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进:小 柴

狼牙诗词 2021-03-25 08:37 阅读:171

  陈进:小 柴

  

   文

  陈进(安徽)

  

  

  

   小柴,是条狗。

  

  

  

   一大早,父亲打来电话,扯着嗓门说,阿宝,赶紧回来一趟,小狗死了!紧张的缘故,明显能听得出父亲的声音有些嘶哑,我的脑子懵了一下。夫人正忙着早餐,听到这个消息面色立刻变了,眼泪也流了下来,只是一个劲地揉搓着手中的面团。儿子睡得正酣,我小声叫醒他,儿子,快起床,我们回老家一趟,小狗死了。儿子猛地坐了起来,满脸疑惑地问道,什么?小狗死了?怎么死的?爷爷刚才来电话了,说小狗死了,让我们回去一趟。儿子沉默了,眼泪不禁簌簌滚出眼眶。

  

  

  

   儿子特别喜欢小动物,尤其喜爱狗狗,当然,这也是我们全家人由来已久的一个想法。暑假,经儿子多次提出,全家人一合计,就买了一条柴犬狗。

  

  

  

   决定后,儿子一晚上都很兴奋,就在度娘中搜索柴犬的领养常识,以及卖狗的商家信息,并给未来的小伙伴取名小柴。

  

  

  

   次日,儿子又在网上经过仔细比对,最终选中了合肥的一家宠物店。下午,我们来到店里,男店主热情地迎了上来,用满口正宗的淮南腔说:俺家卖的狗保证都是打过疫苗的,俺家卖的狗保证都是纯种狗……看到满屋的笼子里关着不同品种的小狗,儿子或许是太兴奋了,就手舞足蹈起来,看得出,他真的是按捺不住了。经过一番精心挑选,我们同时看中了这条后来被命名为小柴的狗狗。随后,儿子将心仪的小柴,轻轻地放进车子的后备箱。

  

  

  

   虽然到了陌生环境,可小柴并不闹。儿子就不停地夸小柴:爸爸,小柴真乖,一点也不闹,感觉跟我们家有缘!小柴,小柴,到这里来!儿子喊着。小柴,小柴,到这边来!夫人喊着……

  

  

  

   小柴的到来,给家里平添了很多乐趣,每天晚餐我们都草草结束,碗筷被晾着也顾不上收拾,一家人就围着小柴团团转,只听到小柴,小柴,到我这里来……起早遛狗,拖刷狗尿,是他娘俩每天必备的功课。儿子在学习之余,总要把小柴抱在怀里,做着各种亲昵的动作,摆着各种pose拍着叫人看着就暖心的照片。

  

  

  

   然而,时间久了,家里就能闻到狗的腥味。一天,夫人提议,要给小柴洗澡。沐浴露,花露水,电吹风,毛巾,应有尽有。卫生间不停地听到狗叫声,小柴,乖,别闹,洗香香,一会就好。别怕。你是柴犬,不是土狗,要爱干净。儿子说着。

  

  

  

   不知道是紧张,还是着了凉,被裹在毛巾毯中的小柴一直抖得不停。见状,儿子心疼得一直搂着不放,小家伙也乖,一会就睡着了。

  

  

  

   经过清洗的小柴,立刻变了样,退了色的绒毛像是卸了妆,明显没有原来的色泽。刚才裹小柴白毛巾像染了色一般,夫人一边疑惑一边问道,小柴的毛怎么掉色呢?毛巾的颜色怎么洗不掉呢?该不会是被染过的吧?经夫人这么一提醒,我立刻意识到这不是纯种犬,毛色是染上去的。为了不想让他娘俩失望,我就说,没事,没事,只要儿子喜欢!儿子补了一句,爸爸说得对,掉色就掉色,无所谓,小柴到我们家了,也算是缘分,不换了,我们好好待它!

  

  

  

   然而,洗过澡的第二天,小柴便开始拉肚子,整天匍匐在自己的安乐窝里,没精打采的,失去了刚来时的欢劲儿。连续两天的拉稀和不吃食物,让人不放心,夫人便和儿子带着小柴去看病。晚上,小柴执拗不愿回笼子睡,在屋里一共拉稀四次,满屋的屎尿腥臭。看着怪心疼的,于是我就提议:这样吧,我们将小柴带回老家,农村院子空间大,爷爷养了几十年的狗,现在家里还养着四条在。还没听说狗会生病,更没死过一条狗,等养大一点再抱回来,我们每周可以回去看一次。我的建议全票通过。

  

  

  

   来到宽敞的新环境,有了同类作伴,小柴明显精神了很多,也能吃少量的食物。我就喜滋滋地对儿子说,看来,送回来是对的,城市环境不适合养狗。狗有狗的生长环境。儿子赞许地点点头。

  

  

  

   一天早晨,儿子起得特别早,刚过5点,儿子就跑到我床头说,爸爸,起床吧,我们去看看小柴。刚打开房门,就看到小柴紧贴着房门睡着在。看到我们,小柴就哼哼唧唧地撒起娇来,摇着尾巴,儿子心疼地抱着不放。那天,临走时,儿子又将小柴搂在怀里舍不得放下。然而这一离开,竟成了跟小柴的最后一瞥。

  

  

  

   七月,骄阳似火,烘烤着大地。树叶,纹丝不动,蝉,拼命嘶叫,车子,在环巢湖大道疾驰,归心,似离弦之箭。儿子一路上不说一句话,只抱着昨天刚从网上买来的狗玩具,不住地流着眼泪......

  

  

  

   到家后,儿子就三步并作两步跑进院子,一眼看到躺在笼子里的小柴,就忍不住哽咽起来,半晌也不说一句话,怔怔地发呆。

  

  

  

   随后,儿子就默不作声地一手提起笼子,一手拿着铁锹,径直走进后院的菜园,选了一个地方,一锹一锹挖着坑。接着,便小心翼翼地将小柴和带回来的玩具一同放进坑里,用手抔土,把坑轻轻地填起来,好像生怕打搅到正在沉睡的小柴似的。

  

  

  

   此时此刻,我不忍心打扰儿子,就一直守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儿子的一举一动。

  

  

  

   烈日下菜园地里,辣椒个个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裸露的西红柿像一个个红灯笼,懒洋洋地悬挂在支架上……

  

  

  

   当儿子完成了所有的动作后,依然独自用双手抱着腿,蹲了很久,很久……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