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拭,洞察世象的眼睛(组章)

狼牙诗词 2021-03-25 08:37 阅读:110

  擦拭,洞察世象的眼睛(组章)

  

   擦试,洞察世象的眼睛(组章)

  

   江西/林师

  

  

  

  

  

   一棵树,一座庙宇

  

  

  

   落叶,从树枝上飘下来,用秋天的语言,诉说让人心颤的表白。

  

   遵从天命,回归凡土。

  

   随风,走一条捷径,抵达内心。敲击律动的鼓点,从容的姿态,自由舒展。

  

   一棵树,一座庙宇。减持,大智慧。并非放弃。

  

   秋风喘息。脱去树的夏衣,留白,赤身裸体,抵御侵骨寒气。叶子小沙弥匍匐于大地,双手合十,祷词:挺过冰霜雪雨,会有新的春季。无须改换门庭。

  

   一树,一菩提。

  

   宁愿自己做一棵树。修行,不念咒诵经,不敲木鱼。藉阳光雨露丰满年轮,扎根泥土的定力,从不思迁见异。

  

   木讷,是永恒的表情。何尝不是一种生存智慧?秋风里,从容舍弃每一片叶子,繁华霓裳错落褪去。树心知肚明,叶子靠不住,反复来去。经不起寒霜,经不起别离。

  

   唯有把盘根错节的经历,忠实记录在心,镌刻于纹理。倒下,也不失参天的姿势。

  

  

  

   俗世,难以圆满修行

  

  

  

   记忆飞逝,时光又老了一寸。寸金,早已无法兑换一寸光阴。我紧紧拽牢岁月的尾巴,蹒跚而行。

  

   夜幕,再一次降临。漆黑丝线,缝合不拢白昼撕裂豁口,失眠时,有些梦从华发丛中纷纷逃离梦境。

  

   我依旧骨头坚硬。离去是归宿,生来已经注定。迟早,会成为泥土里一小块阴影。那是将来的事情。一场雪的飘飞,一杯酒,足以带走我的魂灵。

  

   风从容,不迫地吹,来去极尽隐秘。过往的是与非,真相,注定在风中显露无遗。

  

   回溯,一尾逆流而上的鱼,率性游弋。远人近事,纷扰堆积,那么多块垒石粒,无处喘气。

  

   远年的旧伤,痛痒不已。生命底色与死亡隐喻,被双重定义,冷暖自度。怀旧式的珍惜,颇具祭奠之意。

  

   身心分裂。天堂与地狱,一墙之隔的距离,翻掌不着痕迹。

  

   心,可以孤旅,可以不受时空羁绊,任意放飞驰骋,为所欲为。不惧风声尖利。

  

   身陷凡间俗世,沼泽一望无际。生存压力不堪重负,命运用岁月砥砺,佝偻着的躯体,弯下去,继续弯下去,直到匍匐在地。

  

   窗外的嘈杂,袭扰清静。一幕厚帘适合遮荫,无法抵挡俗世煽情的噪音。

  

   闭关。辟谷。无非一种自慰形式。不食人间烟火?七情六欲的阴影无从远离。还是乱了心性。

  

   一如烧香拜佛,祈求神灵,供奉庙宇。虔诚,不足以化险为夷,难以圆满修行。

  

   煎熬,或踌躇满志,可以不在同一个条文里注释,免得有悖于基因的注定。轻言一句:三生有幸!

  

  

  

   遗忘。大地上的烦扰

  

  

  

   卸下了担子,会失去相应的荣光。明,或潜的规则,顺理成章。

  

   何必感伤?持杖,穿过半夜的孤寂与黑暗。一箪食,一瓢饮,偏居陋巷。挪走喧嚣,安度简约时光。

  

   使一切都慢下来,让灵魂跟上。以免出体,逃,落荒。退隐江湖之外,自有梦乡。鼾声,自由酣畅。

  

   冷风,磨砺出利刃,毫不留情,扫过我的肉体与灵魂,伤痕累累的一粒浮尘。

  

   麻木,我已麻木到不知疼痛,任凭犀利刀锋宰割,逃避无门。这是既成的事实,我从先祖那里继承了隐忍。

  

   虚妄的告诫,溢出暧昧意味,充耳不闻。坦然些,自定乾坤,笑对命运的黄昏。

  

   带不走,那些晨鸣暮啼的鸟。顶多,捡拾起遗落的一两片羽毛。

  

   逝去的往事,留存在记忆里,不过片鳞半爪。结局,意料中的平常:销声匿迹,我们终归走了,空留一个隆起的土包。

  

   没有人记住你去了何方?沉寂吧,就此沉寂。遗忘,大地上的烦扰。

  

  

  

   作者简介:

  

   林师,江西抚州人。已在报刊发表作品二百万字,出版文集多部,获诗歌奖若干。

二维码