去一个手指头。我们小时候,无论是做新衣服还是买新鞋子,都是要大上一些的,这样可以多穿两年。

  

   吃过晚饭,我们兄弟姐妹四个围着一颗蜡头儿写作业;父亲在忙着写他的工作报告;母亲还在厨房里转着,为第二天的早饭做着准备。钻进被窝的我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母亲仍照常熟练地在蹬着缝纫机。过了很久,母亲好像后脑勺长了眼睛看到了烙饼的我,在烛光摇曳的背影里漂来了母亲的声音:老三,好好睡吧,明天起早要穿新鞋上学呢。听到这话,我的心落了底,才快速安稳地睡去。母亲可真懂女儿的小心思。直到现在想起来,我的心还一直柔软着。

  

  

  

   第二天,我早早地就起了床。祭扫烈士墓的队伍在县城内整整绕了一大圈,那一天,我走的格外起劲儿,大鼓也被我敲的好响好响。回到班级上课的时候,不知怎的,觉得脚后跟像针扎一样疼。下课了,同学们羡慕地围着我,几个要好的闺蜜不客气地抢着试穿着我的新皮鞋,有的嚷着回去也要买一双。那一刻,我神气极了。到家脱掉鞋子,发现后脚跟被磨掉了一大块皮,难怪会那么疼。我怕妈妈知道了不让我再穿,就偷偷地在药抽屉里找了块脱脂棉垫在鞋子后跟处,没敢告诉母亲。一般情况下,我是怕疼的,可这次,我忍住了。

  

   我忘不掉第一双皮鞋,不是它的质量有多好,更多的是觉得不用试穿,母亲就能知道我的尺码,而且当时母亲还穿着打着补丁的衣服,我却在小学三年级就穿上了第一双皮鞋也绝对是一种奢侈,让我感觉到母亲对女儿那无私的宠爱 。此时,我的耳边又飘来了母亲那温暖的声音:老三,快睡吧,明天还要穿新鞋上学呢……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