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还会远吗

狼牙诗词 2021-03-25 08:37 阅读:87

  春天还会远吗

  

   作者:余智明

  

   在办公楼门内的左侧,有一棵不大不小的梅树。

  

   每年寒冬时节,上下班进出大门,老远都能嗅到那丝丝缕缕的香气,目光也会不自觉被树上那些花儿牵过去。若是遇到加班一个人晚些出门,则会踱步树下,老朋友一般与之深情对望,再做几个深呼吸,然后才出门回家,让梅香伴我一夕好梦。久而久之,心里不由意外生出上班有邂逅,下班有馈赠的惊喜,聊以给每日伏案的劳顿带来一份赏心的慰藉。

  

   农历鼠年春节前夕,一天下班出门,我习惯性又把目光远远地跃栖到梅树上。哦,树上斑驳的黄叶不知何时已被风刀霜剑撵得所剩无几,枝上往日那一丛丛、一簇簇、一团团的花儿,竟然也一朵朵、一瓣瓣掉落树下,那一刻我仿佛听见梅树在发出一声声齿缺而嘶哑的叹息。转念想起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的诗句,不觉释然。是啊,梅花已开,梅信已送,春天还会远吗?!

  

   就在举国欢庆新春佳节之际,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了,原本良辰美景的春节竟被各色各型口罩包裹得严严实实,更给万户千家带来谈虎色变、风声鹤唳之惊悸:面对张牙舞爪的新型冠状病毒,丝丝寒意不时从背脊生出,料峭寒风中,春天又在哪里呢?

  

   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病毒疫情,我接到任务,随省局工作组到宜宾片区相关监狱督导疫情防控工作。行程中,每到一处,脚步穿过战役的硝烟,目光定格熠熠警徽,寒风中的高墙电网显得从未有过的镇定自若。我不得不为各监狱及执勤民警井然有序的组织管理,严丝密缝的防疫措施,细致入微的战斗作风,斗志昂扬的精神面貌而心生感动和钦佩。我深信,监狱安然无恙的背后,必然有无数纷繁的付出、奉献和牺牲在奋力支撑,我短暂的停留显然对此不敢深挖——我纤细粗浅的笔如何能承载战友们那一份份舍生忘死的大爱呢。走出监狱大门,路边忽然闪现一团殷红,停步看去,原来是一树昂首挺胸的海棠,寒风当头,竟无一丝怯意,朵朵花儿如火如炬,如歌如颂。一阵暖意爬上心头,我不禁暗忖:海棠已红,春天还会远吗?

  

   心,终有不甘。黄昏,在回程的高速公路上,汽车风驰电掣,我的思绪也波澜起伏,忍不住在手机上写下这样的句子:

  

  

  

   《不》

  

   如果脚步会暴露狙击病毒的枪膛

  

   我可以不出门,甚至

  

   连门把也不挨

  

   如果病毒正掀起飞沫传染的气浪

  

   我可以不张口

  

   甚至,连大气也不出

  

   如果兄弟姐妹都已认清病毒的狡猾伪装

  

   我可以不吹哨,甚至

  

   连咬碎的牙

  

   也不吐

  

  

  

   不!不!不!

  

   铁窗内有我的守望

  

   不!不!不!

  

   高墙下是我的战场

  

   冒着硝烟出发

  

   向着胜利出发

  

   每一个民警都是一堵阻断病毒的墙

  

   每一片警徽都是一抹点燃黎明的曦光

  

  

  

   时序更替,白云苍狗。或许,春的脚步不该,也不会为谁加快或为谁迟缓,除非宇宙法则被谁改变,否则春天叩门的声响也终是任何外物,哪怕战争、灾害和病毒都无法阻挡。纵然新型冠状病毒依然顽固肆虐,口罩下的中华儿女依然用最坚决、最勇敢、最团结的行动与之鏖战,万众一心向着胜利接力冲锋。当我们每天打开电视,翻看报纸,点开手机,那一声声高亢激昂的号角足以令人热血沸腾,那一个个浴血奋战的捷报无不令人豪情满怀。感染新冠病毒确诊病例也由最高的五位数逐步降到四位数、三位数、两位数……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怀疑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的日子还会远呢?

  

   是啊,梅花已开,海棠已红,迎春正牵着一江碧水从天际滚滚而来。春天,春天还会远吗?!

  

   (作者余智明是四川省监狱管理局民警;题图书法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作者张建秋是江苏省监狱管理局民警)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